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加合作疫苗中国疾控中心主任抢先接种

发布者:天津包子 | 2020-07-31 08:26:57 | 来源:七天作者:颜宏

【星网专讯】大国疫苗研发暗中较劲,各国急需人群翘首以盼

7月28日,美联社报道中国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一次研讨会上称自己已接种一种试验型新冠病毒疫苗。早在7月14日,魁省药企Medicago宣布,新冠病毒疫苗已经开始人体实验。种种新闻,把人们的目光又吸引到疫苗上来。

自年初新冠病毒爆发以来,全世界最聪明的大脑都在争分夺秒地研究控制和阻断病毒传播的方法,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首当其冲成为研究领域的重中之重,半年多过去,疫苗研制取得了哪些进展?何时才能大规模人体使用?人们迫切需要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从1月开始的全球疫苗研发竞赛的项目目录变得越来越长,还不断有新项目加入。目录显示,目前全球范围内正在研发的新冠疫苗已经超过160种,其中大多数仍处于实验室或动物试验阶段。其中有约23种疫苗已经进入人体试验阶段,其中40%来自中国的研发团队。

部分候选疫苗进展情况

通常情况下,针对某种病毒疫苗的研制都需要漫长的时间,根据病毒种类和采用技术路径不同,常规的疫苗研发通常需要短则三五年,长则十几年才能上市。首先要了解病毒特性,掌握其流行病学数据,找到能够预防或治疗的相应蛋白,开发出疫苗后首先进行动物实验,然后在人群开展小规模的安全性研究,再逐步扩大人群规模,评价其安全性、有效性。在这个过程中,要精心设计多个阶段的研究和试验方案,每个阶段都需要获得相关部门的批准。研究过程中还需招募研究对象,并且研究对象还要有机会感染病毒等,整个过程非常繁琐,即使按照最基本的流程,疫苗研制成功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过程。

面对全球严峻的新冠疫情防控形势,科研人员一方面要把疫苗的安全性放在第一位,严格按照科学规律、相关法规和技术要求进行,一方面又要全力以赴,争分夺秒,加快疫苗的研究和生产,再加上监管机构的全力配合让世界各国针对新冠病毒候选疫苗的研制工作都以闻所未闻的速度在取得进展。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15日宣布“神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 计划,旨在推进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制造和分发,入围该计划的候选疫苗研制机构将获得大规模的资金援助和临床试验绿灯,以创纪录的速度把候选疫苗推向民众。

进展最快的候选疫苗 康希诺新冠疫苗(完成Ⅱ期临床试验,获批内部使用)

由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陈薇院士团队研发、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生产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Ad5-nCoV在中国完成了I期及II期临床试验,其临床试验数据证实这款疫苗具有良好的安全性,较高的体液免疫及细胞免疫应答水平。尽管还没有进行Ⅲ期人体试验,但已经在6月25日获得中国军方的批准成为军队特需药品,供军队内部使用,有效期1年。康希诺公司也正在积极准备规模化生产,年产能目标在1亿剂以上。

这款疫苗也是中加合作疫苗的种子选手,进展一度遥遥领先于其他疫苗。早在5月13日,联邦卫生部就宣布批准康希诺公司与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NRC(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of Canada)开展合作,成为被加拿大批准进行人体试验的第一款候选疫苗,但由于试验疫苗一直没有从中国运到加拿大,临床试验无法开展,后面的进展也就几乎没有。

牛津大学疫苗(Ⅲ期临床试验)

牛津大学与英国药厂阿斯利康(AstraZeneca)共同研发的疫苗名叫“ChAdOx1 nCoV-19”,研究人员另辟蹊径,没有从如何产生抗体入手,而是从对免疫同样重要的T细胞入手,将一种可以导致黑猩猩感冒的病毒进行基因工程改造,使其不具有传染性,同时“看”上去更像新冠病毒,从而可以让免疫系统学习如何攻击新冠病毒,产生新冠抗体病应对病毒的T细胞。

早期人体临床试验结果显示,ChAdOx1 nCoV-19可以产生阳性免疫反应,但由于研究进行时长有限,尚不清楚这些T细胞和抗体会在人体内坚持多久。另外这一疫苗虽然安全,但仍有副作用,70%的人出现发烧或头痛等不良反应。目前该疫苗正在英国进行Ⅱ/Ⅲ期试验,在巴西和南非进行Ⅲ期试验。这个疫苗也入围了美国的神速行动计划,最早可在10月前交付应急疫苗。今年6月,阿斯利康公司称其年产能为20亿剂。

中国CoronaVac疫苗(Ⅲ期临床试验)

