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加国的食品安全

编辑发布:jack | 2019-07-10 10:45:43

【星网专讯】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回乡探亲时,有闻菜农窃语“棚种的菜施了恁多农药,城里人吃了也没中毒,真抗造”;庄户人则另园栽植不施“粉黛”的自食。故亲朋常忧国内的食品卫生,颇羡慕我等:还是你们加拿大食物安全。我听了一时语塞,事实未必如斯,但愿如此。

在加国的菜摊的确鲜亮干净,有货架上还装置定时喷洒雾水,以葆青菜湿润水灵。包装食物都明具保质期,端的不错,教人放心。但这并不等于“安全”。

那些化肥、除草剂、杀虫药、抗生素、荷尔蒙及果皮上的涂蜡等,这边照用不误,早就潜隐滋润进植物体内,不像敷表的菌虫或土屑等能洗涤掉;渗透入骨子里化学物随着穗熟被收割加工成齑粉等制品,统统被人果腹,从中暗暗作祟。或欧美的限量标准掌控较严、监管的稍紧,但还是时见严重超标的报道,在某些燕麦片及面食等被召回之际曝光天下。

更闹心的是转基因食品,这块虽其终极危害性仍存争议,未定论前的挂虑并非无厘头。亘古以来,人均进食纯种谷粮蔬果,肥田也用人矢畜粪,俱属有机天然。近代随着科技飞跃,人类企图再造物种,转基因事遂应运滋生。美国GMO大鳄孟山都涉猎广远,华府又闷不做声大众主食粮菜的出处来源,转基因食品泛滥,可能会乱及生物链秩序,破坏自然平衡,终或引祸上身,人类自食其恶果。

惊人的是,造物主对此似早有预知,太初便晓谕“不可混杂”规则:牲畜与异类交配,两样搀杂的种种地,两样搀杂的料作衣服穿,都不可行;作食物的蔬菜水果,必须是结籽、有核的。哇,这先见之明个中的奥秘,吾人难以明瞭。缘此审视,现今热卖的无籽西瓜、葡萄等,定是用了大量植物激素或基因改造来的,吃起来倒方便了,久之会怎地影响健康,惟待静观长年后效。

记得我甫来北美时,乍见蔬果个头普遍硕壮,比故园的同类大一号,暗忖大概同理洋人之体格“人高马大”,一方水土养一方生物。而且其体态均匀,像一个模子卡出来的,迥别于家乡的形状大小各异、多有“歪瓜裂枣”;贮存久了也不易变质,亦有悖常理。吃起来的口感,无论黄瓜、番茄、芹菜等,都没应有的原味;鲜玉米啃下去就是满嘴甜浆汁,不筋道没咬头;鸡、猪肉类更少了原始的肉香,啖之味同嚼蜡。

后来洋友告知,这或均为转基因产物,故“貌合神离”。晚近又有报载,三文鱼上市了转基因货色,不啻“雪上加霜”。“加国食品安全”之说值得商榷。

那就移情别恋有机食品?面对昂贵的价格,购买力是一回事,物有所值与否是另一回事。首先“有机”不排除转基因,其次到底质朴到啥程度,天晓得。我听一位货柜车司机说过:他去佛罗里达运货,在农场亲睹同棵树上摘下的果,齐刷点儿的放入一箱,形不太正的进另箱,后者箱壁上赫然印着Organic,他瞠目结舌,从此另眼看“有机”。

加上别的一些负面的听闻,俺顿悟:人家定义的“有机”并非我以为的。故在回复咨询该不该买时我无语。如不拮据就出手,货符其实不得而知,但起码买个心安;倘弗富裕便作罢,念及没当冤大头,同样得慰藉。二者都放松了心情,有助于用膳时水谷运化。

我始终搞不懂政府壁观这民生大事而无为,坊间多年来一直有呼声:商品应明标是否为转基因的,由顾客定夺取舍,这才合情合理,消费者不能蒙在鼓里。可至今未被采纳,惧众惊见满盘皆转基因品而心理崩溃,抑或畏葸大宗销售断崖公司倒闭而影响国民经济?难明其背后的猫腻。致使眼下市面依然黑箱作业、“鱼龙混杂”。

于是乎愈来愈多的市民自力更生,在私宅后庭弃苑辟疃种蔬菜,以保自家食材品质、“生产自救”。只惜小菜园子产量有限,加国气候又冷长热短,收获难丰,杯水车薪。其实较真起来,天降的是酸雨,浇灌的自来水富含氯气,自留地的产物难真正“有机”。然总归是少一些污染,聊胜于无。

唉,总不能扎起脖儿来不食人间烟火,咋无所适从还得苟且活着。无奈之下惟有闭目下嘴,“眼不见心不烦”、“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聊以自慰。那信基督一族,尚另有法道,即祈祷神佑:经曰“神洁净了的就都可吃”,于是成餐前谢饭祷仪。那不信的许讥讽这忒“阿Q”了,莫须吧;即便是,意念的能量大无穷,所生发的正气会化险为夷转危为安,不失为无策中的一道另类护身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