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散了,你处于K型复苏哪个位置?新冠疫情的深远影响正在改变加拿大劳动力市场

编辑发布:jack | 2021-09-10 21:40:36

【星网专讯】(星星生活/捷克佳)“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许多餐馆重新开业,有助于减少由大流行造成的就业不平等,但许多雇主表示,他们仍然难以找到工人。加拿大银行表示,劳动力短缺(labour slack)而非传统失业是复苏的关键。在K型复苏,你处于哪个位置?


【图源:CBC】

商业专栏作家唐•皮蒂斯(Don Pittis)在CBC撰文说,目前加拿大的就业格局正在经历一场将影响所有人的深刻转变,但由于正处于联邦大选之中,许多复杂的问题还难以解决。

周五公布的就业数据显示,加拿大经济在8月份创造了90,000个新工作岗位,失业率稍降至7.1%。

尽管有迹象显示经济放缓,但却是就业岗位增加的另一个月。此前加拿大统计局报告称,7月份经济创造了94,000个工作岗位,将失业率降至7.5%。


【图源:CBC】

但无论创造就业的短期进展如何,包括加拿大央行行长蒂夫•麦克勒姆(Tiff Macklem)在内的许多知情人士都认为,随着央行考虑削减刺激措施并提高利率,加拿大经济将在今明两年恢复充分就业率。

麦克勒姆周四在魁北克商会发表讲话时,描述了受COVID-19重创的工作岗位的强劲复苏,同时加拿大人的工作方式也发生了复杂的转变。

“很明显,大流行对劳动力市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在演讲后的问答环节中说,他认为这种影响是复杂的。麦克勒姆去年曾表示, “劳动力短缺”意味着经济需要更多刺激。

正如许多报告所表明的那样,尽管失业率很高,但雇主抱怨许多工作仍然空缺。K型复苏(K-shaped recovery)意味着一些收入最低的工人受到的影响最大,包括零售和餐馆的工人。麦克勒姆表示,他预计这些部门的复苏将导致“减少这些不平等”。

根据经济学理论,当经济衰退后,经济的不同部分以不同的速度、时间或幅度复苏时,就会出现K型复苏。这与各领域、各行业、各群体均匀、一致的复苏形成鲜明对比。K型复苏会导致经济结构或更广泛的社会结构发生变化,因为经济成果和关系在衰退前后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图源:osc.ct.gov】

过去几十年里,工作一直在不断变化。劳动力市场已日益两极分化,相对于入门级、低技能工作以及要求更高技能水平的高级工作而言,中等技能工作受到了侵蚀。新冠疫情可能加速了这一进程。

自1990年以来,美国的每一次衰退之后都是失业型复苏。这一次,随着人工智能、算法和自动化对劳动力队伍的重塑,人们的结局可能更糟糕:K型复苏——那些处于顶端的人前景升腾,而其他每一个人则眼睁睁看着他们的财富暴跌。

在当前的竞选活动中,所有候选人都知道工作仍然是一个重要问题。加拿大的每个主要政党都有一个关于就业的平台。但有时复杂的问题很难在竞选活动的声音中解决, 麦克勒姆提到的一些深远影响仍然没有被理解。


【图源:CBC】

为了应对当前劳动力市场的混乱状态,加拿大银行目前正在撰写一份名为评估货币政策劳动力市场短缺的研究论文。

“劳动力短缺”虽然包括以周五就业数据提供的失业人数,但远不止于此。它包括所有真正想更多工作但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列入失业人数中的人。

这是著名的劳工经济学家吉姆•斯坦福(Jim Stanford)熟悉的概念,他现在是加拿大-澳大利亚未来工作中心(Canadian-Australian Centre for Future Work)的负责人。

斯坦福说,7.5%的失业率只是冰山一角。“这不包括工作时间很短的人,他们想要并需要更多的工作。”他指出,如果你一周工作一小时,加拿大统计局将你视为已就业。它还排除了那些想要工作但没有满足加拿大统计局定义的人。

根据“劳动力短缺”的定义,大约有300万加拿大人想要更多工作,这意味着劳动力未充分利用率约为15%。

这些数字,而不仅仅是人们在新闻头条中看到的失业率,是麦克勒姆坚持央行必须继续以低利率和购买债券来刺激经济的原因。

加拿大央行在周三的货币政策报告中表示,央行管理委员会认为,加拿大经济仍存在相当大的过剩产能,复苏继续需要特别的货币政策支持。麦克勒姆在周四的演讲中重申了这一点。

麦克勒姆对经济的担忧之一是第四波疫情是否会导致更多的劳动力短缺。人们失业或在不使用其技能的工作中就业不足的时间越长,这些技能在劳动力市场上的价值就越低。

在美国,分析师正试图了解一个劳动力市场,那里有1000万个工作岗位和800万人在寻求工作。在加拿大,差异并不那么明显,但加拿大许多地区的雇主继续抱怨他们在大流行后找不到工人。这仍然是一个难题。

许多小企业及其在加拿大独立企业联合会(CFIB)的代表都指责政府发放福利。上个月,CFIB负责国家事务的高级副总裁Corinne Pohlmann说,“人们在政府援助计划中的境遇不应比他们工作时更好。”

斯坦福是生活工资的长期倡导者,不认同CFIB的说法,称很明显市场告诉我们,找不到工人的企业应该支付更多。上文提到的美国研究表明,大流行已经向人们表明,生活不仅仅是在一份令人不愉快的工作中进行长期和不可预测的轮班。其他人则借此机会改变职业并寻求更好的工作。


【图源:CBC】

毕马威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70%的加拿大企业正在努力寻找技术人才,其中医疗保健、食品和运输行业的需求最大。

斯坦福说,更好的工资会有所帮助,并建议更好更规律的工作时间更为重要。回到劳动力短缺的论点, “与低工资相比,工作时间不足是导致低收入的更大来源。”

他说,培训和提供真正的职业道路,而不是期待无休止的一次性招收工人,更有可能在这个阶段吸引员工。斯坦福说他已经看到证据表明许多聪明的雇主已经在尝试这样做。

对于加拿大央行行长来说,虽然大流行可能有助于改变经济和就业市场,但它对工人和雇主的破坏还没有结束。“病毒和与大流行相关的破坏并没有消失,它们将继续扰乱我们的生活,并给经济活动带来压力,”麦克勒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