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编支付宝 马云囧了 银联哭了央行乐了

发布者:北京四合院 | 2017-08-06 11:43:06 | 来源:21世纪经济

【星网专讯】

支付宝们被收编!马云囧了 银联哭了 央行笑了(组图)

“支付宝登录”的图片搜索结果
8月4日,央行的一份文件,给“非银行支付机构”的“网络支付业务”带来一场天翻地覆的巨震。

央行宣布:从2018年6月30日起,类似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公司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都必须通过“网联支付平台”处理。

下面就是这份文件:

这是几个意思?四个!

第一,“央妈”给银联生了个小弟弟,名叫“网联清算有限公司”。银联吃独食的时代终结了。

也就是说,一直觊觎第三方支付的银联,彻底歇菜。以后第三方支付的事情,由网联来负责(银联只占网联1.55%的股权)。而银联在其核心业务——银行卡清算业务上,正面临着“国门全面打开”,Visa、万事达、美国运通的全面杀入。

所以,银联有理由痛哭一场:昔日独享蛋糕的时代终结了,洋鬼子来了,第三方支付也“侯门一入深似海”了。

第二,从业务管理的角度,央行把第三方支付“收编了”,支付宝和财付通的超级金融梦想,遭遇到了天花板。

下图是即将成立的网联公司的股东名单:

可以看出,第一大股东就是央行;第二大股东(梧桐树)是外管局的投资平台,常常在股市里翻雨覆雨的国家队成员,可以理解为央行的“孙公司”;第六、第七、第八、第九、第十大股东,也都是“央行的人”。

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在“收编”的同时苦乐不均。财付通获得了跟支付宝平起平坐的地位,而且友军京东也跻身第五大股东。相比之下,马云会不会感到不爽?

第三,央行通过组建网联,把对第三方支付的控制权牢牢抓在手中。

以前,由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直接跟各银行对接,就出现了客户交易央行无法监管的情况。

这很好理解:比如你使用支付宝,从自己的建行账户向朋友的农行账户转账。如果是传统的银行卡汇款,这笔钱从建行出来,进入银联的清算系统,然后到达农行。

但在第三方支付出现之后,不是这样完成的。你通过支付宝从建行转出的钱,进入了支付宝建行账户;然后,支付宝从自己的农行账户,给你的朋友打了一笔相同金额的钱。这样,除了支付宝,没有一个中介机构、监管机构可以看到这笔交易。这是最令央行不安的,因为央行无法监管。

所以,网联平台是央行强加给第三方支付的一个中介机构。有人说,网络时代是“去中介化”的,但由于“去中介”的同时完成了“去监管”,所以政府不会答应。网联就是这样诞生的。下图,就是网络、银行、央行、第三方支付的关系图:

第四,央行通过网联,获得了更多的金融大数据,这是结束“数据寡头”垄断的重要一步。

今年7月14日到15日召开了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了对互联网金融“加强监管”。会议闭幕当天,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一个公开论坛上出语惊人——要警惕数据寡头!他说:

可以看到金融巨头产品线的汇集,也有大量的数据,客观上可能会产生数据寡头的现象,可能会带来数据垄断。

数据垄断比技术垄断更难突破,容易产生所谓的数字鸿沟问题,形成信息孤岛。金融数据依赖于大数据,信息孤岛的形成不利于行业良好的发展行业、生态。

由此可见,央行对于金融、消费大数据的重视。从目前支付发展趋势看,银联代表的银行卡支付日渐衰微,第三方移动支付才代表着未来。如果没有网联,未来的金融、消费大数据必将被支付宝、财付通等机构垄断,形成数据寡头。所以,争夺这些数据的控制权,也是央行推出网联的重要原因。

影响:

网联的推出,对银联是利空,对传统银行是利好。这意味着,银行未来被“第三方支付寡头”奴役的命运可以避免了。

对于支付宝和财付通们来说,这当然是利空。虽然这两大巨头各占了接近10%的网联股权,但失去了很多想象空间。不过,由于这些“想象空间”事关国家安全,属于国之重器,私人企业不碰也罢。毕竟,这些网络巨头们可以干的事情还有很多。

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这件事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只是某些人洗钱不太方便了。

 

继5月份对人民币中间价做出新规后,有消息指中国央行将扩大人民币汇率日内波动区间。同时,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出通知,从本月21日起各银行需报送中国民众的银行卡在境外交易的信息。外管局加入遏止资本外逃的队伍,企业海外投资也进一步收紧规定。

路透报道说,据四名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央行将扩大人民币汇率日内波动区间至3%。知情人士进一步指出,这样中国央行就可以对外界说,人民币汇率自由化正在推进,在与美国的贸易谈判中也用得上这个说辞,但对资本外逃的严格管控以及中间价形成机制,则会削弱这一举措的影响。“加入逆周期因子后,我们就向后退了,很明显领导层希望汇率保持稳定。”

“逆周期因子”让中国央行对于中间价的设定有了更多的决定权,但也引发了市场对其人民币汇率改革承诺的质疑。

财经分析人士唐新元认为,中国央行调整了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的形成机制,引入了“逆周期因子”。听起来难懂的名词,直白点说就是进一步增强了对人民币汇率的控制。从长期来看,这种控制货币和干预汇率的做法表明,中国央行正在与其近年来向世界做出的开放金融体系的承诺背道而驰。中国如果想让经济健康持续地增长的话,需要开放国内的金融体系。但毕竟中共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对某一个领域失去控制,其要确保对所有领域的监控,尤其是金融领域。

7月12日,中国央行主管的中国《金融时报》在头版头条文章中也提到,“人民币波幅扩大增加了资金套利的难度,会导致部分套利需求的减退。”

可见,中国央行的举动还是为了保住外汇储备不至于大幅减少。

同样,中国央行下属的国家外汇管理局也发文,试图进一步监控资金流向。8月3日,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网站通知,其建立的银行卡境外交易外汇管理系统上线运行。

其中值得关注的一项对银行的要求是:8月21日起,各发卡行应于北京时间每日12:00前报送上日24小时内本行银行卡境外交易信息。

同天,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表示,正在调查虚报国内资产以获得海外贷款的做法。

此举被视为是打击资本外逃全面行动的一部分。此前在6月份,中国银监会责令银行业评估参与境外收购热潮的万达、安邦、海航等集团所带来的“系统性风险”。目前审查工作已经扩大,外管局也参与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