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哥总理杜鲁多,真的要栽在这个女人手上吗

发布者:天津包子 | 2021-09-20 08:44:44 | 来源:多伦多头条作者:摩羯座

【星网专讯】

2021年加拿大联邦大选即将于9月20日迎来大结局,有趣的是,保守党和自由党的民调支持率一直胶着在一起,让本次大选充满悬念。然而,作为总理人选,杜鲁多的支持率却一直领先保守党党领。

这并不意味着杜鲁多更有治国安邦之术,加值项,恐怕是他的颜值。

图源:Leger

而杜鲁多的魅力牌,已经是他公开的秘密武器。

图源:Huffpost

当然,加拿大联邦大选,是选举出执政的政党,不是直接选举国家元首。

联邦大选是一场自下而上的选举。在不同政党的候选人中,选民投票选出代表其所在选区的国会议员;而获得国会议席最多的政党,成为执政党、组织内阁;执政党的党领,便自然成为加拿大的总理。

这么看,杜鲁多是否更受欢迎,并不能完全左右大选走向。

不过呢,杜鲁多的支持率高,特别是在女性选民中的影响力,也不完全是因为颜值,还有他对女性表现出的敬重与推崇。

他很早就宣称自己是女权主义者,不仅如此,还身体力行,2015 年他大选获胜后组建内阁,罕见地确保了女性内阁成员与男性数量相当;2019 年他再次在大选中获胜,又一次组建了男女平等的内阁班子。

此举固然为他赢得了不少好评,但批评的声音并没有因此减少。

人们觉得他是在“表演”政治正确,也担心他为女权而女权,没有兼顾内阁成员的从政经验。

图源:Ottawamagazine

让杜鲁多想不到的是,自己煞费苦心组建的男女平等内阁成员之一,却差点毁掉了他的政治前途。

图源:Vancouver Sun

2021 年 9 月,此前表示不再参加联邦选举的独立国会议员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宣布出版自己的传记作品《一个印第安人在内阁:对权力说真话》,再次将杜鲁多丑闻投放到聚光灯下。

于是,正在四处拉票的杜鲁多,不得不一再面对这个问题,他的回应是一贯的。

“那不是真的。”

“我没有想让她说谎,我永远不会要求她说谎。”

王州迪回忆说,杜鲁多曾经告诉她,后悔选择了她,因为她不如他想象的那样有经验。

而王州迪则告诉过杜鲁多,说自己后悔认识了他。

他和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杜鲁多(左)和父亲老杜鲁多在一起 图源:NBC News

话说杜鲁多12岁时,在加拿大政坛上发生了一个趣谈。

一位来自西海岸的原住民领袖比尔·威尔逊(Bill Wilson),与杜鲁多的父亲,当时的加拿大总理老杜鲁多进行了这样一场对话。

“我家有两个女儿,她们都对法律有兴趣,将来立志做律师,然后做加拿大总理。”

老杜鲁多回应:“我会留意的,等她们做好准备。”

这位原住民领袖,是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史上第二位从法学院毕业的原住民,而他的小女儿王州迪,与小杜鲁多同岁。

王州迪的父亲是原住民部落“鹰之族”的世袭酋长,是一位律师;母亲是白人,是一名教师。

王州迪出生后不久,她的父母离异,她是妈妈一手带大的。

不过,祖母对她的影响很大。

祖母用印第安传统文化教育她和姐姐,让她们明白部族是如何运作、自己在部族中的责任、如何做一名领袖等。

王州迪的部族维系的是母系社会传统,虽然酋长是男性。

父亲与女儿们 图源:The Global Mail

她的印第安名字,意思是“有贵族血统的女人”;而她在族群重要仪礼 Potlatch 上的职责,是扮演引路人、规诫者。

她对自己的原住民血统非常自豪,而几件小事也能说明她的性格。

儿时的她,和姐姐在野外玩,看到了一个蜂巢,姐姐拉着她躲,她偏要跑过去,一脚踢向蜂巢。

20 岁出头时,和姐姐到欧洲旅行,来到西班牙的一个小镇,正好赶上斗牛节。

在那里,女性被禁止在牛奔过来的街道上跑,她不服气,跟姐姐说,无论如何也得去跑一跑。

于是,她跳过围栏钻到街上混入狂奔的人群,跑了几分钟,被人发现给赶了出来。

“我就是喜欢冒冒险。”

这样一种性格的人,不会畏惧什么,眼里也容不得沙子。

1999 年,她与姐姐从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获得律师资格,并成为卑诗省检控官。

