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寄语家庭篇:长子为盾,次子为矛

发布者:北京四合院 | 2024-02-10 13:12:56 | 来源:大号蚂蚁

【星网专讯】

人类个体的聪明程度,并不比万八千年前,人类文明刚开始的时候更高。甚至体质上还可能不如。古代新月卧地,或者传说中奶和蜜的东地中海地区,曾经的文明水平之高,恐怕只有工业化以后此算得上有所赶超。不能不令人质疑外来智慧体的介入。比如完备的楔形文字体系,完全不是几千年后山寨版的甲骨文所能比拟的。

 

但是在三五千前,这个文明圈神秘的崩塌了。不知道是高智慧体的离去,还是气候地理的变迁,还是文明白左化的堕落。幸运的是,一鲸落百物生。希腊罗马波斯,甚至商殷三星堆古印度等次古老文明的兴起,差不多也是这个时间段。正所谓,礼失求诸野。

 

八十年代以来很多人感谢邓小平的改开,却忘记了1979年比1949年也就30年,全面闭关锁国也就20年。怎么就觉得闭关锁国是无比自然的事情,打破“传统”是无比伟大的事情了呢?更何况细究起来,毛泽东才是投靠美国的第一人,当然同时交恶苏美也是他。而邓更是扼杀制度改开的罪魁祸首。先奸后杀,先杀后奸,更应该感谢哪个呢?

 

又曾几何时,中国的房价永不跌几乎是铁律。虽然其实也不过只是20年的历史。真是文化只传一代,人类的记忆力毕竟也是从鱼进化来的。相对而言,外科医生的伟光正或许已经百年。虽然英雄不问剃头匠的出身。电脑也活了30年了。虽然近年来大裁特裁,但是好歹还有AI老参吊着。但是也有说AI最先干掉的不是富士康的工人,而是苹果的工程师。

 

世事难料,活久见。现在人都是活80年干40年的命。10年8年就革命一次,真不知道哪块云彩会在什么时候下多大的雨。选择比做题更重要,专业职业比名校更重要。真正做到智慧也是几千年来没有多大提高的。为什么第一桶金最难最重要?因为必须孤注一掷。

 

法国大革命以来的小资产阶级白左思维,在全球化的物质极大丰富时代,要么引导世界走向马克思原版的共产主义社会。要么可能把美国弄成巴比伦陷落之前,罗马城的那种爱看角斗比赛,爱吃免费面包,爱洗公共澡堂的罗马小市民,但就是不爱做吃苦杀人的罗马公民战士的末世。

 

小资情调就是不能多生养。因为一来影响二人多人世界的潇洒。二来教养成本高,否则不成才生活水平下降,或者孩子多遗产少说话水平下降。也因此更觉得养孩子太累,更不敢冒险夭折折本。做题家就成了满足安全和小康的最佳途径。但是科举一出,天下困顿。人人都以循规蹈矩的套路为上策。整个群体只能不断堕落。

 

美国多成功,罗马的成功,以及更古老的成功,归根结底不在做题。做题只是优化已知。真正的提升永远来自于开放未知。有未知有新边疆去开发,才是人类文明的进取之道。而开拓的风险和成本也是不可避免的,必须面对的死亡。

 

长子一般比较老实,适合于继承家业,抚上启下。次子一般比较跳脱,适合于外出闯荡。再加上一两个女儿联姻以成犄角之势。如果运气不好,回来回不来都有根基再繁衍,再出发。如果运气好就开枝散叶,文明进步扩展。失败没死的,也辅佐亲族养育后代。这才是绅士传家的秘诀。也是人类文明的根本。积累和开拓缺一不可。聪明努力只是大智慧布局的手段和工具。更不要说多方合作才是超越动物的超能力。个体永远没有格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