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疫情影响国家地区破百 当地华人都经历了什么

发布者:jack | 2020-03-10 05:27:22 | 来源:凤凰网

【星网专讯】  当中国进入抗击疫情阻击战的攻坚时刻时,国外新冠肺炎病毒传播却开始出现爆发的势头。随之而来的,是海外华人甚至亚裔群体越发尴尬的境遇。

  就在当地时间3月7日,一名亚裔男子在美国纽约第八大道上被人在其背部、头部、手臂和胸部捅刺13刀后倒地,送进医院抢救,目前仍处于危险期。据警方消息人士最初表示,由于当时二人都戴着医用口罩,这起袭击案可能与新冠病毒歧视有关。随后有官员表示二者并无关联,但随着疫情持续升温,部分国家的民众将恐惧和不安转化成了对海外华人、乃至亚裔群体的歧视。

  在新冠肺炎的影响下,海外华人先后经历国内外两次病毒席卷的冲击,此时的他们,究竟怎么样了?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报告,截至北京时间9日22时),中国境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达到30620例,累计死亡761例。此外,中国以外全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国家和地区数量已达到100个。其中,保加利亚、哥斯达黎加和马尔代夫等8个国家和地区首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

  随着冠状病毒在各国蔓延,人们对它的恐惧加剧,各种传闻、谣言、恶意揣测也伴随着流行病一起蔓延至全球。诸如“吃猪肉沙拉会得猪流感”、“坐便器会传染艾滋病”、“喝了Corona牌的啤酒、吃了中餐就会得新冠肺炎”等荒诞的说法站稳了脚跟。

  部分人以“新冠病毒始发地在中国”为由,掀起了歧视华人甚至亚裔的行动。不断有来自世界各过的新闻报道,描述当地华人被当街辱骂、吐口水,店铺拒绝招待华人,甚至毫无缘由地对路过的华人拳脚相向。

  01.不问缘由的暴力

  就在亚裔男子于纽约遇刺前不久,公众舆论的焦点还围聚在一名新加坡留学生Jonathan Mok身上。当他于在伦敦街头散步时,一群外国青少年一边叫嚷着“不要你们这些新冠肺炎进入我们的国家!”,一边对这名亚裔学生疯狂围殴。遭受无妄之灾的Jonathan Mok无力还击,最终被打致脸部多处骨折,可能需要进行手术来修复骨头。

  随着新冠肺炎在全球的蔓延,因“种族歧视”受攻击的人不在少数。

  1月31日,一名中国女子在柏林中心区遭到当地两名女性叫成“中国病毒”,随后还遭遇被吐口水、撕扯头发、倒地后继续被殴打等暴力行为。目前袭击者在逃,德国警方已将此定性为“种族歧视袭击”。

  2月9日,一名英国女生在伯明翰一酒吧酒吧为中国友人庆祝生日,在友人遭酒吧男子嘲笑感染新冠肺炎并朝她们吐口水后,她忍不住帮忙出头,结果被对方打昏在地。

  2月25日,一名中国女子和意大利男友在火车上遭遇一那不勒斯男子指称其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携带者,并对二人大声侮辱、动手推搡。

  ……

  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海外华人或亚裔被不同人群与“病毒”简单粗暴地划上等号,承受着类似的暴力攻击。而这种暴力不仅仅停留在肢体冲突上,众多海外华人无奈地表示,经常因为一句冒失的呼喊、一个自然应对的动作、一种眼神,甚至是一种沉默,就足以“毁掉自己正常的生活轨迹“。

  想象那位在意大利踢球的华裔13岁男孩,在球场上遭到对手辱骂“希望你也染上病毒”后,当场落泪离场,球队经理和裁判却没有任何表示,独自一人在休息间该怎样吐露自己的委屈。

  在纽约从事音乐行业的华人Kris Chen,仅在一周之内便遭遇过多次种族歧视事件当时他走在曼哈顿中城的百老汇时,就会有人盯着自己向后跳了好几米,还有人大声叫着“Chinese”故意让其听见。

  同在纽约的华人Michelle Lin,在商店排队结账时,被前方的女士大嚷着要求Lin跟她保持60厘米距离,表示“谁知道我可能患上什么疾病”。当Lin反驳说她是种族主义者,那位女士却理直气壮地否认并回复“这(保持距离)才是有教养的行为”。

  在悉尼唐人街,一名60岁左右的华人因心脏骤停突然倒地,路人却以 “新冠病毒”为由选择围观,就连简单的胸部按压等急救动作都没人出面,直到医护人员到场时,这位华人已不幸离世。

  就连同在亚洲、疫情严峻的韩国,也有人拉着条幅举起喇叭高喊:“中国人滚出去,武汉人滚出去”。餐厅贴上禁止中国人入内的标语,更有不少网友在网上嘲讽谩骂。

  02.风波下的中国留学生

  在面临歧视的海外华人群中,还有一群不得不忽视的群体:海外留学生。他们是构成海外华人的重要群体,却缺少自我保护的能力,更容易成为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本应是传播知识和文明的校园,也免不了出现反华情绪,甚至对留学生或华裔相关的元素产生种族主义等刻板印象。

  《华盛顿邮报》此前便报道,在冠状病毒日益严重的情况下,一所欧洲顶级音乐学校暂停了东亚学生的课程。

  在德国柏林,一位中国留学生遭到两人殴打,头部重伤,最后送进了医院。

  在美国洛杉矶,一名8年级的亚裔男生因在教室喝水时呛水咳嗽,当即被要求去校内护士处就诊。事件发生后,还遭到同学的嘲弄,称他为“新冠状病毒”;老师将他的座位调到教室角落,周围的环境脏乱;课堂上教师也不正面回答他的提问,他甚至没有可以上课用的电脑。

