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玩笑开大发了 老板需3万元摆平

发布者:北京四合院 | 2017-12-04 14:06:11 | 来源:家园

【星网专讯】

车行老板开黄腔弹胸罩 华裔女缺证据仍告赢获赔

 

车行老板开黄腔弹胸围带 华女会计告上人权会打胜

虽缺直接证据 获判供词可信得3万赔偿

图为位於密西沙加市的涉事车行。

一名华裔女子以独立公司名义,为大多伦多区一间旧车车行提供会计服务。但屡遭公司老板开性玩笑乃至拉弹她的胸罩带,终令她忍无可忍,向老板爆发,却遭对方解雇。她为此投诉到安省人权委员会,虽然缺乏直接证据,而且老板全盘否认,但仍获判得直。委员会判罚老板向她支付3万元,作为补偿她「尊严、感觉和自尊」被伤害的费用。

姓邱的华女从汉博学院(Humber College)获得会计证书。她为某区的天主教教育局工作一段时间後,就获涉事的车行聘用。工作不久,老板建议她建立自己的独立公司为他们服务,车行就不必为她扣税,邱女亦答允。

 

 

她刚开始工作是2011年7月,最初和老板关系不错。但当他们互相熟悉,老板便开始对她开性玩笑,并用电邮把他自己电脑中的色情相片传给她。其中一次她收到他的电邮,主题是「坚定同性恋者的色情片」,吓得她不敢打开。後来老板告诉她,附件其实是一种节食的食谱。

邱女说,车行老板经常以负面方式谈论女顾客,并包含性的评语。她记得对方有一次说,「这个娼妇说我的车不好。她欠男人操她。她穿的就象是个妓女」。

他也评论邱女的衣著,说她的穿得像个「老祖母」。

他还常拿她的英语口音开玩笑,学她的讲话。另外,他说,中国顾客很廉价(cheap),总要讨价还价,浪费他的时间。

到了2011年较後的时候,他开始对邱女毛手毛脚,更多次拉扯她的胸罩带。邱女对他的举动更到莫明奇妙,更是一筹莫展。对方则说,以前在高中时就常这麽做。

他也常拍邱女的背部,并说那只是闹着玩。邱女曾多次警告对方,他的拍打令她感到疼痛,要他停止。有时他们在打印或站在复印机前,双方距离较近时,他还会捏她的肩膀。

2013年邱女大病一场;到2014年才恢复工作。她说,到2014年下半年,他又恢复开性玩笑,以及身体接触,包括拉她的胸罩带。她告诉他「不要这样做,我不喜欢」。但是他提醒她,「我是老板」。

由於她觉得在车行的工作还不错,她总是试图从积极方面去和老板相处。但自2015年开始,也许是身体欠佳,她开始无法容忍老板的举动。这年夏天,她明确告诉他,不要再碰她,不要再跟她开性玩笑;否则,她就不再来上班。他的反应是:「你是威胁我吗?」

结果有一天,当他再次拉她的胸罩带时,她就爆发了。她冲入对方的办公室,关了门,然後愤怒地要他停止他的所作所为,那才得到他口头同意。

但从那时起,两人间的关系亦变了。他们不再讲话,他对她的工作更加挑剔,如果发现她出错,就骂她。

2015年11月27日,邱女犯了一个错误。她给每个员工递上发薪支票。当时因有一人不在,而她又急着离开,便托他人转交支票。因她没将支票装在信封中,结果这人的薪金数目被他人知道,令老板大动肝火。

到了12月的一天,她和老板提到公司某员工近期的佣金不少,虽然在场没有其他人,但老板则以她违反保密规定,当场把她开除。邱女被解雇後,情绪受严重困扰,健康日差,於是决定告上安省人权委员会。

在委员会的聆讯中,该老板对上述指控全部不承认。他说,其对邱女持尊重态度,也不容忍工作场所有任何对人的不尊重行为等。

主持聆讯的伯瑞尼思黑(Keith Brennenstuhl)说,由於本案没有纪录在案的证据,他的判断就建基在2名当事人的信誉和可靠程度上。

他认为邱女的证词简明直接,前後一致,没有躲闪之处,可信度高;相反,老板除了简单否认外,对邱女提供的详细情节,没有任何回应;而且他有关解雇邱女的理由,也没有证据支持。他的证词前後不一致,而且躲躲闪闪,故指老板的供词不甚可靠。

最终委员会判邱女得直,并勒令老板向她赔偿3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