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的奥运村和耶鲁镇

编辑发布:jack | 2018-07-11 19:11:03

【星网专讯】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马强)从加拿大广场向西跨过一条街道就是温哥华会议中心西翼大楼,那里有一个广场叫做杰克.普尔广场(Jack Poole Plaza)。杰克.普尔是温哥华奥委会主席,遗憾的是这位老先生在奥运会开幕前一年因病去世,为了纪念这位对奥运倾注了大量心血的功臣,温哥华人就把这个广场以他的名字命名。广场纪念牌称他为一个伟大的加拿大人,一个伟大的西方人,一个伟大的人。

这个广场是当年为了奥运会专门兴建的,广场很大,有很多条大躺椅可以躺在那里看船帆升起夕阳入海,除了海边吹风,这里还有一条连接温哥华会议中心东西两翼的地下通道,通过通道里的展品可以了解当年的奥运轶事和精彩瞬间。

不过广场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个引燃奥运精神的圣火台,这个是当年在卑诗体育馆点火仪式之后移到这里的,被作为奥运遗产永久的保留了下来。那届奥运会一波三折,其中一个波折就是点火仪式。当年火炬以一根主柱和四根支柱构成篝火形状,点火时一个支柱意外地没升起来,成了三缺一,使得整个仪式有些尴尬。不过好在闭幕式时组委会以自嘲和幽默的方式完美的弥补了这个缺憾,也算是当年的一段佳话。

站在岸边,可以看到经常会有马达轰鸣的小飞机起起落落,这里是水上飞机的专用机场,也就是著名的煤港机场,因为机场位于煤港社区而得名。水上飞机也是温哥华的一种比较独特的交通方式,除了海湾内的小岛,飞机还可以飞往惠斯勒,维多利亚,甚至美国的西雅图等城市。

水上飞机除了交通功能,也是温哥华的一个特色旅游项目,从空中浏览港口群山都市海洋自是另有一番风味,飞机不大,起飞降落时水雾腾腾感觉也很拉风。这个机场每年可发生六万次飞行活动,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机场之一。控制塔位于格兰维尔大楼顶部,有142米高,是世界上最高的水上飞机机场控制塔。那里也有了望台,游客在上面可以纵览巴拉德内湾的熙熙攘攘。

去广场附近的美食广场吃午饭时发现那里有一个阶梯瀑布很特别,水从阶梯上一级一级哗哗的流淌,使得整个环境显得更加的活力盎然。吃完午饭,简短休息,就要去奥运村了。温哥华奥运会有两个奥运村,一个在市中心的福溪那里,另一个在惠斯勒,也是我们第二天计划的目的地。

福溪是一个内湾,它将市中心与温哥华其它区域隔离开来。这里早先是一片沼泽洼地,涨潮时会和巴拉德内湾相连,当年英国皇家海军的军船想从此处驶往巴拉德内湾,结果发现水深不够无法通过,于是称之为假的溪流(False Creek)。一战时的填海工程使得福溪的规模缩小了不少,二战时这里又成为工业区,导致水质污染严重,环境遭到极大破坏。

随着福溪地标格兰维尔岛的迅速发展,福溪也逐渐兴旺起来。福溪真正的转机出现在世博会的时候,由于工业区的拆迁造成大量空地闲置,这里的沿岸就设立了很多展览馆。但福溪今天的繁华却和华人首富李嘉诚密不可分。世博会后,政府为了发展社区,将世博会旧址对外招商,李嘉诚以一个大企业家的独到眼光不惜重金竞得土地,他当时的竞争对手就是后来成为奥委会主席的本地房地产商杰克.普尔。李嘉诚高密度住宅区的成功开发给这里带来了五万名新居民,为福溪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从奥运村天车站出来,沿着横跨福溪湾的甘比桥(Cambie Bridge)很快就会来到奥运村。温哥华冬奥会的成功举行使得福溪的发展更上层楼,昔日的运动员村如今也成为了住宅区。走在村里,只有路边的那些特色雕塑提醒游客这里曾经有过一场世界顶级的运动盛会。路口的牌子上写明这个村子有个美丽的名字千年.水。大概是靠海的缘故,温哥华人认为水是万物之源,对于水一直是情有独钟,而号称世界上最绿色最环保的住宅区又向世人展示了新的千年生活理念。