  一名住在纽约皇后区的华裔家长在推特上表示,孩子这几天在学校不但被同学取笑“吃蝙蝠”,甚至在午饭的中餐便当还被学生恶意翻倒,戏称其为带有病毒的中国人。

  另一篇美媒《The Philadelphia Inquirer》报道中,讲述了费城某学校在得知一名中国交换生生病时,十分恐慌,即便检测结果显示该学生没有感染冠状病毒,该学校仍旧通知家长,提出要终止中国学生的交换学习。

  在澳大利亚,中国一名留澳学生因在公共场所说中文,被澳洲种族主义暴徒警告让其说英文并对其袭击,造成中国学生颧骨粉碎,甚至面临失明的风险。

  对学校学生的“异样眼光”甚至会转移至其他群体,当美国Westchester County一所犹太学校因为出现病例被关闭后,当地其他犹太学校也相继关闭。随后,越来越多的事例表明,那些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态度可能扩展到犹太人社区。

  即便向来“彬彬有礼”的英国,也自疫情发展以来,关于对华裔的暴力、偏见和仇视等新闻不断增加,甚至还有学生玩起了名为“冠状病毒”游戏。在英国的大学校园里,不仅中国留学生,就连教中文或其他东亚文化类的教师也会受到不公待遇。

  NASUWT(英国校长及女教师协会)的代理秘书长Chris Keates表示,该协会已经收到了许多对亚裔学生遭遇公开袭击、私下排斥、辱骂等信息。此外,受谣言和虚假报道的影响,连东亚的文化遗产也在某种程度上被人们排斥。

  这并非英国校园的个例,据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透露,他们陆续收到了大学、高中,甚至小学校园里的霸凌消息。就在当地时间2月6日,中国驻英国大使馆曾就中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召开中外记者会,介绍了中国的防控举措,呼吁各国理性看待疫情影响。

  03.不负责任的报道

  如果说部分民众的恶意表现属于私人化的偏见,那么再看看疫情期间,在世界上不时冒出的“任性”呼声。

  当《华尔街日报》在2月4日发出题为“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评论后,十多万华人涌入白宫官网,表达被冒犯,并要求要求华尔街日报撤稿的诉求,并在“We the People”页面接收到中国外交部对华尔街时报社的严正声明。

  而早在此前,法国《皮卡尔信使报》、丹麦《日德兰邮报》、澳大利亚《太阳先驱报》、德国《明镜周刊》等各国媒体都在醒目的位置发表了带有歧视色彩标题的文章。

  对此,网友们通过各种渠道表达了对这些“不负责任的歧视”的抗议。法国网友在社交媒体上打出#JeNeSuisPasUnVirus(我不是病毒)的话题标签;澳大利亚华人社区近五万人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表示报道标题是“不可接受的种族歧视”;还有不同国家的网友在《明镜周刊》的推特下留言,留言说出自己强烈的不满。

  除了“高调”的舆论引导,部分媒体还会“不经意”地将病毒和亚裔捆绑在一起。当纽约市出现首例确诊的冠状病毒病例——一名于伊朗染病的医护人员——《纽邮》和《纽约时报》等媒体在报道的时候,用到的照片却是在唐人街拍摄的戴面具的亚裔男子和妇女。

  而第二例确诊病例出现时,《The Hill》报道中的照片是一张地铁里戴口罩的亚洲男子,且这张照片被证实是在香港而非纽约拍摄的。(目前报道及推文里的照片已被删除)

  04.世界反歧视的呼吁

  当然,并非所有海外华人或亚裔都遭遇了偏激的歧视。大多数人依旧坚信,疫情之下,人类都是命运共同体。

  早在中国全力抗击疫情时,世界卫生组织便用“中国在为全世界争取时间”的话语肯定了中国人阻击病毒的积极意义。总干事高级顾问Bruce Aylward还公开表示:“武汉用自己的牺牲,为中国乃至全世界换来的宝贵经验,应该被全世界看到。我们要认识到武汉人民所做的贡献,世界欠你们的。”

  在得知意大利中餐馆营业额损失7成后,米兰市议员Tajani和意大利Confcommercio企业商会秘书长Barbieri亲自前往米兰华人街用餐,以证中餐无病毒。

  而佛罗伦萨市长也在近期谴责了对华排斥的行为,并呼吁大家摘下“有色眼镜”,和中国并肩作战。随后,市长热情拥抱了身边的华人。

  纽约州议员Yuh-Line Niou认为眼下的反华事件十分荒谬。目前除中国以外, CDC也建议国民避免前往意大利,伊朗和韩国,但很少会看到全国抵制“小意大利区”或是看到红白格子桌布(经典的意大利餐厅布置)就谈论起新冠病毒。

  为此,Niou尽自己最大努力改善这种敌视的氛围。每天她从市民口中听到各种华人受歧视的遭遇,然后都会亲自去现场解决。为了让唐人街客流好转,她还在唐人街努力宣传中国农历新年活动。

  还有美国学校特意给家长寄出信函,表示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呼吁不要因为它们而孤立中国人及国有联系的人,为了保护自己更不应歧视生病的患者,“越是危难之时,越需要冷静、理智、人性、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