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议会山的妈妈们:希望也可以享受育儿假

编辑发布:jack | 2018-03-13 05:56:39

【星网专讯】

(CBC News)

在加拿大议会的管理条例里,那些既不是议员也不是工作人员、而是以嘉宾、记者或参观者的身份进入众议院的人,被统称为“外来者”。随着更多年轻女议员的当选,这个群体在过去几年里新添了几名幼儿。他们的人数有越来越多的趋势,而且眼看就要侵入内阁,以至于总理特鲁多最近表示,不能把这些小不点儿当外人,过去的叫法要改一改了。

家有幼儿的职场妈妈都希望工作时间灵活,不需要加班,工作压力不要太大。但是政坛和议会的工作环境正好相反。议员是不可能朝九晚五的。渥太华选区以外的议员周末还要回到各自的选区,参加各种社区活动。过去这不是一个大问题,但是2011年联邦大选后,众议院里的年轻女性一下子多了起来。2015年大选后,议会山迎来了自己的“婴儿潮”:到目前为止已有四名女议员在任内做了母亲。

民主改革部长古尔德怀抱新生儿和丈夫合影。(Facebook)

民主改革部长古尔德(Karina Gould)上个星期刚生下一个名叫奥利弗的男孩,成为加拿大有史以来第一个在任内怀孕和分娩的内阁部长。鉴于古尔德打算尽快开始工作 – 议员并无育儿假 ,– 小奥利弗可能不久就会跟着妈妈出入众议院甚至内阁会议。

政坛在很长时间里专属于男性。加拿大议会成立于1867年。但是直到1921年,众议院才迎来第一位女议员(Agnes Macphail,1890-1954)。1987年,自由党的Sheila Copps成为第一个在任内怀孕生产的议员。又过了十年之后,才有第一位女议员怀抱幼儿参加了一次众议院晚间投票,她是新民主党议员Michelle Dockrill。

加广版权所有www.rcinet.ca微信:radio-canada

来自魁北克省的新民主党议员莫尔(Christine Moore)去年四月生了一个女儿。她说,临时找不到保姆的时候,她只能带着女儿去众议院。比如说CBC记者来采访的这一天。她要在众议院发两次言,还有几次会面,带着一个不满一岁的孩子,是很紧张的一天。还好工作人员和别的议员都很体谅。保守党在众议院一贯和新民主党的主张针锋相对,但是莫尔说,保守党的男议员对她们母女可是非常有骑士风度。

(CBC News)

在古尔德的儿子出生以前,有孩子的议员都是新民主党和魁北克党团的。绿党领袖伊丽莎白.梅的座位和他们在一起,有时候免不了帮一把,因此成为“跨党荣誉保姆”。莫尔坐在她前面,女儿罗兰丝快要会爬了,正是呆不住的时候。她右边是魁北克党团的一对夫妻议员(也是该党最近的出走风潮后除党领袖外仅存的两位议员),他们去年9月出生的儿子尤里斯,据梅透露,“肺活量好大”。

在别的场合,孩子哭闹起来父母可以把他们抱走。但是在众议院就比较难办。因为但凡出现带着孩子来的情况一般是投票。这时候可不能走开,尤其是如果双方差距不大的话。

来自曼尼托巴省的新民主党议员妮基.艾什顿(Niki Ashton)怀孕期间还参加了党领袖竞选,去年11月生下一对双胞胎,今年新年假期一过就重返众议院了。她希望女议员有一天能够享受育婴假。像现在这样,虽然各党都会允许产妇缺席一段时间并利用病假,但是这只是意味着她们可以不来渥太华开会和投票,自己选区的工作还是不能放下。

出发前的忙碌。(CBC News)

古尔德和莫尔也表达了同样的愿望。她们说,女议员应该让加拿大女性看到,兼顾家庭和事业是可以做到的。特鲁多政府有可能在今年提出相关法案。

加拿大议会有一个自己的幼儿园,但是下午6点就关门了。幼儿园里的孩子大多数是议会工作人员的。议员的孩子如果不是太小,一般人还是会选择留在自己的选区,毕竟家人朋友都在那里,方便照管。
(RCI with CBC, Chris Rand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