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停车罚单上法庭

编辑发布:jack | 2018-06-08 06:05:14

【星网专讯】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戴小厨)在这个国家生活了这么久,最喜欢的一点就是大部分人都是守规矩的。就拿开车停车这件事儿来说,同样也是不以规矩不成方圆。但话又说回来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尽管我一直小心小心再小心,还是收到了一张违规停车的罚单。

那是某年十月底的一个夜晚,我跟两个好朋友一起开车去东边一个酒吧聚会。停车的时候我们对着竖在一旁的标志着实很费了一番思量。我们仨相互协商,左右观看,跑去侦查停在我前面车辆,又进去跟老板娘咨询确认,最终大家一致认为这个时间段这个地点是可以免费停车的。于是,放心大胆进去嗨!俩小时候出来时扫了一眼车,也未见得异常。

谁知道几天以后,娃在我车前挡风玻璃的犄角旮旯处发现了一张被雨刷压住的折叠成小小一块的罚单。什么鬼!放在那么不起眼的地方,哪个看得见啊!打开来一看,上面写着我于某月某日某时在不该停车的位置停了车,罚款五十。

我掐指一算,这不就是我们去酒吧的那个晚上嘛。我那天晚上因为开车,虽然是去酒吧,但我很克制地滴酒未沾,只喝了一罐可乐,一罐可乐一块五,停个车就要罚款五十,这简直就是六月飞雪啊。

罚单上给我提供了两条明道儿:一是认栽交罚款;二是上庭去抗辩。

之前不曾有过任何类似的经验,接到罚单后十分紧张,赶紧到处找人咨询。一打听,我悬着多时的心放下了一大半儿,都是利好消息。违章停车不算大事儿,很多人都收到过这样的罚单,不扣分儿不涨保险也不影响牌照更新。没时间就直接去交钱,有时间就去上庭说道说道,上庭一般都可以减少罚款数额,运气好的话还能给全免了,但选择上庭的弊端就在于时间上的不确定性,本身就芝麻大小的一件事情,很有可能拖上个一年半载的才能解决。

我根据自身的情况进行了一番分析:罚款虽然不多,但我现在穷得就剩下时间了。最关键一点是我觉得冤枉啊。天地良心我不是故意的,我们几个一起研究了半天呢,顶多也就算不熟悉交通标志吧,这跟故意违章可是有着本质区别的。于是,我把心一横,决定上庭!我要去表示一下我其实还是个好人的。

在规定的时间里先去交通部填写了选择上庭的表格。玻璃窗后面的女公务员面无表情地一面盖章一面说回去等吧,四个月到半年你会收到一封开庭通知。

我一朋友说她当年填了表以后就再也没有下文了,罚款的事情最后就那么不了了之了。我运气可没有那么好,大概三个半月左右的时间就收到了政府的来信。开庭时间定在当年的七月。就一小破事儿,前后要用八九个月的时间来处理,这办事效率也是没谁了。

离开庭越近,心里越是惴惴不安,微信教练把我想证明自己是良民的想法诉说了一下。教练很直接地回复说你想多了,这有啥好掰扯的?认罪,减钱,不认罪,原价,你自己选吧。我迅速地在脑子里权衡了一下利弊,然后说那我还是认罪吧。

Ontario Court of Justic离我住的地方来回大约四十公里。早上九点开庭,我生怕去晚了再被安上个藐视法庭的罪名,不到八点就迎着朝阳出发了。到达后,按照指示标志上楼,跟十几个罪名各异的不法分子一起通过安检,被带进了同一个大房间。

房间前半部分是法官和书记官的位置,高出几层台阶,我这种海拔不高的坏人上前陈述的时候需要半仰着头。房间后半部分则是数排被告们坐的长木椅。

正排队登记,一名衣冠楚楚的先生拿着一份名单呼唤我的名字,自我介绍说是我今天出庭的翻译。我愣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当初在交通部填表的时候有一项是问我说什么语言,需要不需要翻译,我也没多想,随手就在需要的格子上划了勾。

翻译先生是我同族,很年轻,二十几岁的模样,态度既冷淡又不失礼貌。

登记完后坐下。我环视左右,据说给我贴条的警察当天如果有事情不能到场,我就算自动胜诉,不用罚款了。可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哪个是我的原告。

九点一过,法官在书记官的陪同下闪亮登场。看着七十岁上下的年纪,面目和善却不失威严,形象跟在电影里看到的差不多。全场起立以示尊重。

一个一个名字被叫到前面去走过场。每个人虽然犯的错误有所不同,被罚的价格从十块到几十块有所不等,但是法官审讯的过程却是一毛一样的。首先,询问是否认罪。其次,询问对于罪名有无解释。最后,宣布裁决。三部曲之后,各人领取表格一份,要么立时下楼交钱,要么在制定期限内认罚。

每人半分钟到五分钟时间不等。轮到我的时候大约九点十几分。基于之前的观察,我认为首先认罪是非常必要的,其次陈述的语言一定要精简扼要,赶在法官心生烦躁之前结束是最好的。

翻译先生跟在我的身后走上前去,点头哈腰地对法官做了自我介绍。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之前那个给默罕默德服务的翻译官不卑不亢的态度。有事说事,无须谄媚。

我上庭之前用手机把指示牌拍了照,作为证据带了过去。法官问我原因的时候,我就拿着手机进行了一番解释。翻译先生倒是相当敬业,把我的原话一字不漏地翻译了过去。

慷慨陈词完之后,抬头看,只见法官一脸黑线地瞪着我,说:手机在你那儿,又不在我这儿,我没看见你说的内容,根本不知道你在说啥。我一听立马语塞,我想这下完了,法官这是怒了。就在我脑子飞速地旋转想是不是要把手机拿上去给他看的时候,他低下头继续说道:鉴于你认罪,今天就罚你……十五块!我一听,立马转悲为喜,心想:哎哟,不错哟,减了一大半呢!于是也就不再废话,接过单子高高兴兴下楼交钱去了。

收钱的女士面带笑容地迎接了我这个倒霉蛋儿,迅速地划走我的银子,然后祝我今天过得愉快。说实话,虽然破了财,但这样的结果我的确觉得还是挺愉快的。

回去的路上我默默地算了一笔账:罚款十五元,停车半小时两元,来回油费五元,我为这一次的罪行付出二十二元的代价。可是,政府更为了给我一个公平诉说的机会,请法官,请翻译,请人排期寄信,这些费用加在一起恐怕远远大于罚款的额度了吧?

我知道我必须要为自己所犯的错误付出相应的代价,但是我也知道,当我对于所受的指控心存怀疑或异议的时候,我有机会,有地方去进行自我申诉和辩解,即便是违章停车这样的小事儿,有人愿意聆听愿意相信愿意原谅。为此,我也愿意尽我所能热爱这个国家,遵纪守法,诚意付出。Justice,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

真是十分有趣的人生经历呢。虽然大家都说收到停车罚单是小case啦,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老天保佑,还是不要让我再次光顾此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