追寻着当年世界顶尖运动健儿的足迹,漫步于福溪的岸边,海水清澈,波澜不惊,岸边的绿树井然有序,乳白色的休闲躺椅也让人跃跃欲试。周围的建筑高矮不一各有特色,路边草坪里那些树根雕成的土著人物栩栩如生活泼有趣,环绕着海湾的健行道上偶有跑步的骑车的健身者匆匆而过。从奥运村甚至可以看到城市的地平线,远方的群山在阳光下格外的黝黑体健。

在周围的所有建筑中,除了雄伟的罗渣士体育馆,状似皇冠的卑诗体育馆,最惹眼的就是福溪东岸末端的科学馆(Science World)了。科学馆里经常会有一些科技展览和益智游戏,是小朋友们的最爱。这个建筑的最大特色是它那个看起来和金莎巧克力极其相像的球形顶部,这个球体是由766片三角形的不锈钢板组成,无论白天还是黑夜,这个银光闪闪的地标建筑始终都会给经过此地的游客留下异常深刻的印象。

回头看,福溪湾码头渡轮来往穿梭,这里是去往格兰维尔岛的渡轮码头。除了那些正规的渡轮,我们看到水面上还会有各种颜色的小船在哒哒哒的奔忙着,这些是水上观光巴士(Aqua Bus),这些小船构造很简单,远远看去就像一个个装了遮雨篷的大浴缸在水中漂浮,票价也不是很贵,小码头很多,随上随下,方便之极。

周中的午后时分游船业务有些清闲,船中并无其他客人,驾船的小女生脸上挂着微笑也不多说话,连马达的声音也有些慵懒,只是蹦上蹦下的感觉还是蛮有趣的,当然水中的福溪两岸也是格外的清净安宁。我们先是乘船去了一趟赌场,在那里小试了下运气,顺便也歇歇脚,然后又坐船去往耶鲁镇。

在卑诗省内陆地区靠近菲沙峡谷的地方有一个小城叫耶鲁(Yale),这个小城当年是加拿大太平洋铁路的终点站,铁路公司的维修工厂也落在那里。后来铁路线延伸到温哥华的福溪这里,工厂也随之迁移,造成大批工人和居民也跟随搬到福溪落户,人们大概是为了纪念家乡,就把这里称为耶鲁镇(Yaletown)。实际上Yaletown相当于Yale的别名。

耶鲁镇位于福溪北岸,号称是温哥华十大观光景点之一,它的发展和福溪一脉相承,从铁路区到工业区,再到世博会冬奥会,直到今天。耶鲁镇最大的特色是它的雅皮士情调。所谓雅皮士(Yuppies)是指那些高学历,高收入的年轻专业人才,他们懂艺术,讲时尚,思想前卫,追求享受。耶鲁镇的工业衰落之后,旧的厂房和货仓却被保留下来加以改造成为了餐厅酒吧音乐吧画廊时装精品店等等,这种历史与现实融合的文化氛围与雅皮士的风格十分契合,所以说耶鲁镇是一个娱乐加购物的中心也恰如其分。

耶鲁镇的弘艺社区中心(Roundhouse)是温哥华的地标景点之一,里面收藏的一百多年历史的古董火车头让我们看到了人类对科技的不懈努力。走在街头,看到红色砖墙的仓库厂房依旧鲜艳,伴随着风格迥异的音乐曲调,闲坐对饮的酒客脸上洋溢着和午后的阳光一样的温暖惬意,此时此地此景,耶鲁镇的精髓尽在这一杯清酒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