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后疫情时代,后遗症严重

发布者:北京四合院 | 2022-11-20 05:36:57 | 来源:温哥华港湾专栏作者饶恕

【星网专讯】

2020年下半年就有心理学家们预言:从明年开始,大温可能面临 “满街都是精神病” 的重大危机,COVID-19大流行的后遗症将会是你意想不到的!

  那时我从理论上知晓这个预判应该是真的,直到一个月后我发现:自己摸了门把手就开始想象自己感染、残疾或死亡;在多几个人的地方就感觉病毒在人们的熙攘中呼进吐出,导致我自己想停止呼吸……我知道,预言已经开始应验了。

加拿大后疫情时代,后遗症严重

  在这种恐惧的状态下,当我开始面对一些新形态的工作时,也没有很好的心理准备。

  2020年暑假前,我奉命派送文件到高中生家庭。一个外婆开门后对我恶狠狠地说: “我女儿感染了corona 病毒!吓得我外孙女抑郁症复发!你们学校都没人问一句!?” 她说一句就往前一步,她往前一步我就后退一步,竭力保持6英尺官方规定的距离,说实话,那一刻我来不及想病毒,我是被那双红肿的眼睛里太直接的敌意吓到了!我表面完美保持了亨利医生提出的“冷静友好与安全”的方针,还真诚地告诉她,我会转告学校领导的。回到车子里时,我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重量,真是吓到头重脚轻、七颠八倒。

  我还真报告学校了,也跟校长报怨:这家人有感染,应该提早告知我们防备!校长回去认认真真上下查询,终于回复我说:“那家妈妈电话里说没有感染病毒,只是单纯感冒了。” 听上去像是我遇到个狼外婆?人在麻烦中时,总是会有些行为失常的地方,何况在全世界如此恐怖的氛围中。我其实还蛮同情 “狼外婆” 的——一个老人,女儿外孙都病倒,能怎么样呢?夸大其事、发发脾气算小事了……

  BC省的网课时期,一个老师要求我在线上会议里观察一个低龄学生是不是在母语上也有困难。这是以前没有过的工作内容。线上观察孩子40多分钟。TA 不能说完整的句子,多数是说些只有自己懂的单词,能自主表达的也是一半中文一半英文,而且不完全听得懂老师的英文,几乎不能上课。

  TA出生于加拿大,2019年9月入学,父母讲中文,英文是孩子自己看油管动画片学的。上了没几个月学,疫情停摆后没有办法去到学校学习。我们介入时已经是2021年春……TA的语言词汇不够,与人交流太少。TA 有可能成为大疫灾后遗症之一:一批被耽误了语言发育的幼童。

  儿童语言发育与学习需要外界良性刺激与交换,好像打乒乓球一样,有来有往才能正常发育。错过一定的窗口期之后,要恢复语言发展很吃力。极端例子就是“狼孩”,回到人类社会后,哪怕是提供最好的学习机会的支持系统,他也没有“口若悬河”的可能性了。

加拿大后疫情时代,后遗症严重!

图片来自Positive Parenting Connection

  大一点的孩子有另外的麻烦。

  一个中学孩子在学校不肯说一句话。老师查了TA的记录,说这孩子来我们学校时间不短了啊,怎么英文一句都不会啊?我提醒说,TA落地温哥华是2020年初,上学没几天就关在了家里,直到2021年初,几乎没怎么上学。老师又开始担心TA 的心理健康,几次三番地要求跟家长开会。

  网课期间我们还分别打电话给家长,关怀网课出勤率低的孩子。

  一个家长听口音是南美人。说 “我要上班,我没有时间在家看着孩子,TA在家有没有上课我完全无法控制!学校这样停课真的给我们造成很大困扰。孩子成绩直线下降!而我们是一线工作人员,如果我们全都回家,你们就买不到食物了!现在我要去工作了,我晚上十点下班,要找我就那时候再聊!再见!”口吻完全不客气,而我却能完全共情:焦虑、烦躁。让人感觉窒息。

  还有一家妈妈,听到我报上身份是学校工作人员,就哭了。她说她的孩子本来活泼好动,已经是个半专业的运动员,停课在家两三个月之后,现在已经每天不能起床做事了!而父母都需要去工作,也不能天天陪着。关键是孩子的实际社交生活完全停止,只能在网络上交流,很快就变成“网络上瘾”,从此日夜颠倒,不复青春阳光的样子。她说“上帝啊!怎么办!希望你们快复课吧!做点什么吧!”

