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病或可处之泰然

编辑发布:jack | 2018-06-11 07:19:37

【星网专讯】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八年前由于视力衰退,向眼科专家求助。他说我患上了白内障,必须切除。我问有其他选择吗?他答没有,除非我愿意改变生活方式,放弃汽车驾驶执照。这个我当然不愿意,结果只有遵从他的意见,接受了白内障手术,换上一对人造晶体。这项手术安全度很高,先处理右眼,两个星期后再处理左眼,每次手术都不超过四十五分钟,我就可离开手术室,由儿子开车和妻子陪同送我回家。手术后视力大为改善,不须带近视眼镜也可开车,走路,打球;但阅读和写字时仍需带老花眼镜,否则会感到馍糊不清。

白内障是老龄化的象征之一,不过问题很容易解决,所以对我影响不大。当时我已接近“古稀”之年,但没有半点“老之将至”的感觉,吃喝玩乐,生活如常,和一般年轻小伙子没有什么分别;我的一头黑发,虽然有人怀疑染了色,但确是“货真价实”,与众不同。妻子对我得天独厚的黑发不时抱怨,因她必须定期染发才可与我“匹配”。

这些曾经令我“傲视同侪”的优点却难以延续。我发觉发丛中出现了花点,灰灰白白,若隐若现;头发也开始脱落,展露出了“地中海”的标志。天呀!这才几年,我竟然会变成这个衰老的样子。除此之外,眼眉毛长得愈来愈快,而且多了很多白色的;胡子也脱离生态常规,长出来的该黑不黑,该白不白,非每天刮去不可,否则看起来刺眼到极。妻子建议我尝试留把胡子,改变形象看看。我才不敢,因恐弄巧成拙,会变成一个露宿可怜虫的长相。

身边很多同龄朋友都有“三高”的毛病,而我一直都保持正常的状态。可是几年前,我开始发觉血脂的糖份偏高,先以中医药方调理,改变饮食习惯,增加运动,有助减缓了恶化的速度。不过只能维持一段日子,血糖系数愈来愈高,医生建议我服食西药(Ratio-Metformin),这才受到控制。

与此同时,我开始减少吃白米饭,面包和一切含高量碳水化合物的东西,喝咖啡不放糖,睡前不进食。由于食量减,但消耗不减,我的体重开始下降,由165英镑减低到140英镑,而且还会继续瘦下去。体重下降的后遗是:无精打采,昏昏欲睡。以往我可以日夜不停地工作,如今每天都打盹儿,提不起劲。糖尿病真麻烦,会引发很多其他疾病,非小心处理下可。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经之途。我开始感到老之将至,而且避无可避,唯有处之泰然。

糖尿病一直在困扰我,殊不知祸不单行,最近我突然感觉右边的膝盖疼痛,不便走动。我停止了打网球,但仍不济于事。我尝试利用针灸治疗,但针灸师没法确定痛症根由,主张我接受X光检测,找出病源。我照着办,但检测仍不能确定原因。家庭医生怀疑是关节炎,属老化现象,吃点消炎止痛药(Teva-Diclofenac)便可解决,但会随时复发,治标不治本。听后感到很无沮丧,跟随年纪渐长,健康问题将会愈来愈复杂。

膝盖的毛病一天不解除,我一天都不能做一些比较剧烈的运动,如打网球,骑单车,跑步,爬山等等。日子如何打发呢?我一时也想不出任何法子来。阅读、写作、弹吉他、看电视、做家务,都是我一向的日常活动。时间突然多出了,是否要重新调整一下这个日程呢?

不久前离世的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二十一岁便患了慢性肌肉萎缩症,与病魔搏斗了五十多年才安然死去。他不但活得精彩,而且在学术上贡献良多。他对付病患采取的积极态度值得我们学习。老和病都是生命过程中的自然现象,无可避免,泰然处之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