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音乐课遇上了校车

编辑发布:jack | 2019-07-10 14:21:43

【星网专讯】(星星生活专栏作者:杜杜)那年贝贝还小,在音乐学校学幼儿音乐。和所有妈妈一样,我似乎总在赶时间。孩子临出门要大便,有什么办法?“快点儿,快点儿,要迟到了!”当小孩真好,时间是什么东西,根本和她无关,她只知道饿了就吃渴了就喝,喜欢了就高兴,不喜欢就哭闹,幼儿音乐有什么要紧,妈妈为什么觉得重要?不明白。等待的那几分钟里,我做妈妈的信心不停动摇。

重大排泄问题解决完,匆忙把孩子系在加坐上,上路。车子开得平稳,我的心却早在路上横冲直撞了。只要不碰上红灯,就不会迟到。但偏偏都是红灯。车子开进学校所在社区后,心想,原来怎么没注意过Stop Sign跟雨后春笋似的,冒出来这么多,诚心跟我作对。

大黄车迎面停下时,我眼睛并没盲,盲的是急切的心。黄车喇叭长鸣,我才发现自己闯了校车,后视镜里一队刚下车的孩子正在过街。我有点儿慌,减速下来,转念一想,已经闯了,现在总不能跟磁带似的按个快倒键,退回校车十五米之外吧?就犹豫着又继续前行,潜意识里“逃跑”二字轻轻飘过。音乐课没迟到。

大概两周之后,电话铃响:“这是XX警察局的XX警官。X年X日X时,你是不是在X街闯了校车停牌?”

嗡的一声我就懵了,“是的是的,我记……记得!”我语无伦次地说:“警官女士,我太、太、太对不起了!”

“这不是对不起的问题!”

“我,我,我送孩子去上课,要迟到了,急着赶路,就走神儿了。”我用的词儿是“absent-minded”。

“Your mind must not be absent for even one second while you are driving!”(开车时你一秒钟都不该走神儿)

我几乎要哭出来了,“对不起,真的太对不起了,我自己也是母亲,我知道闯校车有多危险,如果我的孩子从校车上下来被撞了,我的心会碎的。”

“你知道闯校车的处罚吗?罚款$500,扣6个点儿,你甚至可能被吊销执照。”

“是,后果很严重,我知道,很严重!真是太对不起了,警察女士,请你饶恕我,我再也不会走神儿闯校车了!我不能允许自己做那个让孩子们的生命面临危险的司机啊!”如果声音能有表情,此刻我的声音就在使用忏悔那种表情。脑子背后却有个声音无情地指着我说: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心脏胡乱跳着,我嘴上喃喃:“Please,please give me a chance. Forgive me. ”

电话里那阵寂静虽然只有十来秒钟,我却感觉比一年还长,咚咚咚的心脏巨响十公里之外都可听到。然后,她宣布了判决:“给你这次警告,希望你吸取教训!再也不要走神!”

真的吗?难道这是真的?我被赦免了?喜悦,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这种快乐是好像丢了一个装有整月薪水的钱包,却又失而复得快乐,是比刚领了工资的感觉好100倍的欣喜若狂。又好像有人把你拉进18层地狱,面前是翻滚的岩浆,你被五花大绑地压着,准备被投进这岩浆池。突然,就有人把你刷地一下从地狱推回到人间,头上的天空万里无云,清爽的空气供你自由呼吸,微风撩着你的头发,遛狗的邻人微笑着对你打着招呼,你好像恶梦里走过了一趟。

幸福来得太突然太猛烈了,猛烈到我对它如此珍惜。从此以后,一看到大黄车,我就肃然起敬,不管那随车携带的红色Stop牌有没有支出来,就会自动减速,远远地时刻准备停下来给孩子们让路。

感谢校车司机记下了我的车牌,感谢警察姐姐对态度良好知错就改的良民宽怀赦免。良民起死回生的教训惨痛,马路上于是多了一位尊重大黄车的好公民。

【作者简介】:杜杜,加拿大中国笔会理事,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会员,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会员。海内外平面纸媒发表作品逾两百万字。作品屡获美、中、加文学奖。作品被收入多部作家文集。已出版个人散文集、诗集、长、短、中篇小说集、英文诗集、古诗词集等13部。杜杜作品在Amazon.ca等国际网站有售,搜索词:dudu Anth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