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食可抗癌:三期结肠癌四个月断食竟痊愈

发布者:北京四合院 | 2023-01-15 18:08:55 | 来源:李路明

【星网专讯】

弗雷德·埃弗拉德(Fred Evrard)



在被诊断为三期大肠癌整四个月后的一天,医生满脸微笑对他说:“埃弗拉德先生,你的癌症痊愈了。”在短短四个月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故事。

身体巅峰时被诊断三期结肠癌

2020年的9月10日,48岁的弗雷德·埃弗拉德(Fred Evrard)面对着人生中一次重大打击——他被确诊为结肠癌三期,当时他体内的肿瘤长度达到了10厘米。

对一名强健的武术教练来讲,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

埃弗拉德儿时开始习武,几十年来,他在教授武术课程的同时,一直在不断地做着各种健身项目,比如拳击、跑酷、太极拳、气功和冥想等等。确诊时,他的体重70千克,体脂率9%,可以说“身形处于最好的状态”。

他的生活和饮食在一般人眼中也是极其健康的。埃弗拉德吃素多年且吃的是天然有机食品,从来不碰垃圾食品。而且常年穿插各种饮食调整计划,比如生酮饮食、间断性断食、古饮食等。他不吸烟,滴酒不沾,起居也非常有规律,晚上九十点钟睡觉,清晨五六点钟起床。

不可否认的是,埃弗拉德有结肠癌基因,他的父亲和祖父都死于结肠癌。他曾认为,自己的生活方式是如此健康,可以抵抗不利的遗传基因的影响。

而这些良好的起居和饮食习惯确实一直支撑着埃弗拉德的身体。他在自己的书《我的免疫系统如何战胜癌症》(How my Immune System beat cancer)中写到,“医生告诉我,如果没有我过去 20 年的清洁有机饮食和我强壮的运动员身体,我可能已经死了”,“我的生活方式阻止了癌症的扩散”。

在起居和饮食极其健康的状况下癌症竟然爆发,埃弗拉德认为“压力很可能是触发因素”。为了在世界各地教授武术和出席活动,埃弗拉德常年奔波劳顿;获得美国绿卡的过程漫长艰难且花费巨大;最后是新冠病毒疫情下,他在世界各地的武术学校全部被迫关闭,其它各类业务合作也被暂停,收入一下断掉了。

但所有事情压向他时,他的身体最终承受不住了。

大肠癌肿瘤已经发展到三期的噩耗将他击倒,他说自己整个人呈“冰冻”的状态,在床上僵死般地躺了三天,不吃也不喝。与此同时,压迫着神经的肿瘤以及确诊带来的巨大心里压力,使其疼痛感“翻了百倍”。他说,如果用数字疼0至10形容一个人的疼痛感,那么自己经历的痛感达到了9.9,而且是每时每刻持续不断的疼。

重振信念 用断食加生酮饮食抗癌

但三天后,坚毅的埃弗拉德选择了振作起来,他给了自己三条信念:

第一,我能活下来。

第二,不能把你击倒的东西,只会让你更强大。

第三,以食为药。(希波拉底)

他饥渴地查找并阅读所有能看到的关于癌症、癌症的自然疗法、断食、癌症和饮食的资料。埃弗拉德发现,有大量断食对癌症的逆转和治疗的案例。

最终,他决定用断食的方法来治疗自己的癌症。因为通过阅读这些资料,埃弗拉德逐渐重视和认同癌症是代谢疾病这一理论。该理论认为,人出现癌症,是因为细胞中的线粒体受到损伤而转入无氧代谢模式,最终癌变出现。癌变是线粒体受损后出现的结果,而不是癌症的原因。而且癌细胞的呼吸作用不需要靠分解氧气,它靠无氧分解葡萄糖和谷胺酰胺(一种氨基酸)而存活并无限制地生长。对应地,断食可以断掉癌细胞的食物,没了葡萄糖和谷氨酰胺,它们就会被饿死。(编辑推荐:癌症其实是代谢疾病?专家:这样做远离癌症

此外,埃弗拉德学习到,断食状态下,人体开始了清洁和自噬程序,可以最大限度地将有毒有害物质从体内排出。

在接受《大纪元时报》的专访时,埃弗拉德表示,当了解到癌症是代谢疾病时,他也明白了这是一种主要由生活方式和毒素引起的疾病。因此他要做的是“减少体内毒素,并尝试将更多毒素排出体外”。