中国民营企业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Sinovac)研发的CoronaVac灭活疫苗,是一款使用被杀死的病毒版本来产生与真实感染相同的免疫反应原理的疫苗,已经完成的Ⅰ/Ⅱ期临床试验都没有观察到严重的不良反应。Ⅱ期试验显示,接种疫苗14天后,免疫系统会诱导中和抗体。全程免疫14天后中和抗体阳转率均超过90%,具有良好的免疫原性。目前正在和巴西合作进行Ⅲ期临床试验,来自12家医院的大约9000名巴西医护人员接种了这种疫苗,他们都是奋战在抗疫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同时,这家公司正在北京大兴区建设新冠疫苗生产车间,预计投产后每年可供应1亿剂疫苗。

国药集团(Sinopharm)疫苗(Ⅲ期临床试验)
国药集团中国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Ⅰ/Ⅱ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疫苗组接种者均产生高滴度抗体,28天程序接种两剂后,中和抗体阳转率达100%。七月中旬在阿联酋开始针对15000名志愿者进行Ⅲ期临床接种试验。国药集团研发的疫苗还不止一种,早在今年4月份就建成了中国首个、唯一的高等级生物安全生产设施,投入使用后新冠疫苗产能将达到年产1.2亿剂。

Moderna的mRNA-1273(Ⅲ期临床试验)
作为首批被开发的候选疫苗之一,Moderna的疫苗曾被给予厚望,这是一种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可针对病毒的刺突蛋白发挥作用,mRNA是一项新科技,尚未证实其是否有效。这款疫苗早在今年2月就被运往美国政府,3月开始进行人体试验,但随后的进展似乎进入了停滞状态,到了5月份才进行Ⅱ期人体试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7月27日发表公报称已启动这款疫苗的三期临床试验,将有3万名志愿者参与。

最新消息指出,该公司计划为这种疫苗定价为每一个疗程50至60美元,较另外两家药厂,辉瑞(Pfizer)和德国BioNTech研发的疫苗都要昂贵,适用于美国及其他富有国家和地区。不过该公司的发言人以机密为由,拒绝披露详情,只说正与不同国家的政府洽商疫苗供应的事宜。

美国REGN-COV2疫苗(Ⅲ期临床试验)

去年因抗埃博拉药物而登上新闻头条的美国公司Regeneron 目前正在进行REGN-COV2疫苗的Ⅲ期临床试验,这是一款“鸡尾酒式”疫苗,由两种抗体构成,其中一种是从新冠肺炎患者体内分离得到的,这两种抗体均可以同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受体结合区域产生非竞争性结合,以达到阻止新冠病毒“刺突蛋白”攻击人体的目的。这款疫苗也入选了美国“神速行动”计划,获得了政府16亿元的资助,并已经与美国政府签订了价值4.5亿美元的采购合同。

辉瑞公司疫苗(II期临床试验)

辉瑞公司是全球制药业最大的公司之一,正在与德国BioNTech公司合作开发和测试一种潜在的疫苗。4月在德国,5月在美国分别进行了小规模的人体试验,临床试验中表现良好,产生了病毒抗体,将在全球范围内启动Ⅱ/Ⅲ期试验,计划招募3万名志愿者。不过美国政府已经以单价39美元的价格订购了一亿剂,同时还有优先获得额外5亿剂疫苗的权利。

加拿大疫苗研发进展 Medicago疫苗(Ⅰ期临床试验)

7月14日,魁省制药公司Medicago成为加拿大第一家对新冠疫苗进行临床人体试验的公司。这家在基于植物的疫苗和治疗剂方面拥有20年经验的公司,通过一种特别的技术研制出一种名为“SARs-CoV-2 gene”的新冠病毒疫苗。Ⅰ期临床试验为180名18至55岁的男女志愿者在21天内两次注射疫苗,预计10月份会获得两次注射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结果。该公司的行政总裁表示,他们所研发的疫苗一旦成功,会率先提供给加拿大和美国。其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工厂预计到2021年底可生产1亿剂疫苗,在魁北克城的试点工厂可生产1,000万剂,该公司正在建设的魁北克制造中心预计2023年投产,年生产能力将达到10亿剂。

PX-COVID-19疫苗(实验室阶段)

总部位于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IMV公司也在七月中旬宣布将在月底之前开始对其合成候选疫苗DPX-COVID-19进行人体试验。该公司相信这种疫苗可能对老年人和患有免疫系统疾病的两个高风险人群有效,初步试验结果预计将在秋季公布。

