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的冬天 一个容易让人抑郁的季节

发布者:天津包子 | 2017-10-12 08:22:14 | 来源:约克论坛

【星网专讯】金秋十月是加拿大最美丽的季节,漫山遍野的枫叶红黄相映,打造了一个金灿灿的世界。不过这里的秋天很短暂,红叶转眼而逝,随即而来的冬天却很漫长。漫漫的冬天,终日白雪覆盖,整个世界银装素裹。我生长在南方城市,性格比较开朗,在没来加拿大之前,没有领教过漫长的寒冬,也不知道因为这长冬带来的寒冷,日照的缺乏,以及交通不便,会给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带来压抑感,让人容易产生一种“季节性情绪失调症”(SAD)。

 

 

当我第一次看到”冬季抑郁症“类似的文章时,对此很不理解,甚至不以为然,然而生活多年后,发生在我周遭的两件事,让我不得不关注这个问题。

前两天打开电脑,无意中翻看几年前储存的照片,看到儿子五岁生日party上和同学的合影,照片中有位可爱的金发碧眼姑娘,那是儿子学前大班的女同学凯特,当年也是五岁,可是在参加这次聚会不久的两个月后,她和她的哥哥被患有抑郁症的妈妈杀害了,他们的妈妈随后也自杀了。

他们家就住在那所学校附近,凯特和他的哥哥每天上学不用坐校车,他们走路两分钟就可以到学校。他们的妈妈是全职家庭主妇,不上班,每天接送两个孩子上学,凯特上学前大班,他的哥哥上三年级。

记得那是二月份的某一天,正是加拿大隆冬季节,寒风凌厉,白雪飘零。傍晚五点左右,附近社区的居民听到了尖锐的警笛声,开车下班回家的路上,警车在我后面呼啸而来,我小心翼翼把车开到路边给它让路,还差点碰到路旁的雪堆。当天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然而就在第二天,孩子放学回来后懵懵懂懂的告诉我:“我的同学凯特和她的哥哥被她的妈妈杀死了,她的妈妈也杀了她自己。”“是不是那个来参加你生日party的凯特?”我脑海里马上浮现出那个可爱的小姑娘的身影。“是的。”

那天我在孩子的书包里看到学校写给家长的公开信,信中提到老师已经告诉孩子们凯特发生了什么,接下来的几周里会有心理老师来给孩子们做心理辅导。

儿子生日那天,他邀请了十几个小朋友来参加聚会,我记不清谁是凯特的父母,只对这个小女孩有印象,她大大的眼睛,金色卷发梳了一个辫子,典型的加拿大本地小姑娘。

当地的报纸也出了这个新闻,报纸写道,凯特的爸爸下班回到家,看到妻子,儿子和女儿都躺在屋子的地上, 走廊的地板上留着遗书,妻子给孩子们吃了安眠的药,然后勒死他们,自己随后也自杀了。凯特的爸爸哭诉着,他的妻子多年抑郁,看医生,吃药,但是没有好转,最近病情反复而且加重,最终导致了这样的惨剧。

接下来的几天里,儿子每天放学回家会告诉我一些学校里老师们为纪念凯特做的事情,老师告诉学生,“凯特和她的妈妈,哥哥去了天堂” “凯特在天堂里会很快乐”, 孩子们用纸盒子做了一个小棺材给凯特,让参加葬礼的老师带给凯特的爸爸。

另外一件悲剧发生在两年前的十一月中旬,那时候加拿大的冬季才刚刚开始。一个朋友的老公前一天还好好的在家整理车库,换冬胎,准备过冬,然而第二天一大早,在家人还没有起床时,用绳子悬在车库的屋梁上吊自杀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只留下了没有工作的妻子,一个不到十岁的儿子,还有一个才四岁的女儿。

这个朋友的老公被公司裁员后,精神开始不振,后来虽然几经周折找到了新的工作,但新工作压力大,刚去新单位上班不到两周,就走上了绝路。葬礼上,当看到四岁的小姑娘指着墓地说,“爸爸累了,睡觉了,可是我不想让他待在下面,这里好冷,我要爸爸醒,跟我回家。”她幼弱的哭声在飘零的雪花中回荡着,让人心碎流泪。

很多研究者说“季节性情绪失调症”(SAD),并不是真正的抑郁症,是随着季节变化产生的一种反复,但可以控制的情绪波动。然而有抑郁症的人,容易在冬季加重病情。这种无形的精神疾然,外人很难发觉,最终需要本人的积极态度来克服,除了就医,还需通过各种自我调节方式来平衡失调的心境。积极乐观的态度很重要。冬天的时候可以多参加冬季活动,滑雪,滑冰,冰钓,有空多约朋友出门喝喝咖啡,聊聊天。

如果出行不便,待在家里,要把屋里的光线调亮,换上轻盈舒适的家居服,冲杯咖啡,坐在窗前,伴随天地间飘扬的雪花,翻阅杂志,浏览微信,上上网,享受那份平静安宁。也可以邀请朋友来家聚会,大家热闹一下。如果经济条件允许, 攒点钱,冬季去阳光明媚的加勒比海度个假。

愁啊愁,愁就白了头。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待在加拿大遇寒流。在加拿大生活了十年,它的冬季带走了我曾经认识的人,然而逝者已去,活着的人还要继续行走在生活的道路上去历经春夏秋冬。

冬天就要来临了,如果心里装着温暖的春天,明媚的夏天,绚烂的秋天,漫漫的冬日终究会过去。(作者:百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