但是,他越研究越发现,“科研和生物研究与医药领域之间,有着鸿沟”。

当他同自己的肿瘤医师谈论通过断食和生酮饮食来治疗癌症的可能时,他的医生根本不信也不与其讨论这些。而是急迫地告诉他,需要立即采取传统手段进行治疗:他需要接受24个疗程的化疗,然后是几个月的放疗,而最后一步是手术,他结肠的末端连同肛门将被切除,余生将不能控制大便,要在体外挂一个袋子。而埃弗拉德并不想接受这种治疗方法。

选择用断食的方法抵抗癌症,埃弗拉德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因为绝大部分癌症患者,都是接受医院提供的传统的治疗癌症的方法抗癌。他的情绪在这个过程中经常出现起伏,但最终他还是执行了自己的选择。

于是埃弗拉德开始了长达21天的断食。在此期间,他只喝水,此外每周还喝过一点点的小麦草汁。对生命的强烈渴望,支撑着他坚持了下来。

而21天断食后的核磁影像(MRI)显示了奇迹——他结肠上的肿瘤,长度从10厘米缩减到6厘米,直径也大大缩小。因此埃弗拉德断定,自己“走在了正确的路上”。

21天的断食后,他开始了生酮饮食,更确切地说,他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纯肉饮食。这是因为,由于肠道严重发炎,他无法吃有纤维的东西。此外,任何含有加工成分的食物,也让他的身体非常痛,鸡肉和猪肉等吃下后也不行。终于他发现,唯一让他可以吃下去而不难受的食物,就是百分百草饲牛肉。特别是肋眼牛排,其蛋白质和脂肪对于他来说,达到了完美的平衡。

他当时采用了间歇断食法,一天就吃一顿。就这样,他连续吃了几个月的肋眼牛排。此外,由于意识到从天然的蔬菜中摄取一些营养元素益处,他后来在饮食中又加入了除去了纤维的冷榨蔬菜汁。

断食配合化疗显神奇

癌症肿瘤导致的疼痛使埃弗拉德难以承受,各种止痛方法也都不管用。他疼的蜷缩在地上哭,疼的直用脑袋撞墙。在医生的建议下,埃弗拉德同意进行六个疗程的化疗。

由于了解了一些有关断食可以让化疗更顺利的研究和资料,因此,埃弗拉德在每次化疗之前以及之后的一天,还有化疗的三天里,即一共五天的时间内,采用了断食来配合化疗。结果非常好,他几乎没有经历化疗的副作用,比如恶心和极度疲倦等。

而在第二个化疗的疗程中,埃弗拉德没有严格执行断食,他在化疗的前一天尝试着吃了点东西,但结果化疗中他一下就病倒了。病得很厉害,不停呕吐,甚至还出现了肠梗阻。他在书中写到,“我病得像条狗!”。

而在第三个化疗疗程中,埃弗拉德再次执行断食。而这次他顺利完成了化疗,没有经历任何副作用:没有掉头发,没有恶心呕吐,没有头痛头晕,其血液中的免疫指标竟然也正常,使护理人员惊讶不已。

埃弗拉德在完成第三次化疗后,主动要求停止了化疗。因为疼痛被控制了,而且他体会到了化疗对身体的毒性。

之后,他又继续执行自己的生酮饮食,并在当年的12月份慢慢加入身体训练,比如太极拳、拳击和HIIT。

2020年圣诞节和新年的那一周假期中,由于母亲的到访以及自己的身体不再感到难受,埃弗拉德恢复了一周正常的饮食,各种甜点和美食,吃了个遍。

但从1月2日起,由于担心之后马上到来的核磁检查,他又开始了第二阶段的断食。但这次他没能像第一次一样,一口气将断食连续进行21天。而是用5天断食加周末的两天生酮饮食的方式,来完成了第二轮断食。而且他周末的生酮饮食,也是就吃一顿饭。

2021年1月10日,他进行了又一次核磁检查和血液检查,结果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医生宣布,他摆脱了癌症,体内的癌细胞消失了。

断食为何能抗癌?

