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叫停!深圳新建大学集体“暴毙”

发布者:炸酱面 | 2024-02-14 16:54:57 | 来源:香港直通车

【星网专讯】

  《深圳,正在疯狂建大学》这是去年网易数读的一篇文章标题。

  一年时间,拐点来得猝不及防。

  深圳的高校扩张,迎来腰斩。

  1. 深圳的高校,停工了

  前段时间,深圳市教育局回复网友的询问,称深圳吉大昆士兰大学、深圳墨尔本生命健康学院、华南理工·罗格斯创新学院三个合作办学项目均已终止。

  深圳的高校扩张之路似乎拦腰折断。

  深圳最让人诟病的地方,就在于“一线的经济,四线的教育、医疗”。

  深圳当然也没闲着,每年1所新大学的速度着实不慢,“高校荒漠”的帽子似乎眼看就能摘下了。

  南科大、哈工大深圳校区、香港(专题)中文大学(深圳)、中大深圳校区的先后突围(电视剧)就是例证,既有本土自建高校,也不乏引进的一流大学,迅速弥补了深圳高教短板。

  

  

  既然如此,这些新高校为何“搁浅”了?

  三所高校原因不一。

  深圳墨尔本生命健康学院的搁浅是因合作方计划有变

  华南理工·罗格斯创新学院,则因华南理工大学在广州建设了国际校区。

  深圳吉大昆士兰大学则受困于禁止跨省异地办学的禁令。

  这种说法不是第一次出现。

  3年前的武汉大学深圳校区被取消,官方的答复就是—— “教育部原则上不支持、不鼓励跨城市、跨省建设新校区,特别是具有本科教学功能的新校区。”

  禁止跨省异地办学,影响的不只是深圳,还有一众东部经济强市。

  比如苏州的西北工业大学太仓校区,也最终改名为“西北工业大学太仓智慧港”,意味着失去了高校的定位,影响可见一斑。

  2. 为何一定禁止异地办学?

  禁止跨省异地办学的原因也很好理解:

  担心教育资源全部转移到经济发达地区,加剧了教育资源的分布不均。

  据不完全统计,“双一流”建设高校异地办学中,西部流向东部20个、东北流向东部13个、中部流向东部15个。

  

  图源 | 澎湃·美数课

  新的高校扭转东部经济强市教育资源落后局面的同时,也虹吸了欠发达地区的人才和生源。

  哈工大(深圳)的录取分数线,甚至超过了哈工大本部。

  除此之外,在教育部门看来,跨省异地办学的弊端还有很多。

  诸如稀释高校原有优质教育资源品牌,学校摊大饼式发展导致治理水平下降,异地校区难以有效共享原有教学科研资源和校园文化资源,办学积淀积累薄弱等等。

  为此,早在2017年,教育部门就开始叫停跨省异地办学。

  这其中,严控部委所属高校、中西部高校在东部地区跨省办学,被冠上了“特别”的字眼,足见其针对性。

  

  所以,除了此前就已成立的哈工大深圳校区、人大苏州校区、清华深圳研究生院等依旧保留之外,绝大多数跨省办学机构都遭遇了治理。

  可以看到,一批高校的跨省异地校区被叫停,部分跨省的研究生院被取消,一些已经存在很久的研究生院最终被迫改名。

  3. 深圳,全国唯一能钻空子的城市

  虽然一批新高校被叫停,但深圳拼命建大学的势头并没有丝毫放缓,这几年仍有一批高校不断诞生。

  究其原因,其实在于政策为深圳特意留了一个口子。

  虽然内地高校不管跨省还是省内建设分校都属于严控之列,但是在港澳高校在珠三角建设分校这件事上,一直是给予极大的政策鼓励。

  粤港澳大湾区的融合毕竟是更高维度的政策规划。

  在此基础上,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香港科技大学(广州)先后建成,而香港大学(深圳)、香港城市大学(东莞)、香港理工大学(佛山)也在筹划或建设之中。

  与香港一水之隔,且以港深双城记著称的深圳,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

  而且根据十四五规划,深圳将加快推动香港大学(深圳)等高校建设,在香港中文大学(深圳)之外,再添一座世界百强高校。

  其实对于深圳来说,限制异地开设分校反而是一件利好。

  因为对于其他城市而言,扩建高校的路子基本算是断了,但是深圳还有香港这条大腿可以抱。

  香港八大高校里,有5所在世界排名前100,而这些高校都有在深圳开设分校的可能性和空间。

  

  等于是说,深圳成为了全国唯一一座还能继续大规模扩张高校数量的城市。

  给特区留下的红利从来都让人眼红。

  4. 香港的大学,对深圳有什么用?

  大学的作用不是发文凭。

  对于深圳这所定位科创的城市而言,有一个相当尴尬的事实:

  产业完善,科研稀烂。

  说了这么多年的产研结合,但是目前真正实现完美融合的寥寥无几。

  深圳在科创产业上一直走在全国前列,但是在研究成果上,一直是一线末尾。

  深圳当然也清楚这一现状,所以去年重金挖回了远在美国的颜宁。

  去年回国,年仅45,颜宁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很难说没有深圳市的背后助力。

  

  力推颜宁成为深圳市的科研名片,造势成分可能大于实际意义。

  真正能够提升一座城市科研能力的,是顶尖大学以及顶尖研究院的数量,不在于具体一两个科研明星。

  而香港高校在深圳开设分校,则同时补齐了两座城市的短板。

  为何这么说?

  搞高科技产业有四大要素。

  第一是名牌大学,产生科学的地方;

  第二是研究院,产生技术;

  第三是企业和市场;

  第四是金融。

  深圳拥有企业和市场,而香港拥有大学、研究院以及成熟的金融融资渠道。

  过去香港一直受制于产业单一,就算有科研成果,没有相关的产业,也没有足够体量的市场,不足以让研究成果落地赚钱。

  就拿大疆来说。

  大疆的创始人汪滔在香港科技大学的宿舍里创建了大疆,最开始只是自己的兴趣爱好,而这些被港科大的李泽湘教授看在眼里。

  

  教授找到汪滔,希望他继续攻读研究生。而这位李泽湘教授,就是大疆公司后来的董事。

  他们在香港科技大学攻克了一系列技术问题,但是在开始创业时,他们还是把公司开在了深圳。

  至于当初创业为何选择在深圳而不是香港,这也是李泽湘的考虑。他认为珠三角是全球产业链最完备的地方,各种模具零配件都非常成熟,这是香港不具备的。

  

  一直以来,中国内地产学研这条路都不好走,在这方面,深港科创产业的合作是最有可能取得突破的。

  一方面,香港有完善的学研系统,深圳有超强的转化落地能力;

  另一方面,香港有打开海外市场的天然优势,深圳有珠三角制造业的夯实基地;

  而且香港作为全球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有成熟的风险孵化机制,可以为资本运作提供更多便利,深圳作为科创之都,有创新创造的基因和土壤,各类政策的扶持也更利于科创企业的发展。

  到今天为止,深港这样的优势不断在放大,尤其在香港“转向北上”,科技创新成为双城战略目标,代表湾区角力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