三年后,她成为不列颠哥伦比亚条约委员会的顾问、次年被选为委员。

六年后,她被选为不列颠哥伦比亚原住民议会地区酋长。

2013 年,加拿大原住民发起了“不再懈怠”运动,促进加拿大政府保护原住民权益,她也因此有了与政党党领哈珀和杜鲁多的会面。

她告诉妈妈,自己要参加联邦议员选举,因为在卑诗省已经无法为保护原住民权益做更多的推动了。

实际上,正是自由党党领杜鲁多鼓励她参加联邦大选、成为国会议员的。

2015年王州迪宣誓就职 图源:Toronto Sun

2015 年,她首次当选为国会议员,立即被杜鲁多任命为内阁成员之一,她也成为加拿大史上第一位有原住民身份的加拿大联邦司法部长兼检察总长。

至此,王州迪和杜鲁多一直处于正向的协作关系中。

2019 年,王州迪在联邦大选年揭出,在她就任司法部长期间,杜鲁多试图干预司法。

在加拿大,这个“罪名”非常大,王州迪的指控引起轩然大波,导致加拿大独立道德操守委员会介入调查。

杜鲁多成为加拿大总理的这六年中,三次被独立道德操守委员会调查,从时机和“罪名”看,这一次,是最为致命的一次。

虽然身为加拿大总理,杜鲁多的另一个政治身份是民选的魁省国会议员。

2019 年 图源:Chatelaine

魁省工程巨头 SNC-Lavalin 兰万灵公司,被指控为获得利比亚政府工程项目而向利比亚政府行贿,如果罪名成立,该公司很可能被重罚十年内不得参与加拿大政府的建设项目,而这也意味着该公司在魁省的 9,000 名员工饭碗不保。

作为魁省的议员,杜鲁多不能不站出来为选民说话,保就业。

2018 年下半年起,杜鲁多数次建议王州迪探索对该公司延期起诉、以罚款代起诉的可能性,被王州迪拒绝。

2019年1月,在按惯例进行内阁重组时,王州迪被调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她认为这是对自己的一种惩罚,因而辞职,并向媒体揭发真相。

独立道德专员调查后,得出结论,认为杜鲁多的举动违反了利益冲突准则。

杜鲁多表示接受调查结果,但不同意该结论中的部分内容,也不承认自己做错了什么,因而拒绝说“对不起”。

其实,关于兰万灵案,有不少人倾向于“保就业”,理由是:这家公司在国外有违法行为,为什么要惩罚加拿大人,让他们失业?

另外,有一说一,“建议”与“干预”毕竟是两件事。

王州迪和她的支持者,则认为原则不可撼动。

为了保全自己,王州迪曾秘密录制了一段电话录音,内容是与枢密院秘书长 Michael Wernick 的对话,并将对话内容公开。

其实这个对话是个双刃剑,里面有秘书长对王州迪的劝说,他也明确表示,杜鲁多知道王州迪有充分权力去做出自己的决定。

而王州迪身为律师,却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进行电话录音,连她自己都承认,这是非常不妥当的。

更何况,这个“对方”还是自己的同僚和同党。

杜鲁多的自由党随后举行党内辩论,最后将王州迪逐出自由党。

王州迪以独立议员身份留在国会;2019 年联邦大选时,她以独立于党派之外的身份参选,再度当选国会议员。

兰万灵案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个拒不承认错误,一个坚持司法独立,谁都没有妥协。

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至此分道扬镳。

联邦道德委员发布调查结果时,距当时的联邦大选不过两个月的时间。

自由党虽然最终胜出,但是因赢得国会议员席位数量有限,只能组成少数政府;四年前,自由党组成的是多数政府。

今年王州迪出书的时机,距离大选日不到 1 个月,再次惹人注目。

自然有人质疑她的动机。

她辩解说,出书时间确定时,还不知联邦将举行大选。

图源:Vancouver Sun

她这样回应人们对她的批评:

“难道不该有人对在杜鲁多这个位置上的人进行挑战吗?难道他们应该过得轻松吗?难道民众该迁就他们吗?”

“如果你想做这份艰难的工作,如果你想为加拿大人负责,你就该预见到将会被挑战、将会被问责,号称批评家的人应该更多地挑战他们、问责他们(而不是指责我)。”

不管王州迪要实现什么效果,这段说辞掷地有声。

她在行使公民的权力,无可厚非。

如果更多的王州迪们站出来,杜鲁多们的日子不会好过,而加拿大只能变得更好。

至于杜鲁多的政治前途,自然是加拿大公民们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