早在1900年代初期,科学家们便已经注意到了饮食控制对生物体健康的积极影响。当时的研究已经显示,饮食控制可以使实验室老鼠的肿瘤生长变慢甚至停止,而且延迟了癌症复发时间。科学家们对不同类型的生物展开了数百项的研究——包括酵母、线虫、果蝇、老鼠、恒河猴等。之后,又开始了小规模的人体实验。初步研究结果认为,对某些癌症患者而言,长期断食是安全的,并且有可能降低化疗对人体的毒性和抑制癌症肿瘤的生长。

1. 断食或者热量限制的抗癌作用表现在多方面

断食和生酮饮食可使人进入代谢酮体的状态中。而癌细胞只能靠代谢葡萄糖和谷氨酰胺来生存,癌细胞是无法代谢酮体的,那么这类措施相当于断掉了癌细胞的口粮。

断食或者热量限制可以减少生长因子、炎性因子和合成代谢激素的产生。人体的代谢和激素水平相应出现变化,比如胰岛素分泌减少,胰岛素敏感性增加,睾酮和雌激素分泌减少。

此外,断食或者热量限制也可以减少氧化压力和自由基引起的DNA损伤。

而且细胞实验证实,断食或者热量限制可以增强自噬(肌体对一些“垃圾”进行回收和清除受损的细胞成分的过程)和抗氧化作用,还可以激活多种DNA的修复过程。此外,它还可以抑制细胞增殖,抵抗细胞衰老。

这些机制都可能有助于人体抵抗癌症,而且已被很多实验证实。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动物试验显示,与饮食不受限制的猴子相比,热量摄入减少30%的猴子,自发性癌症(最常见的是胃肠道腺癌)的发病率降低了50%。

瑞典进行了一个长期的前瞻性研究,他们将1420名接受减肥手术的患者与对照组进行对比,这个实验的中位随访时间为18.1年——结果发现,接受减肥手术的患者癌症发病率降低了29%,癌症死亡率降低了23%。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进行的一项中位随访时间达到了11年的研究指出,通过强化生活方式进行干预,可以使人得与肥胖相关的癌症(包括食道癌、结肠癌、直肠癌、肾癌、胰腺癌、胃癌、肝癌、胆囊癌、甲状腺癌、子宫癌、卵巢癌、绝经后乳腺癌和多发性骨髓瘤)的风险降低16%,而研究者认为,这是因为对生活方式的干预导致了受试者体重的减轻。

此外,美国和法国的科学家联合进行的研究发现,断食饮食结合维生素C,可以更有效地治疗某些类型的癌症。

2. 断食可减少化疗的毒性和提高治疗效果

断食对癌症患者的临床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短期断食可以防止化疗的毒性,同时增强化疗药物的疗效,改善癌症患者的生活质量。这是因为,断食增强了健康细胞的抗压能力,而肿瘤细胞由于缺乏营养物质而对化疗药物变得更加敏感。

动物实验显示,断食对肿瘤的抑制作用可以和化疗相媲美;而断食配合化疗,达到的抗癌效果最好,肿瘤体积减少最显着,而且这种方式产生的可以杀死肿瘤的特定淋巴细胞水平最高。此外,该实验还证实,断食还刺激了普通淋巴祖细胞这种干细胞的产生。

动物实验显示断食结合化疗抗癌效果最好。

小型临床实验显示,与对照组相比,短期断食可降低接受化疗的乳腺癌患者血液学毒性,其红细胞和血小板计数在化疗后相对显着升高,而反应DNA损伤的标志物的增加相对较少,说明断食可能降低化疗导致的DNA的损伤并促进损伤的恢复。

有20名患有多种肿瘤类型(主要包括乳腺癌、卵巢癌和子宫癌)患者参加的研究中。与化疗前断食24小时的患者相比,化疗前断食更长时间(48小时和72小时)的患者,除了DNA损伤标志物的增加较少外,其中性粒细胞减少率和神经病变发生率下降。

另外一项有30多名妇科癌症患者参加的实验中,断食的化疗患者的头痛、虚弱和口腔炎减少。化疗毒性评分显着降低,化疗延迟明显减少。此外,与正常热量饮食者相比,断食的患者在化疗后生活质量和疲劳也得到改善

多种方法配合来抗癌

除了靠断食加生酮饮食饿死癌细胞,作为深谙战斗精髓的习武之人,埃弗拉德同时使用多种方式和癌症抗争。而在这些抗癌方法的背后,是其坚强的意志力和积极的信念,支撑着他一路走过来。

