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群里猜谜之联想

编辑发布:jack | 2021-02-18 16:43:22

【星网专讯】(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每年期盼的春节过去了。今年的牛年本应非同一般,我们兄弟姐妹四个,一头一尾的姐姐妹妹都是本命年,理应好好庆祝一番,但这疫情掺和的,我和同城的弟弟妹妹竟然连面都未见。往年只要我和太太不去美国,我们三大家一定会聚一聚的。今年只能在我们的“家庭俱乐部”朋友圈里“热闹热闹”了。

年前,我看到了一个微信帖子《看图猜成语!》里面有15个看图猜成语,说是:“多动脑,不痴呆,猜对11个是大神!”我一直拙于这类游戏,不愿问津,但疫情下百无聊赖中,对此突然也有了兴趣,看后一口气便猜出了七八个,但再多就再也猜不出了,网上也找不到答案。遂想到转发到“家庭俱乐部”中去,群策群力来猜谜。

弟弟一向对此兴趣盎然,帖子发出没多久,他就报告,“现我们猜出十一个”——除了我猜对的,还给出了其他几个。他说的“我们”定是指是和弟媳一起猜的。最后他写道:“其它几个是什么,请告之!”惊叹号都用上了,可见他心情之迫切。

临睡觉前,妹妹妹夫又贡献了两个,他们一直坚持上网课,学英语,忙中偷闲,也参与了猜谜。

截止此时,只有一条没有答案。谜面是十六个字:“水无流何,专不心何,日惧人何,线牵老何”。四字一行,摞成正方,竖着看是“水专日线,无不惧牵,流心人老,何何何何”: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横看竖着斜着看,想来想去,毫无线索,无可奈何,便带着遗憾,进入了梦香……

翌日醒来,谜面又活跃在脑中,还是无奈。我望着四个“何”字,突然恍然大悟——不就是“无可奈何”吗!这让我兴奋不已,打开微信,想露上一手!只见在美国的儿子已先声夺人,报出了“无可奈何”。我迟了一步,虽有点失落,但好在是儿子给出了答案,让我感觉好了不少,毕竟验证了“有其父必有其子”!

然而,好景不长,没有过多时,弟弟在群里发布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谜底“风花雪月!”推翻了“无可奈何”。这真让我不解——在我看来,“风花雪月”和这十六个字,真是“风马牛不相及”!

接着,弟弟写道:“我和连云(弟媳)考虑的思路是:第一,每行一个字,四行四个字组成成语;第二,考虑每一行是什么字?首先想到“日惧人何”倒过来念是“何人俱日”——是雪人怕太阳,故是“雪”。后猜到“何老牵线”是指月老牵线,应是“月”……这样才一步步猜出了“风”流无水、“花”心不专、“雪”人俱日、“月”老牵线的“风花雪月”!中华文化真是博大精深,连谜语都这样儒雅。

弟弟他们是文革前同在一所一流大学里就读工科的伉俪佳偶,夫唱妇随、琴瑟合鸣岂能被一条谜语难住?这事让我联想起了不久前整理前几年照片时,其中让我眼睛一亮的一张。

这是那天我们在弟弟家小聚时,妹婿用手机无意中为他们夫妇拍到的。照片清晰度不是很高,但表情自然,构图和光线都很好——头上后侧的灯光勾画出人物的轮廓,很有立体感。在堆起的碗碟、龙头的流水、冰箱门上 “福”字等等的烘托下,生动地呈现了一对老夫妻面带笑容一起洗刷的情景。我当即建议有绘画资质的侄子以此为素材,为父母创作一幅就叫《相濡以沫》的油画。


【图:手机照《相濡以沫》】

弟弟妹妹分别由在多伦多工作多年的子女申请,先后移民加拿大,住在相隔咫尺的公寓大楼单元里。我常去他们那里游泳,游完泳就去他们那里坐坐,唠唠家常,回忆着逝去的童年,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光……

时不时地我也带着太太来,三对老两口就端出各自的拿手家常菜,六人便干杯聚餐了。可如今,这疫情,让我们连见面也成了奢望!何时大家见面的情景还能再现?何时才能吃上弟弟切的那又细又长的醋溜土豆丝——根根都像他用游标卡尺量过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