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人如何在东西方夹缝中找到自身位置

发布者:天津包子 | 2021-09-10 08:46:02 | 来源:中国新闻社作者:余瑞冬

【星网专讯】

华人与原住民的关系可以成为今天族裔共存的典范。

加拿大是海外华人聚居之重镇。然自先侨迁居此地百余年来,华人至今仍面临融入之困。加拿大华人族群应如何在当下东西方的“夹缝”中找到自身位置,又如何提高自身社会能见度,并更好地发声和争取更好的社会地位?

加拿大华裔百人会创会会长、资深媒体人丁果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为加拿大华人族群的定位与发展“把脉”。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您是否认为华人族群在加拿大以及北美总体上存在融入不足,甚至有边缘化问题?原因何在?

丁果:一百多年来,华人在加拿大社会边缘化的问题始终存在。这一问题延续至今的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加拿大社会的历史认知中,并没有把华人当成主流历史叙述的一部分。一百多年前,华人被视作外来廉价劳动力。但实际上,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简称BC省)的建省历史来看,华人是建省历史的一部分,也是加拿大建国历史的一部分。早期许多华人没有认识到自己地位的重要性,但这并不代表他们的地位不存在。无论是修建太平洋铁路、淘金潮,还是BC省的资本积累和经济发展,都可以清楚地证明这一点。

加拿大社会的历史认知问题一直没有改变,连来到加拿大仅4个月的欧洲移民,敢对几代定居于此的华人说“滚回中国去”。除了对华人历史,加拿大对原住民的历史叙述也是错误的,这从原住民寄宿学校的悲剧上就可以看出,他们认为原住民是需要“教化”的“野蛮人”,由此产生很多悲剧。

加拿大社会在历史叙述中没有把华人当成BC省的主人,一百多年这个问题都没有解决。我的新书和长期以来的文章中提出要纠正这一历史叙述,包括推动建立华人历史博物馆。BC省的历史有多元文化背景,华人与原住民在历史上互相帮助,树立了不同族裔间和平共存的典范,彼此的和谐程度远超一直互不信任、甚至有战争的英法两族裔。

第二,华人自身的原因。早期华人没有认识到自身作为BC省建省者和加拿大建国者的地位,后来的华人依然认为自己是“过客”,融入不了当地社会,忘记责任感和参与感,缺乏主人翁意识。守法、纳税、投票是公民的三项基本义务,但华人公民的投票率较低。对自身地位的认知不够,助长了被边缘化甚至被歧视的情况。对此,我们需要反思。

第三,从现实角度来看,随着国际形势变化,特别是一些西方国家与中国对立加剧,加拿大社会混淆了海外华人与中国的关系,有的人将华人视作中国的一部分或与中国政府有关联的人,导致种族歧视现象和华人被边缘化的情况愈加严重。华人社区为中西关系恶化“买单”,成了“替罪羔羊”。

资料图:加拿大多伦多中区唐人街。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中新社记者:近年来,西方世界对中国的批评责难增多,令一些加拿大的华人更感到身处“夹缝”中。如何调整和改变这种感受?

丁果: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世界形势并不是普通人能控制的,要有平常心态。作为加拿大华人,却在加拿大没有充分参与度,这是一个重要问题。作为加拿大国民,我们可以通过投票对包括外交政策在内的国事发表意见。但仍然要认清,我们只是加拿大国民中的很小一部分。实际上,你能在多大程度上发挥影响,关键在于你在多大程度上参与。

因此,要建立华人在加拿大的定位自信。有历史地位自信,“受害者心态”就会减少。“受害者心态”有时候是夸大了外部世界的敌视,而缩小了对自己责任的认知。

自我定位是“双刃剑”。一方面带来定位的自信,另一方面也会带来挑战。这个挑战就是作为加拿大主人翁的华人应该做什么,躲在边上完全不参与是有问题的。

中新社记者:您曾多次说过,加拿大的华人族群要提高社会能见度。如何理解这一概念?