Covigenix疫苗(实验室阶段)
总部设在阿尔伯塔省埃德蒙顿的生物技术公司Entos Pharmaceuticals与加拿大疫苗研发中心CCV(Canadian Center for Vaccinology)合作研发的DNA疫苗Covigenix与其它促使人体对病毒产生免疫力的疫苗不同,而是将DNA编码片段注射到细胞中,直接指示它们产生阻止病毒的抗体。这款疫苗有望从8月开始,对70至75名志愿者开始进行临床试验,目标是在一年内开发出安全有效的疫苗。

加拿大癌症治疗公司疫苗(实验室阶段)
多伦多的癌症治疗公司Providence Therapeutics曾在4月份要求联邦政府资助3500万元,用于其研发的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在动物试验成功后转至人体试验。该公司表示如果能够成功完成人体试验证明其有效性,可在2021年中期提供500万剂mRNA疫苗。但联邦政府至今没有对这一提议做出决定,这几天遭到反对党的猛烈抨击。联邦公共卫生署首席长官谭咏诗7月28日表示一个由疫苗、疾病感染等领域专家组成的小组正对此进行论证,同时商讨从国际途径获得疫苗的办法,并将最终建议提交给卫生部。

大麻公司ZYUS疫苗(实验室阶段)
总部设在萨斯喀彻温省的ZYUS生命科学公司是一家研究大麻及其衍生物对健康状况影响的公司,其与萨斯喀彻温大学的研究人员共同开发了一种基于烟草植物蛋白质的COVID-19候选疫苗。将从7月中旬开始在动物身上进行测试。

争夺战刚刚开始 随着中、美、英三国的疫苗研发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疫苗上市后的争夺战也在激烈进行中。美国早在疫情爆发之初的3、4月份就已经大手笔对多家疫苗研发机构投资,5月份又通过“神速行动”计划提前下单订购,7月22日美国宣布,如果辉瑞和德国生物技术公司BioNTech共同研发的候选新冠疫苗在人类中证明安全有效,美国将向辉瑞支付19.5亿美元,以换取在美国生产和交付1亿剂新冠疫苗。根据协定,美国还可再优先购买5亿剂。美国还向法国制药公司赛诺菲(Sanofi)投资3,000万美元,获得了其新冠疫苗最大的预订权,尽管这家公司研发的疫苗还处于Ⅱ期人体试验阶段。

有了美国的榜样在前,欧洲和日本也不甘落后,相继敲定订购大单。英国政府6月份宣布订购1亿剂阿斯利康疫苗;辉瑞公司也在7月20日宣布,预计在2020年和2021年向英国交付3,000万剂新冠疫苗;英国还订购了法国生物科技公司Valneva研制的疫苗6,000万剂。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荷兰则在6月组成“疫苗联盟”,与阿斯利康签署协定,预定了4亿剂疫苗。日本也开始就购买阿斯利康的1亿剂疫苗展开谈判。

在大国把持疫苗供给的同时,众多小国也在积极寻找出路。哈萨克总理马明(Askar Mamin)7月17日称哈国有望成为首个购买俄罗斯疫苗的国家,而俄罗斯刚刚宣布计划在8月上旬批准一款新冠病毒疫苗投入使用,不过俄罗斯至今没有公布关于这款疫苗的测试数据,其宣称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暂时无法得到证实;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于7月27日在国情咨文中表示,菲律宾不会在中美之间站队,希望菲律宾能够成为首批用上中国研发新冠肺炎疫苗的国家之一,并得到了中国方面的积极回应。

除了购买这一途径之外,还有的国家在考虑把他国研发的疫苗生产线直接搬入本国。比如印尼PT Bio Farma制药厂、巴西圣保罗州Butantan研究所与中国科兴生物制造公司进行候选疫苗的第三阶段测试,两国都提出了在当地生产疫苗的希望;而中国国药集团在阿联酋开始的三期临床试验使用的疫苗也将在阿布扎比生产;而与加拿大合作的康希诺疫苗也会在蒙特利尔生产等。

这场闹哄哄的疫苗争夺战,说明在这场百年不遇的疫情灾难面前,各国尚未就疫苗上市后如何分配达成共识。就连负责全球公共卫生安全的世界卫生组织也严重失声,既没有国家同意让它参与疫苗分配,也没有国家请它制定出一个相对公平的分配方案。面对各国都急需疫苗的情况,到底是本国国民优先还是全球最需要疫苗的人群优先?那些处于医疗一线的医生、护士乃至必要行业工作人员是不是更应该优先获得疫苗?还是那些有科研能力和实力的发达国家优先得到疫苗,而穷国只能等待?虽然中国已经承诺将把研制的疫苗作为全球的公共产品向人类提供,但还没有具体的细节,相信疫苗真正上市的那一天,更大的分配挑战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