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多新年歌的国家?马来西亚“贺岁歌与它们的产地”

发布者:炸酱面 | 2023-01-20 15:12:17 | 作者:Tom Phan

【星网专讯】

图/影片截图 图片皆为 2023 年的马来西亚贺岁歌:左上和左下分别是〈我的妈呀〉和〈旺兔GOLD〉、右上和右下分别是〈我说新年好〉和〈泰国的表弟〉。

“为何马来西亚还有持续产出贺岁歌?”

台湾朋友信息来问,我简短回答说:因为大马华人至今依然非常重视农历新年的节庆气氛。因此每当商场有大促销、国道上大塞车、又或是家庭团聚,贺岁歌的存在,就像是这整件事的背景音乐,为节庆增添年味。尤其这种朗朗上口的新年音乐老少通吃,也有市场价值,所以就一直有资金被投入,作品被产出。

根据个人的粗略计算,单单是今年,包含单曲或专辑,大马华人新推出的贺岁歌就已经超过 50 首了。其产量之高,相比起平常(非过年期间)的音乐作品发行量来说非常不可思议。其中,今年所推出的〈我的妈呀〉、〈泰国的表弟〉〈旺兔GOLD〉,都接续突破了百万人次的播放次数。有些人或许会好奇,这些贺岁歌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在马来西亚的?

这答案,必定跟大马华人从中国南来的历史因素紧密相关。尤其那些至今被高度传颂翻唱的〈恭喜恭喜〉、〈春风吻上我的脸〉等贺岁歌曲,就是源自于上海的春节歌曲。然而这些歌曲中,内容充满了中国景色的歌词描绘,从音乐创作者的角度来说,当初并没定下说这些歌曲是为农历(或元旦)新年而制作,但听众就自然将它们听作是农历新年的音乐。

尤其在传到马来西亚以后,这些特定会在新年期间播放的贺岁歌曲,渐渐成为这个节庆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对大马华人来说,贺岁歌就像是过年要买新衣买新鞋一样,成了一项传统。

后来的贺岁歌,在大马的地位越来越被重视。从唱片公司的角度来看,它可能是一年发一次的新年财;对创作者来说,因为听众的年龄层广阔,收听量也高,是很快可以被听众注意到自己的管道。

图/新华社 图为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购物中心的新年装饰。

大约从 70 年代开始,大马本地⁣唱片公司就看准贺岁歌曲的市场潜力,买下许多经典贺岁歌曲的版权,交由旗下签约歌手演唱,都创下相当不错的成绩。后来更开始设立专属的贺岁专辑制作团队,特别专注于创作具有大马本土色彩的贺岁歌内容。此后,所谓的“大马贺岁歌曲”正式面世。

而这个转变,后来还有了更茁壮的发展。其中在 2004 年,以推广本地音乐为主的大马音乐奖项“娱协奖”更增添了 “最佳贺岁专辑奖”奖项,鼓励贺岁歌曲的生态。同一时期开始,电台和电视台都逐年推出属于自己的贺岁歌曲,邀请群星参与,营造出更团结和谐的气氛。

其中,当地传媒娱乐公司 Astro 从 2008 年开始,每年以该年的生肖为主题,至今把十二生肖都唱了一轮。当中也诞生了许多如今脍炙人口的贺岁歌曲,例如〈大团圆〉〈天天好天〉等,打造出大马贺岁歌的另一个蓬勃景象。其中,于 2010 年发行的〈舞虎扬威大日子〉,就融合了中文和福建话方言的使用,将大马的本地色彩写进贺岁歌里。

我好奇回问那位台湾朋友,为什么同样是华人地区(而且音乐产业更加发达),但台湾却没有产出贺岁歌的风气?他回答,这可能跟台湾国族认同,以及跟广泛的华人逐渐有区隔可能有点关系。而他也提出有趣观察,指出自己注意到大马有不少贺岁歌都是 YouTuber 发行的。

▌YouTuber 也一起抢攻的贺岁歌市场?

确实,来到 2020 年前后,因为网路流行文化的影响,贺岁歌的主要领域开始转移到网路创作者身上。其中在今年发行的贺岁歌当中,就有相当显著的比例,是由网路创作者本身制作,又或是以 YouTube 作为一个主要发布平台。

综观大马华人 YouTuber,内容上通常以喜剧、旅游、vlog、开箱等主题为主,实际上与国外 YouTuber 相差不远。但要说跟其他国家最不同的部分,那就属唱贺岁歌莫属了。

这也是大马贺岁歌场景近几年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所以 YouTuber 怎么也开始制作贺岁歌了?

其实大马 YouTuber 推出贺岁歌并不是偶然的事。在他们开始唱贺岁歌之前,早已经自己推出音乐作品了,像是 Cody、Dissy 低清等,都曾经有自己的音乐创作。而当贺岁歌本来就是大马音乐里的一个重要场景,这个现象会发生,也不过是时间上的早晚问题。

其实往回这几年去看,我们会发现,平常只出现在电视机上的艺人也开始进驻 YouTube,经营起自己的频道。因此换过来说,YouTuber 开始推出歌曲,去做原本专业音乐人才会做的事,这情况与如今音乐场景里,主流与独立类型的模糊有雷同之处。

既然提到 YouTube,也就不能忽略身为大马 YouTuber“鼻祖”的黄明志。他曾经在 2010 年发行的〈发财宝大拜年〉一曲中,一针见血地点出大马贺岁歌在内容上的窘状。其中一句歌词是这样唱的:“中国传什么过来,你就唱什么出来;你在这边住了这么久,还不懂 localize 啊?”批判大马贺岁歌曲没有转化,一成不变地照搬中国贺岁歌的内容。

于是话说回来,什么才叫做所谓的“大马贺岁歌曲”?这个问题,或许大家都有自己的解释。

▌越竞争越精彩的贺岁歌市场?

如今农历新年将近,又到了一片贺岁歌混战的时候。我们点开 YouTube,看见大马 YouTuber 3p 排上了大马和新加坡的热搜榜首、另一名 YouTuber 培永找了几个 YouTuber 一起,延续了“群星”齐唱贺岁歌的概念而掀起话题、黄明志找来 DJ Soda 跨国合作,都收获了惊人的点击率。在大马,贺岁歌渐渐也不再单纯只是拿来聆听庆佳节的音乐,还变成大家——尤其年轻时代——所议论的内容对象。

诡异的是,在经历去年 3p 发行的贺岁歌〈Hu Else〉所掀起的讨论以后,年轻世代之间,似乎出现了许久未曾发生的贺岁歌关注。甚至在今年开始,年末的气味还没完全散去之前,3p 贺岁歌的出现,有着一种宣告新年来临的力量。

众多网红当中,比较特别的是大马旅台 YouTuber Soya 手痒计划也推出了个人的第一首贺岁歌〈幸福在哪里〉。跟其他大马本土的不同之处是,她以一个定居国外的视角,书写了疫情期间的乡愁,为今年的贺岁歌增添另一个景象。

其实关于大马的贺岁歌,在这两年也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论述。还有人说,以前的贺岁歌,是为了新年而唱,现在的却是为了流量而唱。真的是这样吗?

不管如何,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贺岁歌再也不是传统媒体的专属领域了。随着网路出现,年轻族群大量涌入社群软体,在平台上发行的贺岁歌也一年比一年更竞争,作品更精致,随着流量吸引了更多商业价值与资金的注入。

所以为何马来西亚还有持续产出贺岁歌?其实答案很简单:

因为越来越精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