业内专家深度解析华媒融合发展

编辑发布:jack | 2019-11-07 18:10:20

【星网专讯】(星星生活记者综合报道)在第十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移动互联时代的媒体应对之道”分论坛,中国新闻社联合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发布《世界华文媒体融合发展报告》(简称报告)。报告从华文媒体融合发展的必然趋势、发展阶段、格局特征、地域特性、平台特性、难点及策略等方面展开梳理,综合大数据手段、问卷调研以及统计学研究方法,对当下世界华文媒体融合发展情况进行深度分析。
  

【图: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刘昶(右)作《世界华文媒体融合发展报告》。翟羽佳摄】

报告指出,华文媒体融合发展进程始于20世纪90年代,随着互联网技术、移动通讯技术的发展,华文媒体的内容生产和传播渠道都在不断变化。华文媒体融合发展经历了1996-2005年的萌芽期、2006-2011年的发展期、2012-2016年的成型期、2017-2019年的稳定期,经过20多年的探索,已具有了一定的规模,多平台传播格局正逐渐发挥优势,体现出广阔而深远的传播潜力。

报告对华文媒体融合发展的地域特性展开分析,发现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华文媒体,其业务发展的差异性主要体现在平台布局、内容风格以及用户管理上。各大洲特性明显,各有其业务特色与传播规律。

例如,亚洲地区市场规模持续扩张,其中Facebook传播率最为显著;欧洲地区平台投入结构待调整,微信平台最稳定且体现出数量优势;美洲地区新媒体平台布局较为完善,但需克服发布疲态;大洋洲地区华文媒体粉丝数量涨幅突出,发布与互动均较稳定;非洲地区华文媒体体量有待增长,微信是其传播的主力军。

报告认为,世界华文媒体融合发展是时代、科技、社会共同进步的结果,也代表着广大华人群体的共同选择。但媒体融合发展尚无一成不变的成熟模式,华文媒体的融合发展之路仍需要不断地探索。

对此,报告对华文媒体融合发展存在的难点进行解析,并对进一步的融合发展提出了几点建议:一是观念上应积极主动,全面认识当前形势下的机遇和竞争,海外华文媒体应提高竞争意识;二是业务上应重建标准,充分发掘各渠道的传播潜力;三是经营上应灵活开放,紧跟用户特征调整发展战略。

论坛聚集了海外多家华文媒体负责人、传媒界知名学者以及中国国内新媒体行业大咖,嘉宾们围绕媒体融合发展的难点与应对之道展开讨论。

“势不可挡的新媒体,我想爱你不容易。”匈牙利《新导报》总编辑滕维杰如此感叹。的确,不少华文媒体面临着人才、资金、技术等方面的困难,制约了新媒体业务的起步和发展。滕维杰说,做华文媒体收益不高,很难吸引年轻、有才华的新闻人才,“我们也招过毕业生,后来因为收入低离职了。”

《斐济日报》总编辑杨鸿濂也深有同感,斐济国家面积小,距离中国遥远,且薪资待遇很难与中国看齐,不容易招聘到新人,“有好几年报社都只有我一人。”为改变缺人的窘境,《斐济日报》做了一些积极的尝试,比如与当地高等院校合作,在学校招收实习生,并进行针对性的指导。“大多数的实习生经过一到两年培训后,成为了合格的高素质媒体人才,我们报纸缺人的问题也得到了缓解。”

“缺钱”是华文媒体转型过中遇到的另一现实困难,传统华文媒体的受众萎缩,导致广告收入严重下滑。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印尼商报》去年却通过转型新媒体实现了扭亏为盈,《印尼商报》副总编辑孙继飞分享了经验。“我们通过合作共赢突破了困局。”孙继飞说,2017年《印尼商报》牵头发起了印尼新媒体联盟,整合多家印尼的华文媒体与印尼文媒体,完成了从单一纸媒到融媒体的转型。

滕维杰则认为,华文媒体自己要有“造血”的能力,比如开展一些符合自身定位的文化交流活动,既推广了媒体平台又能创收。“但前提是要保证媒体的内容产出不受影响。”

“充分利用全媒体平台来提升营收也很重要”,数知科技智慧营销总裁王帅民说,如何实现流量的变现,还需要华媒掌门人多下功夫琢磨,比如可以多开展线上线下活动、为广告主提供定制服务等。

技术上的不足也制约了华文媒体布局新媒体,手机客户端的研发和运维成本高,很多华文媒体只能望而却步。“在这方面中国新闻社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孙继飞说,今天新发布的“新萌系统”更有助于解决大问题。

还有不少华媒代表表示,自家的新媒体业务始终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发布量、用户数、互动情况均处于较低水平,亟待振兴。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刘昶认为,海外华文媒体对用户管理问题还不够重视。“坚持内容为王、内容致胜的媒体生存理念,牢牢把握核心用户、整合零散用户、链接潜在用户,是改变这一现状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