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家防疫整理旧报之乐

编辑发布:jack | 2020-06-24 12:43:23

【星网专讯】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避疫窝居在家,得闲整顿书篋,早就起意却一直无暇、一推再推,今终得付诸实施。陈年旧报多多,久未触动,散布于不同的箱笈,归拢拾掇起来很费劲,然心情愉悦,满了遇故知怀旧之趣。

重头戏是压箱底的《星星生活》报,由于经年在上发文较多,收纳的报无一漏遗,累积摞得蛮高,敝帚自珍,是为一己精神财宝。它是俺移民之旅的真实写照,刻录下平而不凡的心路历程,反映着自身、家庭、坊间及华埠的生活一角,个人史暨文汇的档案价值不菲。想少小时,都是博览书报剪辑人家的美文华章收藏,旨在充实自身、学习长进;老大后轮到为变成铅字的一己涂鸦集采留痕,作珍贵纪念。

耐心地将当初匆忙胡乱一塞撇置的纷纭单张,分门别类挑捡归档,因畴昔同时登在《世界日报》、《绿色生活》、《北美时报》、《加国生活》等的随笔单页也混放着,各面张的长短宽窄不一,挺凌乱。再按着期号顺序排列,便于日后查阅容易。见诸于《星星生活》的拙文现已累计540篇,而上述其它报章今多已停刊,其的纸质剪报也就成了孤本“绝响”了。

由于陋室不宽绰,没多空间束之高阁全本的期刊,我只好忍痛割爱、仅留敝文的单张。十几年来的沉淀,攒积下了恁厚的一沓子,整个相当于一部大开的超厚大字版书卷,这对于不热衷结集出书的俺来说,权当付梓印的书了,但只供悦己,把玩欣赏自得其乐,足矣。当然,我还是择期留了一些足本,像年度精华卷、典藏本,及载有俺家史或舍弟从国内投稿的,或在归国探亲时捎回去,彼岸的家人亦爱览这份海外名华媒。

算起来《星星生活》周刊创办已近廿年,精美的铜版纸封面封底,细腻的新闻纸内页;将传统报纸装订成册简易翻阅;加上原创杂文丰富多样、插图附照缤纷出彩,俱教人爱浏览不释手。而俺是半路闻讯有此风行一纸的,除喜读以外,有幸跻身其专稿作者的行列,服役效力迄今已十二个年头,可谓编外老兵了,故在归整旧报之际,抚今追昔,重温故纸上的抓笔稚文,动情感触良多,尤又觉得时光荏苒,仿佛弹指一挥间,人生实在不抗混。我在与报刊一起慢慢变老,仅仅打这光阴的方寸便笺中,就不难窥出自个在成长,写技在熟练;报章在与时共进,周新月异岁颖。

看铁打的主编“创始成终”岿然,流水的作者“七上八下”更换,编印的水准益趋质优,微信公众号的添加,可供手机扫码一览无余,阅报更加方便。也留意发现,一些撰稿人长期劬劳耕耘在报苑,每照面于各期版块,至今不辍,细水长流供给着生活见证、游记散文、心灵小品等,以至于编者将他们金榜题名“热门写手”。

确实,能持之以恒几乎每星期濡笔泼墨一篇达十数个春秋,才思不枯视角弗短,体魄灵犀源泉未竭,并非易事,光是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就很可嘉。而后浪推前浪的新人佳作又不断涌现,令报章盎然生机一片,朝气蓬勃,百花齐放、大珠小珠落玉盘;老少咸宜喜阅,常葆新鲜可口,引人入胜飨读众,所以在加国华埠最受青睐抢手。

报刊始终紧随时代的沉积相而百变演化,不啻浓缩了现今社会发展沿革的剪影,纵使眼下遭遇了这场旷世瘟疠,编辑们不得不退守家中遥控打理,广告、印刷、出报派发等也都困难,有些洋报馆又应运倒闭了,但《星星生活》还坚挺傲立、一枝仍秀,风雨飘摇中力克时艰、砥砺前行,成为非常时期汉媒发声的主要管道之一。

疫期的刊风显然顺势调整,暂停了别的版面,全力以赴登载与战瘟相关的,及时反映华裔社区的种种实情与心音,叫不幸陷于病毒先发地泥潭而备受西裔不公诟病的国人,至少有一爿能够申明分辩之地,可正视听,善莫大焉。

惟可惜的是,疫情下多市中心报点停送,俺不能如常取到履新的期刊,疚对收藏积习,集报链罕有地缺环了,未免郁郁着急。但愿新冠瘴气早些过去,一切复常后或可到报社索取拾遗,弥补些遗憾,以聊长年藏报的慰藉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