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加拿大童军当义工的收获

编辑发布:jack | 2019-07-10 11:08:55

【星网专讯】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素净)六月是个毕业季。从幼儿园、小学、高中到大学,毕业典礼一个接一个,家里如有几个孩子的父母们定是忙昏了头。不过,能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女们度过人生一个又一个不同的阶段,见证他们的成长,分享他们的快乐,是忙碌更多的还是感慨和欣喜。

今天晚上也是我所服务的加拿大童军小分队的闭幕典礼。在典礼上,我们将给升到高一个级别的队员们颁发奖章和纪念品,还会表彰在过去一年里表现突出的义工领队们。我们跟往年一样邀请了队员的父母和亲朋好友们出席观礼,也算是另一类的毕业典礼了。

在体育馆里,我和其他领队们身穿制服列队成排,面对着家长,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列队进场的全体队员们,按年龄和组别的顺序,在总领队的一声令下后踏步入场。全场庄严肃穆,只有整齐的脚踏声由远而近。走在队伍最前端的是由我和其他两个领队负责的5-7岁的BEAVERS组别。他们小小的个头,表情严肃,前后间格适中,按着领队的口号,迈着整齐的步伐,缓缓地向我们走来。

来到升级的仪式,BEAVERS中最高级别的三个队员们首先脱掉他们的小坎肩制服和帽子,这一动作寓意着他们已经脱胎换骨,长大成人,然后“游”过一张用蓝色毛毯装扮成的“小河”,最后被站在对岸的高级别的队员们接走。看着他们迫不及待的样子和兴奋的笑脸,就像是看着自己长大了的孩子渐渐远行似的,我心中的感慨逐渐浓烈。

回想起两年来我和小童军们一起相处的日子,一起参加过的活动,赞美和鼓励的话不少说,大声训导的时刻更是免不了,最多的还是谆谆教导。从每个星期一次例会的书面准备,到每次外出活动的筹备,还有一年两次野营的方案设计和细节执行,每个环节皆需要领队们的尽职尽责,之后还要检讨工作的不足。

尤其记得在冬令营时,在寒冷的冬夜凌晨一点钟,我们一群领队们围坐在营房的大厅里,凭借着两盏微弱的灯光,拖着一身的疲惫,继续检讨着白天工作的不足之处。这时候有位领队提议把一些屡教不改的队员开除出队,以便腾出空间接收还在长长等候名单上的新队员。

总领队第一个表示反对,他特意压低声量,口吻却极其坚定地说,“记住,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们要对任何一个已经被接收的队员负责,决不能让任何人掉队。为什么会屡教不改?我们应该检讨自己而不是放弃他们…..”

由于没有足够的板凳,我和另外一位领队挤坐在小木床前头的鞋架上,身后传来的是小童军们睡梦里香甜均匀的呼吸声,我的困意全消。再回想起自己正式成为领队前的那两个星期里对行为准则和安全知识通宵达旦的学习,正式成为领队后与其他领队互爱互助的片段,当然更多的还是带领小童军们勇敢接受新挑战的过程和乐趣。那份感动和敬意油然而生,不仅仅是因为总领队的一句警言和其他义工们的执著,也是因为自己的追随。

有时我会觉得累。今年的母亲节,正是店里需要人手的时候,我却要为了增加一个领队就可以让更多队员参加野营的可能性,而不得不另外聘请一位员工替代我在店里的工作;在别的妈妈们幸福享受着这个来自家人的款待日里,我却带着别人家的孩子在荒郊野岭里爬山涉水,日晒雨淋,挑战极限。先生没有怨言,朋友们听说了却大叫不可思议。

今年是我高中毕业30周年,同学们关心的话题当然少不了我在加拿大的工作和生活情况。我说,除了店里的正常经营外我多数的时间都用在了当童军领队和女儿学校的校委会工作上。当他们得知这两项工作都是没有报酬的义工服务时,都觉得我在浪费时间,想不通我为什么要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我也有过一瞬间的迷茫,但是当我环顾四周,和我一起当义工的人群中,在同一个组织坚持服务了5年、10年甚至15年的并不少见。他们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是我的百倍,既然他们都没有喊累我又何来怨言?作为长辈,我们对下一代的教育和培养,除了学业上的要求外,引领他们成为一个勇敢、独立、有担当和有爱心的公民难道不值得坚持和付出吗?

尤其是当我看到在今天的典礼上,青少年义工领队们有的在当主持,有的负责升国旗,有的在维持秩序,有的因为表现突出而受到嘉奖。家长们祝贺和赞许的掌声一阵高过一阵,我的眼睛终于湿润,我为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

在这个团队里,老领队们给新领队当了榜样,成人领队给青少年领队当了榜样,青少年又给儿童队员树立了榜样。我们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一代感染一代,我们坚持自己的理念和信仰,相信榜样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