丁果:在政治层面,华人要尽作为加拿大公民的责任和义务,也就是投票和参政议政。

在社会经济地位方面,华人的经济力量与华人在加拿大经济架构中的占比存在问题。华人没有更积极地凭借自身经济实力进入加拿大经济的主干,这十分遗憾。

在海外其他一些地区,华人虽进入了经济主干,但在政治上是“二等公民”,由于没有制度保证,华人不能成为军人、警察等。在加拿大,制度保证了华人可以公平参与政治,但华人却没有积极参与其中。加拿大华人在政府机构的任职人数与人口数不成比例。但我们没有反省这一问题,例如在消防员、警察等社会服务性质的领域,华人做得远远不够。而这恰恰是社会能见度的重要体现。此外,加拿大华人在社会捐献、医院捐款方面贡献不足。例如,在北温哥华狮门医院基金会的筹款中,华人捐款所占比例不足1%,远低于华人在当地人口的比重,这是因为华人没有将慈善捐款看作对下一代的投资。华人给孩子留下很多财产,但他们将来在这个社会可能仍是受歧视的对象。这个歧视甚至可能变成制度歧视。

所以,加拿大华人社会能见度不高,不仅是因为没有参政议政,在社会贡献、邻里关系等方面的社会能见度也不够。这也导致华人中若出现一个坏的个案,就会被扩大化和群体化。我们要反对种族歧视和不公平对待,但也要检讨自己能否做得更多、更好。

资料图:加拿大多伦多华人社团在安大略省省议会外围组织驾车游行示威,反对种族主义、呼吁停止仇视亚裔。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中新社记者:您与张康清、张译元合著的《加拿大的中国基因》于2017年加拿大国庆150周年之际出版。最近该书英文版(丁果、张康清著)也发布了。为什么说加拿大存在“中国基因”?

丁果:这里的“中国”不是一个政治性概念。“加拿大的中国基因”是关于华人的历史定位问题。在加拿大,BC省的建设过程中就有华人的基因。

在加拿大的制度建设中,欧洲移民发挥了重大作用。但华人也在诸如太平洋铁路修建、淘金潮,特别是在BC省建省的过程发挥了重大作用。加拿大过去的联邦领导人也承认,如果没有华人,太平洋铁路很难修建成功。因此可以说,华人基因存在于加拿大联邦的历史中。

同时,这个基因源于多元文化。加拿大的多元文化不是从1971年宣布实行多元文化政策才开始的。在BC省的建省过程中,不同族裔的多元文化就已发挥作用,塑造了历史。

正如前面强调的那样,华人与原住民的关系可以成为今天族裔共存的典范。这个典范在BC省的早期历史中就已出现。这些都说明在加拿大和BC省的历史中有华人基因。

中新社记者:现在加拿大又进入了大选竞选期。华人应该怎样更好地发声,更好地争取自己的地位?

丁果:投票是一个重要因素,华人在选举中不能置身事外。但投票应是自主的,不能跟风投票和人云亦云,而应建立在理解、知晓的基础上,要花工夫去了解候选人和政党。实际上,每一次选举都是公民教育的最好机会。这是在入籍时背的材料中学不到的东西,大家要花心思去了解和参与。

在参与投票的基础上,我们在社区里鼓励更多的优秀华人参选,简单地“华人选华人”时代已经过去。有时候一个素质不好的候选人,反而会破坏华人整体的社区形象。

从郑天华当选加拿大首位华人联邦众议员算起,至今已有半个多世纪。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有华人面孔出现在加拿大议会,现在要考虑华人如何参与到国家建设和经济建设的过程中。华人有着欧洲移民所不具备的独特观点,在这个急剧变化的时代,华人智慧应在加拿大主流社会或治国、治省、治市过程中得到发挥。

资料图:加拿大温哥华唐人街举行华埠春节大游行。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中新社记者:除了华人和亚裔自身需要作更多努力,如何促进白人主流社会去作出改变?

丁果:一方面,对种族歧视要迎头痛击。加拿大主流价值系统对任何种族歧视都是零容忍的。另一方面,要通过身体力行的教育来加以解决。很多人对历史有误解,导致对华人有偏见,这需要通过教育来解决。我之所以大力推动华人历史博物馆的建设,重要原因就是博物馆具有的教育功能。

当然这不是一两天的事,可能需要一代、两代、三代人的工作,但是必须要做。今天BC省仍然是仇恨亚裔犯罪比例最高的一个地方,这值得我们警惕,因为这里是华人移居加拿大的起源地,也是加拿大华人参政的初始地。

受访者简介:

丁果,资深华文媒体政论家,加拿大华裔百人会创会会长。曾获加拿大杰克韦伯斯特新闻奖,海外华文著述学术类首奖以及多种文学和新闻写作奖项。曾在日本立教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后于20世纪90年代初移民加拿大。现任加拿大多元文化电视台新闻制片人兼节目主持人,上海师范大学客座教授;中国内地及港澳台多家杂志报刊专栏作家,出版有评论集和移民史等多种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