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特强制再次削减多市议员数

编辑发布:咚君 | 2018-09-13 20:55:07

【星网专讯】安省议会在上月通过“更好地方政府”法案,称要把多伦多的市议会议员数量从47人减到25人。法案遭到多市议会强烈反对,并挑战安省高等法院。高等法院最后宣判福特政府违宪,否决了这份法案。福特立马宣布将使用《但书条款》,并重新提交了削减多市议员的法案,引起满城风雨。

5号法案被否决

本周一9月12日,安省高等法院的法官贝洛巴巴(Edward Belobaba)宣判安省保守党政府提出的5号法案(即将多伦多市议员人数从47削减至25人),违反了宪法当中所赋予的言论和投票自由,因此裁定多伦多的市议会维持原来的47席。

安省法官贝洛巴巴在裁决中写道,安省的5号法案法案存在两个主要问题:第一此法案是在竞选期间通过的,所以违反了市政候选人的言论自由。第二,一些选区市议员将代表的选民人数几乎翻了一倍,减少了市民投票的影响力。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对法官的裁定表示欢迎。他说,“你不能在游戏当中改变游戏规则,这对任何人都不公平,而且这不是一个游戏。”

虽然法案被否决,安省省长福特立马就在法官宣判的几小时后宣布,将会立马在省议会上重新提交这项法案,同时会使用但书条款强行使法案通过。

什么是但书条款?

但书条款(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是“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Canadian 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中的第33条,是加拿大宪法的一部分。

联邦或是省有法律权限来重写人权宪章中几个涉及人的基本自由、法律权利、以及平等权利的规定。而一条款在1982年被写进了宪法,也就是说,省或者是联邦有权利动用这一条款来对人权宪章中的部分规定进行修改。

福特可以使用但书条款来豁免高等法院的挑战,从而让法案更快的通过。

重新提交法案

福特在9月12日的省议会上重新提交了削减多市议会规模的法案,法案在议会上引入后,获得所有在场的进步保守党省议员支持,以63票赞成,17票反对,迅速通过一读,之后会进行二读和三读。

不过将名字改为31号法案,也称《有效地方政府法》。并宣布多伦多下个月市选的报名截止日期,定为法案正式生效后的两日。而10月22日即将举行的多伦多市选投票日维持不变。

如此一来福特也称为了有史以来安省首个使用但书条款的人。

这个条款已经存在了接近40年,在加拿大全国范围内,一共只被使用过15次。最近一次是萨斯喀彻温省,2017年萨省调用这个条款,来资助天主教学校。

所以威力这么强大的条款一旦被使用,势必会因为各方争议。

新民主党党魁被驱赶

在引入法案期间,作为反对党的新民主党党魁霍沃兹带领党员在议会上大声叫嚣,反对党成员全员大力拍打桌面制造喧闹表达对福特引用但书条款的不满,同时大声呼喊“无耻”。

由于保守党为多数政府,即使福特表示安省保守党议员可以自由对这项削减市议员的法案投票,可是保守党全员都投了赞成票。反对党清楚无法改变结果,只能用此法拖延法案引入。随后包括霍沃斯在内的多为新民主党党员都被一一逐出议事厅。

现场还有两名旁听的民众也因为大声叫嚣被戴上手铐带走。

霍沃兹指责福特腰斩多市议会的决定是公报私仇,是因为他曾经在市长选举中落败。

前省长反对

37年前有份制定宪法中《但书条款》的安省进步保守党前省长戴维斯同样表示不支持福特的做法。

89岁的戴维斯Bill Davis指出,他们当年将这项豁免条款加入宪法当中,是为了在非常罕有的情况下使用,例如有特定年龄的人在宪法中受到不公平对待时,政府能够引用《但书条款》为他们争取权益,而由于顾虑到对国民基本权利的影响,这项条款基本没有怎么用过。

戴维斯指出,这项条款目前可能被政府或民选政客常规性地使用,以确立自己的权力、凌驾在法庭依法的正当裁决之上,并非他们当年制定条款的原意,也不会同意这样的做法。

多市议会对策

要找到其他方法与但书条款抗衡,基本上已经寥寥无几而且机会渺茫。阿尔伯塔大学的宪法专家埃里克·亚当斯 (Eric Adam)指出,尽管福特调用这一条款有可能再次受到法院的挑战,但过去的这些尝试都没有成功。

尽管如此市长庄德利还是在本周四召开了紧急会议,商量对策。市议会以29比7通过投票,决定再次通过高等法院挑战新的31号法案和使用但书条款的合理性,同时呼吁联邦政府叫停该法案。

总理杜鲁多近日和庄德利会面就表明,对安省政府的做法感到失望,但不会介入多伦多市议会规模的争议。

福特的说法

省长福特在宣布使用但书条款当日,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福特表示,“我是被230万人选举出来的,法官是被任命的。我尊重法院和法官,但我还是希望今年秋季大选的市议会席位只有25个。”

福特政府一直认为,减小规模将可以使多伦多市议会提高效率,在4年中将能节省2500万加元。福特认为对此抨击最强烈,最反对此计划的人都是一小部分希望能够继续自由使用纳税人钱的议员,或者害怕自己会丢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