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墨西哥 游历玛雅海岸和图伦

编辑发布:jack | 2018-07-11 19:39:17

【星网专讯】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重访墨西哥,时隔不觉已十年,我慨喟故地依旧,时光却飞逝。

墨国的太平洋沿岸,滩涂与海浪多不讨巧,太过开敞无遮拦而逊色内敛回婉的大西洋沿岸,故美加和欧洲人休假多选择后者,水静沙细,景色精致,又傍着美洲古文明遗址玛雅废墟,逍遥之时顺有古迹可看。

坎昆(Cancun), 是包机的起落之地,都市较大颇似美利坚南国城邑风貌,连海边上都高楼广厦林立,忒商业化了休假村,令欲歇息恬养的难以感受远离闹市红尘的隐蔽。不过若是南下至玛雅海岸(Riviera Maya)一带,仅仅半个时辰车程,则是另爿天地,安祥宁谧得多,栖身这儿滨海酒店,则有遁入世外桃源的境意。

我们此番来还是选择了斯处,好生消遣静息了一周。胜地里椰树芭蕉棕榈茂密,婆娑旌摇;热带雨林中各样鸟鸣婉转啾啾,悦耳怡情,蓝天碧海,艳阳见天,实让惯了冷封肃杀的北国之子心幡驿动,倍感温馨惬意。尤其是下榻的二层别墅(Villa),五十几幢分布得稀疏错落,座座草坪环绕、掩映于绿树中,不同于过往所住的高厦与城中的客店无异,为一种全新的体验。还每教我忆起了家乡青岛八大关的小洋楼群,儿时随父逛游时常想象着达官显贵居于其内的情形,如今自个有缘体味了,且是在大洋彼岸的尤卡坦半岛,别具一格、有过之而无不及,意外的一大斩获。

美中不足的是今年的海草较多,水随之质浊,使得游泳不畅快,煞些风景,不似以往在古巴水清见底可觑鱼翔所带来的欢愉。于是只好多在泳池中嬉戏,在海滩上远足,逐个拐进比邻的度假寨子浏览。还意想不到的是,我们的酒店位于Carmen市边上的一爿封闭式富人区内,除了涉外宾馆全是私人高档住宅,24小时安保。

喜欢俊秀建筑物的我们辄饭后散步于其中,左顾右盼各种造型靓观、墙色迥异的别墅雅斋,美轮美奂不胜收,如同瞻仰天然的建筑博物馆。还见有数处小型的玛雅废墟,间插分布在茂林绿地中,亦是怀古凭吊的心灵享受。这环境氛围给我的感觉,并不次于洛杉矶好莱坞名人宅区的。

酒店全包的一日三餐,食品丰盛看似漫山遍野、“满汉全席”,实际上可挑拣下肚的每回也就那么几样,因俺们均非“吃货”,对食谱和口味要求不高,只要是有营养、健康,能填饱肚子即可;又不沾那些价格不菲的酒水,饭店接待了我们这样的客人真是赚翻了。依本人愚见,可餐的秀色要比果腹的美食紧要得多。

闲散放松之余,不妨添点外出阅览以调剂,我们决定去Tulum看玛雅废墟。它是墨国唯一的一座濒海的玛雅古城,距俺驻所65公里,上次来墨业已瞧科并登攀了Coba玛雅金字塔,这回又不想单程需三小时的车行去奇琴伊察那座名遗址,遂选它以代。

参团一早出发,小巴南下45分钟便抵达了目的地,弃车步行进门,还要走不短的一段路程方接近旧墟。茂密的热带丛林捂造出的高湿度,把来人焖得个个大汗淋漓,惟后来爬上了高坡迎迓了习习海风,才稍得些凉意疏解。

图伦(Tulum)的西语原文是“石头墙”之意。果然在我们莅临近前时目睹了古老的城墙,千百年风化的结果令其仅剩弗到四米的高度,不复过往的雄伟高耸了。但是八米的厚度仍显示着它躯干的敦实,近八百米的周长概括刻画了当年的虎踞龙盘,教人叹奇。人们通过狭矮的涵洞钻进去,黑咕隆咚中我暗忖古人为啥修建的城门如此不大气,之后听诠释说玛雅人身材五短,毋庸高阔便能委身进出门,这样还较易把守、防御外敌侵犯。

出来之后,眸前一亮豁然开朗,偌大的一片市镇遗迹映入眼帘,约七万平米的范围内,矗立着些高低不一的残墙断垣,不算密集众多,大部分都只剩下墙础地基了,但规划得有致,能分出贵族与平民的寓所之别。导游边走边做介绍,仿佛是让这些古老的堆石开了口,无声地讲述着亘古的故事传说。玛雅人没有什么能破解出来的文字,惟靠石头和镌刻其上的图腾、符号、雕饰等,来昭示他们的内心世界。

眼前的少数建筑物,是神殿、宫廷及廊柱等,因建的坚固耐用才保存至今,大部分的房顶及檩梁已坍塌损坏了。修复较好的风神庙和大祭坛最为抢眼,且立于高达十几米的悬崖边上,气度愈发不凡,是为著名的地标。神殿还兼有观察天文、定时令节气、作为灯塔导航夜行船只的作用,十分奇妙。皇宫倒是破落不堪了,但风韵犹存,说是睿智的勇健者才能为王,他可以娶二十几个妻子。可见在这事上,古时并无交集的东西方、南北半球,中外一理。

所以这儿不像其它玛雅名迹–只是单纯兀立的金字塔用来祭拜神祗,Tulum曾是土著的港口重镇、担负着与外界海上贸易的大任,且是最挨近现代文明社会的玛雅大聚居点之一。据说早在9世纪时便有了人烟,但于13-15世纪期间拓展到鼎盛,即使在西班牙人攻占了墨国以后,仍然延续存在了70年。真可惜这个有着两千多年悠久历史的印第安古国,曾经发明过太阳历一年365.2天、太阴历金星公转一周的时间等,后来在欧洲殖民者的大屠戮、及带来的传染病肆虐下,终归灭绝,令人叹息。

我们又转悠到高耸神庙的背后,俯瞰峭壁下涌浪击礁岩翻卷,令人目眩;仰视殿壁上石垒森严,教人生畏。大自然的壮丽景致与海角汗青的遗痕融汇交织,发人无限的怀古幽思、感触天地人文之主宰的无比伟大,恍惚间穿越了时空,我们仿佛回到了洪荒混沌之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