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之战:加拿大抗疫的痛点

编辑发布:吴洺 | 2021-04-01 17:39:28

【星网专讯】

(星星生活记者余若扬)疫苗是加拿大抗疫的一痛。虽然联邦政府预定了大批疫苗,号称订购疫苗数量,人均全世界第一。但是当去年底疫苗开始投入使用后,加国的疫苗到货速度颇为迟缓。

到上周末的时候,加拿大仅完成接种6.5%,美国已经完成将近14.4%。近期疫苗抵达数量眼看就要放大批量,但令人关注的事情又接连发生。

首先是国家疫苗接种顾问小组所提出的、两针之间可隔4个月的主张。最初是BC省提出的设想。这样做就可以在有限的疫苗数量情况下,让更多的人打第一针。安省很想仿效,但又不敢擅自决定,请示国家顾问小组,获得同意。

当时人心一振,好像加强了对疫苗作战的力量,而且事实上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安省接种的步伐。

但是,近期的一些研究则声称时间太过拉长,并非好事,因为第一针提供的免疫保护很快会减弱,对于老人和免疫力较差的人们来说,影响更大。

这些研究成果一出,引起了一些人们的怀疑,因为只打第一针的策略,给政府提供了帮助。杜鲁多政府因疫苗迟迟不到蒙受了沉重的压力,只打一针等于扩大了打针的范围,减轻了人们等待的焦虑,对于政府来说,利莫大焉。

如果真是这样,国家顾问小组的拉开距离之说,科学性就有些可疑。当然,如果要说顾问组的决定是政治性的,迄今还没有证据。

但是目前,不但药商仍坚持原来的比较短的间隔,即便是联邦政府的首席科学顾问Mona Nemer,也不认同拉长距离,说这是“一场社会大众的实验”。这种情况下,如果疫苗供应跟得上,两针之间的距离可能还需要退回药商原来规定的时间跨度。

此外,疫苗方面遭遇的另外一个挫折和阿斯利康有关。该英国疫苗似乎流年不利。同样是加国的顾问小组,最早建议不要将这个疫苗给65岁以上的老人接种。结果安省就制定了一个政策,让60到64岁的老人接种该疫苗。

在此期间,阿斯利康在欧洲发生多起致命副作用,主要是在病人脑部形成血栓。卫生部之前称,此类情况并未在加拿大出现过。加拿大接种者当中,发生过3起凝血情况,但都没有在脑部出现。

此外,有关阿斯利康疫苗政治化的说法也不胫而走,因为英国刚从欧盟退出,而欧洲国家现在都在使用英国产的疫苗,其情何堪。但是加拿大卫生部到本周一宣布,决定暂停对55岁以下女性接种阿斯利康。

痛定思痛,联邦政府已经接二连三在本国建立疫苗生产能力。前一宗合约是与某国际药商合作,在魁北克生产疫苗,但要到今年秋天才能投产。

本周三(3月31日)联邦和安省政府联合宣布,和一间法国跨国药商合作,在多伦多建厂,平时制造流感疫苗,发生疫情可生产全国需要的疫苗。这个新药厂要到2027年完成,不过下一个世界级疫情也许不会这么快就再次发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