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移二代困惑:9点不回家父母就报警 我没朋友

发布者:天津包子 | 2019-07-11 09:18:58 | 来源:温哥华港湾

【星网专讯】因为语言障碍、文化隔阂,不少华裔移民都感觉融入当地主流社会很难,有的“移一代”父母寄希望于子女,希望“移二代”的他们能够顺利融入当地主流社会。

按道理说,这些孩子成长以来,都是接受西方教育,语言、文化,都不应该成为他们融入的障碍。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最大的掣肘,往往来自于父母。

tsa02p02040118.jpg

BBC近日报道,一位华裔女孩凯伦(Karen)在网上论坛发出一个求助帖,自述父母管教太严让其难堪和孤独。

Karen在脸书的Subtle Asian Traits(微妙的亚洲特征)群组发了一个帖子,这名25岁的澳大利亚华裔女孩感到相当困扰,因为她的父母“一直都很霸道+过份保护”,尤其因为她是女孩,就更加对她严格。这导致了她胆小、性格内向,而且不会维持长时间的友情。

从青少年时代开始Karen感觉到很孤独,而现在她觉得更加孤独了,因为每个人都已经有了自己稳固的朋友圈子,而她不属于任何的圈子。

去年从父母家搬出来之后,她感觉自己像是刚刚破壳的小鸡,不懂得如何社交。

而在搬出来之前,Karen的父母还对她实行“宵禁管制”:晚上9点必须回家。父母总会问:你跟谁一起出去?怎么过去?谁接你?

妈妈会在家门口跟她道别,说:“晚上9点之前必须回家,不然我就叫警察。”

而有一次,Karen超过9点后没有回家,父母还真的叫了警察。结果警察告诉他们说,他们的女儿已经21岁了,警察不能把她怎么样。

因为是在一个亚裔群组发的帖子,很快Karen就收到了很多亚裔网友的回复和私信。不少亚裔移民后代,都有着同样或相似的成长经历。

有人告诉Karen说,他父母也很严格,所以他就很反叛。他离开家去体验一切他觉得错过的东西:吸毒、喝酒、一夜情。

有人给Karen推荐各种书——自我帮助的书或者小说。

有人建议Karen去寻找心理辅导,不要认为心理不健康是可耻的。

还有人建议Karen培养兴趣爱好,自然就会交上朋友。

Karen发的帖子,让人心酸其父母的教育方式对她造成成长烦恼。同时不禁让人想起数年前,在加拿大轰动一时的华人留学生弑母案,同样因为父母极严的管教。

汤远熙持学生签证到加拿大留学,之后在温哥华找到一份工作。他父母在2012年到温哥华看望他。原定在6月7日回国。可就在那一天,汤远熙向警方报告母亲失踪,并和父亲一起张贴寻人启事。警方也调动了上百人从多方面寻找,包括与重案组合作,与中方外交机构联系。

一个半月后的7月29日,有人在温哥华西面海上一个很远的Harwood小岛上,发现一个散发出尸体气味的手提箱。警方打开后看到是一具女尸,经验证就是汤远熙报案失踪的47岁母亲郭练洁。

警方开始将当时25岁的汤远熙和他父亲都列为可疑对象,但后来随着侦查的深入和证据的收集,警方还派出卧底警员扮成黑帮与汤远熙接触。最后排除了他父亲的作案嫌疑。警方了解到,汤远熙在很多事情上欺骗父母,不满父母对他的控制。

他在法庭上表示,自己在加拿大,只要两三天不打电话给父母,父母就会生气。

他说, 父母骂他, 管制他,阻止他选择女友,使他憎恨父母。实际上他也曾想把父亲杀死,只是未能得手。

最终,汤远熙被判处终身监禁,17年不准假释。

加拿大心理学教授研究发现,管教过于严厉,会让孩子学会说谎。而在轻松教育环境中的孩子,说谎比例比较少。

比如小朋友偷吃零食被妈妈抓到,怎么样都不肯承认,是因为小朋友怕被骂不说实话。

管教方式对孩子的人格养成有极大关联,加拿大心理学博士塔沃以偷窥游戏做实验,让孩童独自在房间蒙住眼睛透过声音辨认物体,结果发现大部分在严厉家庭教育下成长的孩子,很快就会偷看答案,被抓包时立刻撒谎,反之在轻松校园环境长大的孩子,只有少部分会撒谎,显示成长环境的严厉程度,影响儿童撒谎习惯甚至撒谎能力。

另一个实验,故意留下小朋友单独在房间,结果有9成的孩童都偷看了答案,说谎的比例随着年龄增加,调查发现,小朋友最早从2岁开始就会说谎,专家认为父母创造过于严厉的管教环境,让孩子觉得说实话不安全,情况可能陷入恶性循环。

在现在的加拿大,华人父母们要担心的事实在太多,子女的学业、工作前途、大麻合法化、性向教育……

父母严格的教育,出发点不外是希望子女“不要学坏”、“保护自己”,可是一旦用力过度,方法用错,子女往往会强烈反弹,更有的就出现社交障碍了……

父母难当,教育可谓是天下第一难的事业,不能娇惯,也不可严厉……如果你有高见,欢迎给我们留言分享。

附:华裔女孩Karen发的帖文

 

