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这也要付小费? 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对小费不满

发布者:天津包子 | 2022-09-18 17:33:41 | 来源:加西网

【星网专讯】

疫情开始之后,在加拿大的餐馆吃饭或送外卖,消费者需要付的小费金额大幅增加,而且现在其它行业竟也出现需要支付小费的现象。

特琳·格林 (Caitlin Green) 对小费看法的转折点出现在她购买婴儿配方奶粉时。

“在线订购婴儿配方奶粉时,我居然被要求付小费!”多伦多新妈妈兼电台播音员格林说。

“我没有使用 Instacart,也没有给别人小费。这只是一个常规的在线订单,我被要求在结账时给小费,以‘表示对团队的支持’。”


随着自动支付机和预设小费建议的兴起,小费需求增加并蔓延到新业务,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对小费支付不满。

在疫情行最严重的时候,许多加拿大人提高了对餐馆员工和送货司机等基本工作人员的小费,以认识到他们为客户服务所面临的健康风险。

然而,随着大多数限制措施的取消和通货膨胀推高了成本,一些人对支付更多小费的压力感到不舒服,包括在传统上不期望给小费的企业。

小费金额似乎也受到通货膨胀的影响。


一些餐厅的POS刷卡机,越来越多地建议小费从 18% 到 30% 不等,而且是在疫情期间整体菜单价格更高的基础上。

“现在看来 15% 的小费都不够。”格林说。

“至少疫情以来,以我到餐馆的经验,服务大幅下降,我完全能理解为什么会这样,但价格也更贵,然后我被要求给 25% 的小费。”

对于一些人来说,确保辛勤工作的餐饮业人士赚取到公平的能够生活的工资。


对于其他人来说,小费与服务的分离使他们不确定要给多少小费,尤其是在以前不涉需要付小费的购物,像在线零售订单等,现在也要付小费了

哈利法克斯居民 Greg Rozon 表示,随着菜单价格和小费预期的上升,服务已经走下坡路。

“即使服务不是很好,我仍然尽量给小费。但现在付的有点多。”

解决小费疲劳的方法

加拿大政策替代中心研究员、圣玛丽大学退休教授海文说,“小费应该被彻底废除,工人应该得到公平的工资。”

解决小费疲劳(Tipping fatigue)的方法很简单,支付工人足够的生活工资。


她说,在哈利法克斯,生活工资约为每小时 23.50 元,比目前每小时 13.35 元的最低工资高出 10 多元。

海文还说,部分问题在于经理们经常收集小费并随意发放。

“在大多数省份,没有法律规定小费是员工的财产,”她说。“通常雇主会拿走一半的小费,然后按照他们的意愿分配其余的小费。”

这种做法让一些客户想知道他们的钱到底去了哪里。

“透明度为零,”格林说。“当我被要求给小费‘表达你对团队的感激’时,我甚至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海文说,取消小费也可以减轻服务业工作中的一些情绪劳动。

她说:“也许他们不会问你今天过得怎么样,也不会询问你的健康状况,但当我们走进一家餐馆并知道这个人的薪水很高,这会令人耳目一新。”

尽管如此,只要员工们还是依靠小费谋生,海文说消费者就应该准备好给小费。

Henk van Leeuwen 说,他在大流行期间变得更加有意给小费。

“在大流行期间,餐馆的前线工作人员冒着风险,所以我决定每次都给最高的小费。”

尽管 van Leeuwen 说他并不富有,但他每周或每两周在餐馆吃饭,他认为给小费是他的职责。

“我尽可能多地给小费,这不再是关于服务。这是关于支持工人和支持我的社区。这是我可以提供帮助的一种小方法。”

加国人外出就餐压力大

加拿大餐馆协会于2022年4月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接受调查的1500名加拿大人中,有44%的人表示,与大流行之前相比,外出就餐时付的小费更高。

加拿大人最近发现,一些餐馆提高了小费的要求,这对外出就餐造成了更大的压力。

餐厅建议的小费也在增加,POS刷卡机的提示以前要求10%至20%的小费,现在已攀升至18%、25%或30%。由于食品和工资成本比疫情前增加,现在的整体账单比以前高出很多。

较高的小费比例以及餐馆菜肴价格的上涨,意味着不少民众外出就餐的成本比疫情前增加了多达50%。

在2020年7月至2022年7月期间,金融科技公司Square统计了加拿大人的小费金额。全国平均小费在17%左右,比大流行前时期增加了1%。

根据Square的数据,卑诗省的小费最低,平均为16.7%,纽芬兰省的平均小费为18.6%。

不过,一些餐馆老板表示,提高刷卡机的小费标准可能会适得其反,猛涨的就餐成本可能会吓坏顾客,使他们减少外出就餐的次数,总体来说餐馆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