  当然,也有家长在学校复课之后仍然申明要自己孩子在家网课——因为听说COVID-19后遗症很可怕,并且他们认为自己的孩子在家没有什么不好。

  父母好难。传说中

  感染了COVID-19的后遗症,比如 “失去嗅觉” ,比如 “变短” ,与关在家里的后遗症, 比如眼前看得见的 “语言发育迟滞” ,比如 “心理疾病” ,哪一个后果也不是为人父母可以安心接受的。渐渐父母们开始变得无所适从,开始拒绝承认孩子的问题,父母们开始只听取赞同自己的声音……父母们焦虑症状陡增!

  有一个家长冲到我们彼时仍未对公众开放的办公室,要求帮助,又抱怨说她打电话、发邮件都没有人回答,只好自己跑了来。最后发现她根本发错了人,也发错了脾气。她突然对自己所做非常羞愧,一直不停地道歉,说她焦虑得受不了了,发昏了。这令人替她感到很难过。

  试想,如果在大街上、公共场所遇到这样陷在混乱思绪中的人,一言不合之下会发生什么?如果发生了冲突,对社会大众来说又是一种抽紧神经的负面事件。而整个社会群体的恐慌与紧张又会带给每一个个体更多的张力。恶性循环。

  自 COVID-19 大流行开始以来,许多加拿大人的心理健康状况明显恶化。来自加拿大八个省份的数据显示,2020 年秋季重度抑郁症的患病率16%,比2015-2019年的7%高出一倍以上(Statistics Canada, 2022)。加拿大多数小企业都保下来了,工作机会保下来了,社会后遗症却仍然如此严重!各国的焦虑程度调查结果发现,人们的焦虑程度已经翻了两番:从5% 到了如今的20%!

  本来见一个心理咨询师就需要排队,人数翻倍之后的状况是怎么样?我还没排上,不知道呢。

  夏天从东部回来的飞机上满载,因为刮皮几十刀(上海话:扣门儿)订座的钱,我坐了最后一排。座位很挤,为了减缓因此造成的腰痛,我只好时不时变换姿势。没想到,我换了两三次方向,前面的女孩子就“疯了”。她非常重地向后撞击她的座位靠背,撞痛了我本来就很难受的腿。我懵了一阵才明白是因为前面座椅靠背太软,我动腿的时候,她能感觉得到,所以恼怒了。我感到有点抱歉,又有点惊讶。

  抱歉是因为我给人带来不适。惊讶的是,通常加拿大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跟对方沟通,讲出自己的感受,请对方照顾一点,很客气、理性地解决问题,决不是这样一言不发地“发疯”、伤害自己与他人。猛然想起专家们的担忧:满街都是……突然觉得,我排心理咨询师慢点就慢点好了,让“她”们先。在这乱了套的世界上,避免争端是上帝给的智慧。主动挑起争端的,不是大疯子,就是大笨蛋。

加拿大后疫情时代,后遗症严重!

图片来自Word Of God Heals

  本来这就结尾了,突然同事打电话给我讲故事。

  她接连两天超时工作了。今天是因为一家难民被加拿大皇家骑警破门而入,起了很大冲突;昨天是因为一个家长情绪失控,学校叫了警察。我们时常会有这样艰难的工作,但是从来没有这样高的发生频率。我们查了一下,报知警方的暴力犯罪率继2020 年封城期间9%的下降之后,在2021年上升了5%,并且这个犯罪数字是在有关财物方面的犯罪持续下降的情况下产生的。简化解读一下就是:上升的是纯暴力犯罪,不是为了抢劫或偷窃。

加拿大后疫情时代,后遗症严重!

图片来自Canada Statistics (加拿大政府网站)

  瘟疫有生理上的后遗症,身边听得最多的是咳嗽很久和嗅觉失灵两三个月。而更严重的后遗症反而是无知无觉的心理创伤。焦虑、恐惧袭来时好像下了大冰雹,却并不是风暴停止、冰雹化掉,那些砸坏的坑就能自然还原的。

  自觉症状的人最有机会复原,因为他们会寻求专业帮助。但是令人绝望的是,专业人员也是人,也会很焦虑,比如我的同事接连两天参与“警察事件”,整个人看上去都疲惫又脆弱,随时想哭的样子。

  怎么办?世界疯了!

  跟和平之子求告,祂说祂连我的头发都已经数过,不用怕。

加拿大后疫情时代,后遗症严重!

图片来自Word Of God Heals

  参考资料 Refer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