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美女人 丈夫出轨儿子精分 如今成不老女神

发布者:天津包子 | 2017-03-08 09:59:45 | 来源:杂家Misc

【星网专讯】3月8日,国际妇女节。每年这一天,似乎都成了玫瑰和促销的节日,而这其实都源于一百多年前的那次街头游行。美国芝加哥的纺织、服装业的女工走上街头,第一次为女性呐喊,她们争权利,要解放。

在那之后的两年,世界迎来了它的第一个国际妇女节,而那些女工就是意义上的第一批杰出女性。

而80多年后,我们也有了自己的杰出女性代表。她就是十大杰出女性的获得者,也是周恩来眼中“全中国最美丽的女性”。

她叫秦怡

 

 

秦怡(左)与周恩来

剧作家吴祖光说:“她美丽身姿和特别明亮的一双眼睛把许多人吸引住了。”

影星舒绣文曾说:“她呀,美得就跟花瓶里盛开的康乃馨一样。别说男人见了她要动心,就是我们女人见了她也喜欢呀。”

表演艺术家张瑞芳则直接送给了她五个大字:“人美心更美”。

 

 

可姣好面容的背后,却是她坎坷的一生。

她的两段婚姻,都以丈夫出轨告终;

四次重病、七次开刀,摘除胆囊后,她笑称自己是“无胆英雄”;

疼爱的儿子年轻时就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她悉心照料四十年,最终还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如今,她已是95岁高龄,还坚持踏上高原,主演亲自编剧的电影《青海湖畔》。

其实,秦怡本来是想当一名战地护士的。当年,揣着几十块钱,年仅十六岁的她离开了上海,一路辗转,在当时的二十四集团军担任文书工作。

 

 

因为外形出众,她获得了话剧《中国万岁》的演出机会,但只有一句台词:“我也要去”。虽然如此,秦怡每天对着墙壁反反复复练习。靠着自己的勤奋用功,秦怡被留在了话剧团,开始了她将近八十年的演艺生涯。

剧团的朋友回忆说:“有一次,秦怡和大家一起逛公园,所有人站在孔雀面前,它都不为所动。可秦怡一过去,孔雀就开屏了。”从此,秦怡有了一个“孔兄”的外号。

在剧团,为了生计,秦怡没日没夜地接戏演戏。

腊月寒冬,片场连一个电炉都没有。为了不影响拍戏,秦怡坚持敞着房门拍戏。

 

 

年轻时的秦怡(中)

“秦家11个人,都需要我养。”深夜拍完戏回家,她都只能蹑手蹑脚,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踩到地上横七竖八的手脚。

凭借着天分与努力,秦怡不再跑龙套了,渐渐在大家耳熟能详的影片中担任女主角。

《马兰花开》里的青年妇女马兰:

 

 

杂志画报的封面女郎:

 

 

还认识了大她六岁、当时“电影界的美男子”陈天国。

一天,陈天国邀秦怡去爬山,可爬到山顶,陈天国突然抓住她的手,跪地求婚。年少的秦怡从没谈过恋爱,哪里招架得住这种场面,陈天国看她不答应,竟以死相逼。

可秦怡还没反应过来,陈天国已经把结婚请柬送到友人手上。

稀里糊涂地,秦怡就这样步入婚姻。可婚后的陈天国全然换了样。酗酒、家暴,拳打脚踢。因为开门开晚了,他操起雨伞就往秦怡头上劈。

可当秦怡迫切想要逃离时,却发现肚子已经微微隆起。

 

 

陈天国

熬了五年,陈天国还是出轨了。

刚烈的秦怡再也不能忍气吞声,带着女儿,秦怡疯了似地逃离了。

看见秦怡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导演刘琼坐不住了。他为秦怡介绍了自己的好朋友金焰。

金焰是个韩国人,为了躲避战乱来到中国,却成了我国第一代影帝。秦怡还在跑龙套的时,金焰已经在和阮玲玉演对手戏了。

 

 

秦怡与金焰合作出演《失去的爱情》

在秦怡看来,这个大她整整12岁的影帝成熟稳重,会养花、会打猎、会做模型,还会开飞机。即使受过再大的伤害,秦怡始终觉得:“如果要说这辈子有过爱情,那就是和金焰。”

后来,她还满头白发地回忆当年金焰在厨房为她做炸鸡的场景。

1947年,两人结婚,有了儿子金捷。

 