大家好,我的亚裔同胞们。

我非常需要一些生活上的建议。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情况是这样的,我的父母一直都很霸道+过份保护,我还记得小时候不准去朋友家里玩……

我是澳大利亚华裔,我觉得因为父母是移民,这样的背景让他们在抚养我们的过程中特别严格,对女孩子更加严格。

我很爱他们,但是我觉得这样的成长过程真的影响了我:我很胆小、性格内向,而且不会维持长时间的友情。

青少年时代我很孤独,现在我觉得更加孤独了,因为长大之后要交朋友更难,因为每个人都已经有了自己稳固的朋友圈子。

我真的很想有朋友。

去年我从父母家搬了出来,但我对外面的世界所知甚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回事,工作也好、恋爱也好,甚至在社交生活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玩游戏”。

我觉得自己的心智成熟度比实际年龄要小五岁。

我很快就要满25岁了,却感觉自己好像刚刚出壳面对世界。我希望有所改变,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始。

在我从家里搬出来住之前,我还遵守父母的宵禁管制,晚上9点必须回家。我总要面对的问题是:你跟谁一起出去?怎么过去?谁接你?

我妈妈回在家门口跟我道别,说:“晚上9点之前必须回家,不然我就叫警察。”

快到晚上9点时,妈妈就会给我发好多短信。我爸爸就会给我发电子邮件。可是大家都在外面玩,没有人会查邮件,所以我总是第二天才在邮箱里看到这些邮件。

我爸会写道:你怎么还不回来!当我看到他用惊叹号时,我知道他肯定很生气。有时候他也会试着拐弯抹角说:要吃晚饭了,来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21岁那年,他们真的给警察打了电话。我当时从堪培拉搬到悉尼住了3个月,做一份实习工作。我父母要我跟他们的朋友住在一起,以便这些朋友可以监视我的进出。

实习快结束时,我们一起工作的同事举行了派对,但是父母的朋友一直等着我回去,见我还没有回来就通知了我父母。

我爸妈一直给我发短信。 “你怎么还不在家里?应该现在回去了。” 我回复他们短信说,我在跟同事一起开聚会,声音很大,但我妈妈还是不停地给我打电话。

我最后接通妈妈的电话时,听见她在那边大声嚷嚷。“我们怎么知道你不是被人绑架了,我们怎么知道你的短信不是绑匪发出来的?!” 尽管我告诉她我没事,她还是歇斯底里大叫,“肯定有人绑架了你!”

这是我听过的我妈最生气的一次。我父母真的兑现了他们的威胁,给警察打电话。结果警察告诉他们说,我已经21岁了,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

刚刚过去的元旦,我出去跟朋友一起欢庆跨年到凌晨1点,我父母故伎重演,还威胁叫警察。他们给每一个和我一起出去玩的朋友打电话或发短信。这实在太烦人了,因为我很少出去聚会,而我父母这样不停地追踪我,搞得我根本就不能好好玩。

我已经长大成人,不能再在这样忍受下去了。

我觉得父母的举动肯定影响了我交朋友的能力。

小学的时候,他们不让我去朋友家里玩,因为他们认为女孩子不应该在外人家里留宿,那会“被人想歪了”。

他们总是想了解我班上同学们的所有情况。他们允许我跟一个越南裔女同学玩,因为他们认识她的父母。我还有一个朋友是个黎巴嫩姑娘,因为我爸妈觉得她很好学。我只能跟女孩子交朋友。

13岁的时候,他们会留意我在网上交谈的每个人。一次他们检查了我的整个电子邮箱,边看边删,删了几百封邮件。

15岁的时候,过马路我妈妈还要牵着我的手。

在我们兄弟姐妹中,受父母这些行为影响最大的是我大哥。他已经快30岁了,还从来没有工作过。他从来不离开家,每天就在家里玩游戏。

他怪我爸妈,因为他是长子,他承担了父母全部的期望。考试时,成绩即便是96分,还是会被骂怎么不是100分。他上了一所很好的大学,还读了硕士学位,但是他却不肯屈尊接受一个工资不高的行政工作,而我妈还鼓励他的这种工作态度。我爸试着帮他找各种各样的工作:开铲车、售货员或者快餐店打工,但是我妈却反对,因为“儿子是有硕士学位的!” 她宁愿让大哥继续啃老,即便他已经29岁。

大哥总是害怕被雇主拒绝,又没有足够的情商或沟通能力去外面闯世界。

更荒谬的是,我父母出去旅游搭邮轮,他们还会带上大哥。他永远都是一个孩子。

我的二哥在学校成绩很差,所以他受到的压力小一些。他没上大学,16岁就开始工作,现在是金融分析师,工资比普通人还高些。他现在27岁了,跟我爸妈关系疏远。

我妹妹虽然是家里最小的,但是却知道如何用甜言蜜语亲近父母。她学会了撒谎来骗父母,以便获得些自由。因为她知道爸妈是如何对待我们的,所以她现在最拿手的一件事就是摆布父母。

一次我直接了当问我妈:你什么时候才会不像警察一样管着我啊?

她回答说:等你过了40岁,我还是会管。她不是随便说说而已,她肯定觉得我这一辈子都会单身下去了。

在电影里,我看到女孩子们互相支持,互相谈论工作或者约会,互相传授分享经验。我觉得我要是有那样的朋友,我在谈恋爱的时候肯定就不会犯那么多错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