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败硅谷的不是对手,而是大佬们管不住的下半身

发布者:jack | 2017-08-08 11:03:15 | 来源:36氪

【星网专讯】

作者 阮聿泓。

大洋彼岸的硅谷,这个夏天并不消停。对于一些大佬来说,他们经历的不是高温和暴雨,而是一场风暴。几乎每隔几日,社交媒体上便有女性勇敢亮相,实名揭露一些男性创投界大佬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行为。

硅谷现在很尴尬。长久以来,它都以进取、开放和包容著称于世,它所打造的高新技术产业,一直是全球技术变革的风向标。与此同时,这个产业里一直是男性在主导游戏规则和话语权。

女性对于硅谷男人们的性骚扰指控几年来一直没有停过,一开始效果并不好,很多涉事企业会主动联系当事女性,希望她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理由是当事人是公司技术骨干或是核心高层,若是因此事身败名裂对公司伤害也很大云云。很多站出来的女人压力重重。

这个夏天,事情有了反转。但凡有流氓大佬被点名,涉事企业马上会着手调查,若是情况属实,当事人也会公开道歉,辞职、转岗或者干脆被开除。这让受伤害的女人们受到了莫大的鼓励。

《军师联盟》里,编剧偏爱一句台词,让角色们说了很多次: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硅谷若是要亡,打败他们的不是对手,而是硅谷里的大佬们管不住的下半身。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这场愈演愈烈的硅谷性丑闻控诉风波的来龙去脉吧(图片较多,建议在wifi环境下浏览,土豪随意)——

 

 

■ 就在今年七月初,硅谷一大波知名VC密集离职。画面上的这位男子叫Justin Caldbeck,是Binary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Binary Capital主要投金融服务项目,基金规模是300万美元。这哥们被一群女人联合指控,基金的LP大为震怒,威胁要撤资,他只好黯然下台。

 

 

■ 这哥们叫Kris Duggan,是帮中小企业打理员工奖励的创业项目BetterWorks的大boss,在硅谷创投圈赫赫有名,之前是游戏化服务开发公司Badgeville的联合创始人。他被多名女性指控性骚扰。

 

 

■ Dave McClure是硅谷著名投资机构500 Startups的创始人和GP,这家机构的基金规模是556.36万美元,从2010年成立至今,已经投了1304个项目,其中128个项目实现退出,4个项目实现IPO。这哥们的“罪行”是向身边人下手,受害者是基金的一位女性联合创始人。事情曝光后,Dave McClure辞职并公开道歉:我TM就是个混蛋。

 

 

■ 有趣的是,很多男性创始人纷纷悄悄地给他们的男性投资人打电话,电话的大致内容如下:“哥们,你究竟有没有事?如果有事一定要提前跟我打个招呼哈,让哥们心里有个底。”很多投资人都在所投公司担任董事席位。

 

 

■ 此番硅谷性丑闻控诉潮来势汹汹,揭露了很多流氓大佬的真面目。说起来,这件事最早还得感谢一个名叫Susan Fowler的女人,她曾在Uber做过一年工程师,经历性骚扰,向Uber的HR投诉,竟然被驳回,愤而在博客里披露此事,一石激起千层浪。

 

 

■ 此后不久,Uber就开除了一个名为Amit Singhal的员工。这名员工原是Google的元老级人物,在业界赫赫有名,他在2000年便加盟Google,一直是谷歌互联网搜索引擎技术开发的负责人。他从Google离职后加入Uber,Uber开除他的原因是,他入职时隐瞒了在谷歌工作期间曾经被指控性骚扰。

 

 

■ 从Uber里传出的这些丑闻并不新鲜。多年以来,一直有就职于科技公司的女员工通过各个渠道披露此事,有在社交媒体上吐槽的,有直接向公司人事部门投诉的,有诉诸法庭的,甚至还有学术研究机构参与调查。

 

 

■ 早在2008年,《哈佛商业评论》便公布了一份名为《雅典娜因素》的调查报告,研究科学、工程与科技界女性从业人员的离职现象。他们发现,各行业弥漫的大男子主义风气是导致女性离职的动因之一,实验室、工地及公司里存在着大量针对女性的排斥性举动与攻击性行为,她们完全被边缘化,其中赤裸裸地性骚扰比例为63%。

 

 