 

可“七年之痒”,还是出现了,金焰出轨了。据说,外遇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秦怡的妹妹秦文。

他们并没有直接离婚,而是选择分居。

后来,金焰在西藏拍片胃出血做了胃切除手术,因并发症而卧病在床。二十几年里,秦怡每天忙前忙后,一直陪伴他到离世。金焰临终时,秦怡在他身旁站了足足31个小时。金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一个劲地看着秦怡流泪。

不在你志得意满时来,也不在你落魄潦倒时离开,也许这就是秦怡。

 

 

秦怡与儿子金捷

然而噩运开始接踵而至。因为常年忙于工作与照顾病榻前的丈夫,秦怡完全没有注意到,儿子金捷正在沉默中走向崩溃的边缘。

1965年的夏天,即将上高中的儿子金捷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

“潜伏期很长,目前只能暂时用药物控制。”金捷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而秦怡也被检查出患上肠癌,必须立即切除肿瘤,前前后后经历了七次手术。

拖着病体刚刚出院,秦怡却面临着抄家、隔离、审查、下放干校。而母亲的突然离世,金捷反反复复的病情,让秦怡饱受折磨。

“如果生命还能反复一次,我一定不会像今天这样活着。但既然生命不可能反复,那我还是面对现实吧。”

 

 

秦怡日夜陪伴着儿子,为他洗头、剪指甲。即使出差也把他带在身边。金捷总是穿戴整齐,病情稳定时丝毫看不出有何异样。

但一旦发病,就会发狂,连喂他吃药的妈妈也不放过,抓住就往死里打。

秦怡知道自己还要拍戏,只能护住脸,弯下腰,让金捷打自己的背。而金捷服药醒来后,又会为自己的行为内疚不已。

 

 

一次偶然,秦怡发现金捷非常喜欢乱涂乱画,便请了一位画家上门。

没想到,金捷竟然对绘画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浓郁兴趣。一有空,母子俩便背着画夹,提着水桶到公园写生。不论儿子画得如何,秦怡都小心地收藏着。

 

 

2002年的一次慈善拍卖活动上,国际影星施瓦辛格以2.5万美元的价格拍下金捷的作品《横山公园》。他说:“秦怡是我最崇拜的中国影星,也是最伟大的母亲。”

尽管如此,金捷还是先走了一步。从发病起,秦怡已照顾他整整43年。

金捷走了,可秦怡丝没觉得是解脱。她常在夜晚偷偷抹眼泪,内心充满自责。汶川地震时,秦怡将原本用于照顾儿子的20万元全数捐献。

秦怡说:“我已经90多岁了。人生就好像一个时钟,总有停止的时候。但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不想停下来。”

2014年,为了自编自演的电影《青海湖畔》,92岁的她不顾身体的各种不适反应,登上高原。

她去青海湖畔实习考察,晚上依旧坚持编写剧本。“有一天晚上我写了3800字,我就想,这个事情做得完吗?我想一定做得完,今天写完了睡觉正好是平时的睡觉时间,我明天再增加20个字,后天再增加20个字。”

 

 

电影《青海湖畔》剧照

拍摄的那几个月,她每天清晨5点起床,将近6个小时都在颠簸的路途中。每次煮好的饭菜,带到片场就冷了。

影片中,秦怡还想亲自表演翻跟斗的动作,在剧组成员劝说下这才作罢。

 

 

这样的片子,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怎么看了。但她仍然执着:“希望作品里有一些精神可以得到弘扬,给人心灵一些启迪。”

“1983年丈夫金焰走了,2007年曾经最疼爱的儿子走了,一年后妹妹秦文也不幸离世。可我幸福过、快乐过,也怨恨过。我这辈子在工作和家庭上吃苦、受难很多,人家都说我心态好,人终究都有过美好生活的愿望。但我从不认命,我会分析,就像剥桔子,把这些心结一个一个、一层一层地剥开。”

曾经要养活的11口人,后来需要照顾的病重的丈夫和儿子,如今却只剩她一个人。

 

 

 

 

上天似乎给了秦怡一副烂牌,可她,就这样心平气和地打了下来。

经历了将近一个世纪的苦楚和波折,她遭受了不少伤痛,也获得了不少荣誉:最佳女演员、电影终身成就奖、中国十大女杰……

岁月没能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甚至连我们都快忘记,光环之外,她不是什么超级英雄,只不过是个柔弱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