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中港台加拿大华人移民的一封公开信

发布者:天津包子 | 2020-05-21 08:42:33 | 来源:高度见闻作者:丁果

【星网专讯】
新冠肺炎病毒全球大流行,正在改变世界,改变战后的国际秩序,改变很多国家的既定政策。过去的生活形态已经一去不复返,而“新常态”则在摸索中逐渐形成。

但是,一个很明显的事实在北美已经出现,那就是“反亚裔、尤其是反华人”的逆流正在一波一波袭来,这个政治病毒对现有的移民政策和加拿大多元文化的冲击,正在“新常态”的生活形态中制造不和谐的声音,并可能对北美亚裔、尤其是华人社群带来意想不到的严重后果。在加拿大,这个反亚裔、反华人的逆流,是由三个不同层次的现象构成一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境。

第一个层次出现在民间的最底层。一些白人或者非亚裔民众,对亚裔、尤其是戴口罩的华人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歧视攻击,其中包括涉嫌暴力的攻击。他们将病毒在加拿大的流行归咎于华人,要他们“滚回中国去”。数据显示,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急剧增加,而遭受到言语和暴力攻击的很多人还是弱小的华裔妇女。

一些华裔女性精英告诉我,她们现在根本不敢独自一人再踏进主要顾客为白人或者非亚裔的街头小店。一些移民加拿大四、五十年的华人移民精英(没有英文的障碍),甚至一些二代和三代的华裔精英告诉我,他们第一次感受到在加拿大可能出现“排华”的恐惧。

第二个层次是原本与民间最底层这些歧视者毫无关联的主流媒体精英。他们藉着追寻病毒源头和“向中国问责”的理由,把矛头直接指向加拿大的华人社区,将他们与中国政府“挂钩”,以阴谋论为演绎逻辑,将华人打成中国政府的“第五纵队”,质疑其国家忠诚度,将华人“打全场“的抗疫捐助努力,描绘成“协助”中国政府破坏西方国家对付疫情的“秘密行动”。其充满偏见的报道,显然为目前民间汹涌的反亚裔、反华人风潮推波助澜。

很清楚,民间暴力歧视亚裔和华人的底层群众,根本不知道如何跨过太平洋去向中国追责,因此就将愤怒和不满宣泄在跟他们一样同为加拿大人的亚裔和华人身上,华人社区成了“替罪羔羊”。

第三个层次是警方和政府。面对反亚裔和歧视华人仇恨案件的飙升,警方和政府的反应十分淡漠。迄今为止,并没有及时追踪和起诉犯行者,最多还是用老一套的“道歉”来搪塞,完全看不到警方依法执法,遏制仇恨犯罪的飙升。至于政府,除了卑诗省省长贺瑾和一些市长出面谴责,强调加拿大没有仇恨犯罪的生存余地之外,大部分政客都沉默以对,没有任何立法行动出现,也没有及时警告某些媒体滥用言论自由的权利,严重伤害加拿大的宪法和人权原则。这种情况与2017年各级政府严厉谴责“伊斯兰恐惧症”形成强烈对比。

1885年加拿大对华人开征人头税。图:网络

我研究加拿大华人移民历史二十年,与华人社区不少朋友有共同的感受,即目前的反亚裔和排华浪潮已经与百年前的排华风潮以及战时歧视日裔加拿大人的悲剧在社会结构上有相当相似之处,如果任其发展,当上述三个层次的问题有机汇成一个潮流的时候,历史的重演并非是“天方夜谭”。面对危机时刻,华人社区依然一盘散沙。

我们理解,来自两岸三地的华人,对亚洲事务都有不同的看法和立场,对病毒的源头和全球大流行的原因和中国政府的应对方式,也有不同的看法,大家大可保持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和争论。但是,有一点是不能分裂和分歧的,那就是维护加拿大的主流价值尤其是人权价值。一旦排华形成,歧视者不会因为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说不同的方言而采取不同的方式。在目前发生的歧视事件中可以看到,施暴者只要认为你是“华人面孔”,就加以侮辱和歧视,甚至暴力攻击。

老杜鲁多任内颁布多元文化国策

因此,我呼吁来自中港台的移民群体,大家以“加拿大华人”的共同身份地位形成反歧视的共识,在三个层次上共同发声:对民间的歧视者和暴力施行者说不,对扭曲和丑化华人社区的媒体报道说不,对警方、民意代表、各级政府进行积极的游说,从立法、执法、舆论各方面对反亚裔和反华浪潮采取行动,防止排华、将日裔送进集中营、麦卡锡主义这样的历史悲剧重演。

有不少日裔加拿大人都有在集中营的成长经历。图:Michiko Ayukawa Canadian War Museum

对种族歧视的危机,华人没有分裂分化的本钱,也没有出逃的后路,更没有“我不在其中”的侥幸,唯有迎头痛击,才能持续我们当初移民加拿大所持有的理想愿景,才能保护我们自己的人权尊严,最重要的是,才能守住加拿大的权利和自由宪章,才能坚持我们衷心拥护的多元文化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