■ 十年前,假如有女人在公开场合揭露性别歧视,常常会遭受大家的白眼,尤其是当她的指控导致某个男人丢了饭碗。

 

 

■ 2012年,知名VC鲍康如(Ellen Pao)状告前雇主凯鹏华盈存在性别歧视行为,指责其他男性合伙人对其进行私人报复。庭审中,鲍康如表示,曾与同事 Ajit Nazrem(上图右下角)交往过,分手后,Ajit Nazre恼羞成怒,阻止她参加会议,并通过公司邮件讨论如何对鲍康如进行打击报复。曾成功投资过网景、亚马逊和谷歌等公司的知名投资人约翰·多尔随后发表了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表示凯鹏华盈曾做过内部调查,调查结果发现鲍康如指控不实。鲍康如最终败诉。不过狡猾的狐狸终究还是会露出尾巴,Ajit Nazre后来因为被公司另一名女性VC投诉对其性骚扰,被迫辞职。

 

 

■ 2015年,一名谷歌女工程师公开谴责两名男性工程师主管在两个场合对其性骚扰,但是她从谷歌的人事部门那里得不到任何帮助。顺便说下,后来加入Uber的Singhal(本文前面曾提及此人)并不在她提到的那两名主管之列。

 

 

■ 同年,热门约会应用Tinder的前营销副总裁Whitney Wolfe起诉Tinder,指控公司首席营销官Justin Mateen对其进行性骚扰。该案最终庭外和解,Whitney Wolfe随后离职,自己创业打造一款约会应用Bumble。Tinder的CEO曾在该案撤诉后短暂离职六个月,回归后成为公司总裁。

 

 

■ 2016年这一整年,对于科技公司中的女性境遇的讨论限于口头,没有实际行动。每场科技大会都会开辟座谈讨论此事。同年的一份针对200余名科技公司女员工的调查报告显示,90%的职场女性都遇到过性别歧视行为,60%在工作中都曾被男性上级性骚扰。

 

 

■ 一家名为Carlton Fields Jorden Burt的律师事务所近日公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指出许多科技公司并不鼓励女员工把性骚扰行为说出来,这么做是在为性骚扰创造条件。这份报告披露,这些公司通常喜欢私下解决员工纠纷问题,在性骚扰等行为发生后,它们会劝女员工放弃走诉讼渠道。这类公司喜欢和员工签署非贬低(Non-disparagement)条款,该条款禁止雇员泄露公司内部工作,在离职后也不得对外评价谈论前同事或者老板的行为。

 

 

■ 今年二月,特斯拉的一名女工程师起诉特斯拉存在性骚扰及性别歧视。四个月后,她被特斯拉解雇。随后不久,特斯拉的另一名女雇员公开表示自己曾经遭遇性骚扰。

 

 

■ 硅谷的很多职场女性表示,她们不太敢把自己遭遇的经历公诸于世,因为担心被报复,硅谷的大男子主义文化根深蒂固。

 

 

■ 今年五月,一家名为UploadVR的VR创业公司被员工指控存在性骚扰现象,该公司CEO随后公开表示,很害怕雇佣太多女员工,风险太大。这番言论引起轩然大波,他不得不收回上述言论,公开道歉。

 

 

■ 舆论氛围也很诡异。上图这位叫Chris Sacca,他在硅谷赫赫有名,曾经投过Twitter、Uber和Instagram等知名企业。很遗憾,他也有过性骚扰行为。有趣的是,东窗事发后,他公开表达歉意,竟然引来舆论一片点赞声。

 

 

■ 好在也有正能量。Linkedin的创始人Reid Hoffman就呼吁所有VC对任何性骚扰行为零容忍。

 

 

■ 今年三月发生的另外一件事也暗示着风气正在好转。一名男性程序员在被曝有性骚扰行为后,被谷歌领导的一个知名专业社区(the Kubernetes Community)拒之门外。

 

 

■ 硅谷的女人们抗争了多年,从未像如今这般信心百倍。

 

 

■ Pinterest软件工程师Tracy Chou也发现,越来越多拥有广泛影响力和社会地位的人士站了出来,勇敢发声,不过女性员工仍然会对公开揭发性骚扰行为这一举动有所顾虑。Tracy Chou担心的另外一件事情是,流氓投资大佬成过街老鼠被人人喊打的一个负面效应是,男性投资人们会对女性创业者敬而远之,不再给她们的项目融资,在招募合伙人时也对女性设置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