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带来后遗症

编辑发布:jack | 2020-06-24 13:12:12

【星网专讯】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爱米)今年一月下旬,人们开始关注新冠病毒疫情,先是对这类病毒的产生以及广泛传播的危害性感到担忧,从不同渠道了解此病毒的特性,对人体健康的伤害程度,传播方式,以及防疫措施等。每天牵肠挂肚,查看国内防疫抗疫的进展情况,搜寻各类药物以及民间良方,希望能尽微薄之力。眼见着国内万众一心,在短短两个月内就基本控制住疫情的蔓延,国外的疫情却干柴烈火般地熊熊燃烧起来,鲜有国家幸免于难。

疫情蔓延到多伦多,政府颁布了隔离居家令,又是惊出一身冷汗,因为在这之前,加拿大人没有采取任何预防措施,无论上班的,还是上学的人都一如既往地按照既定的思维方式行事,没有采取必要的社交防疫措施,相信政府有关部门的说法,只要勤洗手就可以防病毒,不用戴口罩。如今,加拿大感染新冠病毒的总人数和因此死亡的人数都高于中国,及至六月中旬,感染者仍以三位数目递增,虽然增长势头渐缓,但防疫任务还是相当艰巨。

北美成为疫情的重灾区以后,人们终于认识到戴口罩的重要性,却又为难以买到合格的口罩发愁,中国的货不能顺利抵达疫情重灾区,外国人还在为是否佩戴口罩纠结不已。洗手倒是比以前勤快了许多,买菜回家,起码要洗三次手,出门在外,见谁都难以张开笑口。保持两米的社交距离也习惯成自然,疫情时期的洗手拒绝社交强迫综合症日渐巩固。

朋友都在云上聚会,演出也在云端进行,网课网络会议更是成为生活的常态,各种名目繁多的讲座令人目不暇接:抗疫知识分享,心理健康、理财保险、网购货物、社交找工作、联欢娱乐、种花养草,谈诗论词、学习十八般技艺等等,生活似乎比以前更加丰富多彩,只是隔着网络,云里雾里,有点晕晕乎乎不怎么踏实的感觉。

外国人或许是无知无畏,或许真的把自由看得比生命还要珍贵,总之,有人就是不能忍受居家隔离的寂寞和行动受阻的不适,上街游行抗议,放肆聚众狂欢,更有甚者,划地为牢,整出个共产乌托邦小区域。

经济休克的时间不能太长,若是超过国家承受的极限,难免要出人命。随着政府逐步解禁放开严控,各行各业小心翼翼地开门复工,可是,一切似乎都不可能回到从前。仅就人与人之间保持两米社交距离这一项,限制场内人员便成为必需遵守的原则,戴口罩也不再是可有可无的选项,各大商场银行店铺都用塑料玻璃将顾客和工作人员隔离开来,还在店内店外画上两米距离的标记,公园草坪隔出一个个圆圈,把圈内人和圈外人分离开来。

前几天,安省政府鼓励民众建立“社交圈”,人数限制在10人,同一圈内的成员可以近距离接触,不用保持两米距离,这个“社交圈”可谓不同寻常,只有十分相信完全可靠的人才可以圈进来,圈内的人必须严格自觉地与所有圈外的人继续保持两米社交距离,以保证圈内的人免遭病毒传染,这对于治疗后新冠时期的社交恐惧症应该有所帮助。但是,新冠病毒对国民经济猛烈冲击以及各行各业常规运营方式改变带来的后遗症,将会持久深远地影响人们今后生活的方方面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