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智库创立模型跟踪评价15国疫情,本国抗疫措施最差

发布者:炸酱面 | 2021-04-03 09:43:16 | 来源:RCI 亚明

【星网专讯】

(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

加拿大国际广播及CBC/Radio-Canada版权所有 抄袭举报 网站:www.rcinet.ca 微信ID:radio-canada

总部位于渥太华的加拿大民间智库麦克唐纳-洛里埃研究所(MLI)在新冠疫情期间一直在追踪15个国家的疫情数据, 并创建了三类对应指数。该所在星期三(3月31日)公布了受疫情影响“痛苦指数”的更新,其中将加拿大政府的应对措施归于最糟糕之列。相比之下,在美国和英国,由于疫苗的有效推广正在使疫情持续改善。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MLI研究所为研究疫情设定的“痛苦指数”模型,由三个方面组成,分别为疫情的严重程度,政府的应对措施有效程度,经济受到打击的程度,然后在这三项基础上归纳出疫情对国家造成的总体伤害。研究所按这一模型跟踪15个国家的数据,定期更新“痛苦指数”,汇总后反应各国疫情趋势的变化。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15个国家的“痛苦指数”及评级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3月31日, 研究所公布了最新的各国三类指数,加权后得出总的“痛苦指数”,并由低到高分为A、B、C、D、F五级(见下图)。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15国三项“痛苦指数”及分级。蓝色为疫情, 红色为应对措施, 黄色为经济受影响程度(MLI)

得分为“A”的有两个国家:挪威和新西兰。两国的三项“痛苦指数”之和都未超过100,挪威甚至未达80,受疫情总体伤害最小。虽然 相比第二名新西兰,挪威在应对措施方面略差一些, 但经济受到的打击还不到新西兰的一半。这使它成为唯一得到A 的国家。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有四个国家的“痛苦指数”在100至130之间,被归于得分B 。它们是澳大利亚、日本、瑞典和瑞士。澳大利亚虽然“痛苦指数”总分排在第三名, 但其感染率在所有国家中是最低的,还不到第四名日本的一半。而瑞典和瑞士感染率都超过50分,但经济受到的冲击较小。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进入B级的国家有两个,荷兰和德国, 它们的“痛苦指数”都接近140,略超过全球平均指数。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第九名美国, 三项“痛苦指数”之和为170左右。美国之所以能成为唯一的C 得主,主要得益于疫情应对的措施比较有效, 疫情控制“痛苦指数”仅为35.88, 是所有15个国家中最低的。但是受到疫情严重程度第二高的牵累,“痛苦指数”达到76.39, 仅次于西班牙的80.97。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从第10名到第13名的四个国家,都属于C级,三项“痛苦指数”之和都在180到190左右。其中比利时与加拿大都低于180。但比利时的疫情严重程度“痛苦指数”达68.14,远远超过加拿大的36.45,但加拿大经济受到影响的“痛苦指数”则远远超过比利时。而法国和意大利两个国家三项“痛苦指数”的大小都基本相同。 总的“痛苦指数达到约190。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落入D级的只有英国一个国家。虽然它在疫情严重程度、抗议措施有效性方面好过某些评极高的国家,但其经济受到伤害的程度太深,“痛苦指数”达到78.39,仅次于西班牙, 这大大推高了其总的痛苦指数。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15个国家中只有西班牙一个国家的痛苦指数总得分超过220,这使他被归为唯一的“F”评级。西班牙的疫情严重程度和经济受到冲击“痛苦指数”都超过了80大关。 虽然疫情防控措施的评分略好过荷兰和意大利,更好过加拿大,但仍成为“痛苦指数”最高的国家。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MLI研究所的报告还就四方面的“痛苦指数”列出了最好和最坏的国家名单。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MLI)

总体应对最好的国家是挪威, 最差的是西班牙;疫情痛苦程度,最轻的国家是澳大利亚, 最严重的国家是西班牙;在应对措施方面,美国最好,加拿大最差;各国经济受到的影响挪威最小,而西班牙最大。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对加拿大评估的进一步解释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这个模型的设计者之一,卫生统计学家理查德·奥达斯(Richard Audas)说,加拿大在疫情防控方面痛苦指数高是因为“在某些国家的新冠发病率和死亡人数显著下降时,加拿大却面临着新一波病毒爆发,而且几乎没有什么有效的应对措施”。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他解释说,疫情防控“痛苦指数”包含了多个因素,如封锁的严格程度,疫苗推出的有效性,以及测试能力等。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模型的数据结论与不久前加拿大审计长在一份报告中对联邦政府的批评相一致。加拿大审计长的报告认为,加拿大对这种新冠疫情的流行反应缓慢而且混乱。在控制病毒的传染扩散方面,加拿大的表现比大多数样本国家都要差。由于未能采用更有效的测试制度,并且没有像美国或英国那样对疫苗进行快速反应,加拿大继续依靠严厉的禁制措施将案件保持在较低水平,这给加拿大人增加了更多的痛苦。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此外,MLI高级研究员肖恩·瓦特雷(Shawn Whatley)也指出,加拿大的医疗系统在疫情中面临不堪重负的持续风险,取消或延迟了很多手术或治疗。“85岁以上的人口死亡率出奇地高。 15岁以上的加拿大人的死亡率也高于大多数国家”。他认为,包括加拿大在内,由于疫苗接种落后而被迫仍实行公共卫生限制的国家,也可能继续出现死亡率上升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