在体能逐渐恢复的情况下,埃弗拉德用循序渐进的锻炼来提高自己的免疫力对抗癌症。在确诊后的头两个月里,他的身体虚弱到做不了任何运动。而两个月后,他从每天打10分钟太极拳开始,慢慢恢复体力。他在自己的书中也指出,因为动作简单和缓慢,太极拳这种健身方式非常适合癌症患者。此后,他恢复了高强度的训练,比如拳击和HIIT等。而且,为了更大限度开始身体的清洁和自噬模式,他坚持空腹做训练。

埃弗拉德还很重视打坐冥想的静心调息对身心的帮助。他也看到很多资料都指向冥想对抗击癌症的积极作用。他强调,打坐冥想没有风险也没有副作用,帮助他增强了能量,减少了压力和恐惧——而这些往往是加速癌症患者死亡的因素。打坐冥想的益处还有很多,包括减轻慢性疼痛、改善睡眠质量以及缓解疲劳和改善认知功能等。

为了帮助淋巴系统排出身体的毒素,埃弗拉德还坚持在迷你蹦床上跳跃。与心脏把血液泵向身体各处不同,淋巴系统完全依靠肌肉和关节的运动而完成循环。在蹦床上的弹跳,可以帮助淋巴液流回淋巴结,继而顺利完成过滤和排毒,促进身体的免疫。蹦床运动给身体带来了充足的氧气,改变了癌细胞偏爱的缺氧环境。同时,蹦床运动也可以使血液中白细胞的数量和活性增长,从而更好地消灭癌细胞。

埃弗拉德还运用了低温疗法,去调动人体的免疫功能以抗癌。他通过冷水浴、冰瀑浴、雪中打坐、寒天穿极少衣服遛狗等方式,短时间将身体暴露于低温。他通过阅读文献还了解到,低温疗法可帮助癌症患者减轻体内的炎症。

弗雷德·埃弗拉德在雪中打坐。(弗雷德·埃弗拉德提供)

除了这些身体上的行为和动作,埃弗拉德也认真地愈疗着自己的心灵。他除了定期去看心理医生,还不断加强自己的正信,他在每天的打坐冥想中,用“我感谢我完全和最后的康复。我痊愈了,很健康”的话语来祈祷。他在书中写到,“信仰是我旅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还努力实践灵修中的吸引力法则。而吸引力法则相信——积极或消极的想法会给一个人的生活带来积极或消极的体验。

当然,支持埃弗拉德的,还有来自亲友的爱。他表示,自己的妻子和母亲,以及亲近的好友,甚至他的宠物狗,都给他带来了无尽的温暖和安慰,是他疗愈过程中最重要的支持。

埃弗拉德抗癌时典型的一天

埃弗拉德在《我的免疫系统如何战胜癌症》一书中比较详细介绍了自己抗癌时典型的一天和各种食谱,这里是一些基本信息。

6点起床:保持间歇性断食状态,直到下午2点

                 大概20分钟寒冷暴露训练

7点:冥想打坐/深呼吸/太极

9点:每周三四次HITT训练/每天三分钟迷你蹦床训练

10点:寒冷暴露训练——每周3次冰瀑浴,其余时间洗冷水澡

          每周看一次心理医生

          每两周做一次全身按摩

12点:体能训练(每次45分钟,每周4次)

14点:饮用蔬菜汁,补充剂(VD3,VC,姜黄素,锌,鱼油)

15点:小麦草汁加抹茶

16点:生酮餐(比较典型的是橄榄油大蒜煎肋眼牛排),补充剂(VD3,VC,姜黄素,消化酶等)

16点30分:抹茶,褪黑素

之后开启间歇性断食,直到第二天下午两点。

21点30分:睡觉

作为埃弗拉德的家庭医生,查尔斯·吉伯特(Charles Gibert)医生密切参与了埃弗拉德的治疗,亲历了整个故事的他为《我的免疫系统如何战胜癌症》一书写了序言。

“我们生活在‘一个问题,一个药丸’的时代,弗雷德的探险令人难以置信地证明了事情可能会有所不同。” 我们需要真正了解,癌症告诉我们的是什么。“那些人梦想可以通过自然疗法摆脱肿瘤束缚的人,他们是对的!我的朋友弗雷德·埃弗拉德就是其中之一,他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