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政府停摆的魔幻现实:狱警白干活犯人吃大餐(图)

编辑发布:jack | 2019-01-08 05:08:21

【星网专讯】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美国佛罗里达州科尔曼联邦监狱的雇员Joe Rojas在政府停摆期间一直无偿工作,即便是新年假期,依然被迫坚守岗位。

讽刺的是,在新年当天,Joe Rojas和同事们还为重案犯们提供了一顿丰盛的牛排大餐:犯人们在晚餐时享用到了烤牛排、肉汁米饭、黑眼豆、青豆、通心粉和奶酪,以及大蒜饼干、全麦面包和各式各样的假日馅饼。

在Joe Rojas看来,这些犯人“像国王一样享用着大餐”。

布鲁克林监狱里的犯人也有不错的待遇,他们吃到了烤童子鸡;明尼苏达州监狱里的犯人则吃到了鸡翅。

按照美国监狱管理局的声明,这种丰盛的假期大餐是“在政府关门前就已经计划好的事情”,以“安抚同家人分离的犯人情绪”。

而和Joe Rojas一样,为这些犯人提供了丰盛大餐的其他监狱雇员,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收到下一笔薪水,但他们必须坚守岗位,因为监狱是“至关重要的、不可停工的”公共安全部门。

美国联邦政府部分停摆已经进入第三周,这期间不乏荒诞景象上演。

一边是,约书亚树和优胜美地国家公园,只剩下约15%的员工还在上班,园内脏乱不堪,马桶粪水四溢,游客受伤只能自救。

另一边是,元旦前三天,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在每晚房价最高可达5000美元的夏威夷豪华酒店里度假。

一边是,获美国政府资助的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e)旗下的19家博物馆、美术馆、艺廊以及动物园因经费没有到位而关闭。

另一边是,1月5日起,美国内阁成员集体涨了工资,其中,副总统彭斯的年薪涨幅最高,预计从23.07万美元升至24.35万美元。

1

政府关门

内阁加薪

此次美国联邦政府停摆,缘起于总统特朗普坚持在美墨边境兴建围墙。

特朗普要求国会拨款50亿美元,用作筑墙经费,该提议在民主党强烈反对下未能通过,连带联邦政府经费的拨款案也搁了浅。

据参议院拨款委员会公布的数据,目前约有38万名联邦员工被迫放无薪假、4.2万名员工被迫无偿工作。

财政部、农业部、国土安全部等9个联邦部门因没有资金被迫关门,包括运输安全管理局、航空管理等重要机构员工则被迫无偿工作。

另外,有数万名替联邦政府工作的外包雇员也受到影响,而且这些人无法像联邦政府内部员工一样,能在政府重新启动后追回薪资。

更为糟糕的是,由于美国退税季将从1月底开始,若政府持续关门,将有5000万个家庭无法按时拿到退税。

按照《华尔街日报》的说法,延迟退税可能会对低收入的美国人造成更大打击。由于他们几乎没有所得税负债,这些纳税人通常会使用他们所获得的相当大数额的退款来帮助偿还债务。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本周表示,她打算在未来几天通过个别草案以重新开放一些政府机构,这项工作或从财政部开始,以确保人们获得退税。这项计划被认为旨在对抗参议院共和党人,以显示民主党能够维持一个更值得信赖的政府。

而就在元旦前,众议院议长本人出现在位于夏威夷的豪华度假村里,这个位于Kohala海岸的酒店,房价从每晚600美元到每晚5000美元不等。

众议院议长的行踪并不是美国政府停摆期间唯一的怪现象,自1月5日起,美国内阁成员集体涨薪,其中,副总统彭斯的年薪涨幅最高,预计从23.07万美元升至24.35万美元。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这次内阁成员涨薪,也是联邦政府关门的后果。

2013年,美国国会立法限制了联邦政府高级官员的涨薪,但法案必须每年更新一次。正是由于国会未能在2018年12月21日以前通过政府开支法案,错过了法案更新的截止日期,而使政府高官的涨薪机制自动生效。

2

边境墙分歧

“不光在于钱”

1月6日,彭斯率领白宫代表团二度与民主党谈判。

据特朗普的说法,此次会谈“很有建设性”。但知情人士透露,双方并未达成共识。

特朗普1月6日到戴维营度假之前,怒称“每个人都在玩把戏”,并再度放话,要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强制盖墙。

CNN指出,美国总统动用紧急状态权力的情况很罕见,一般是出现国家危机时,例如爆发战争。如果宣布紧急状态,联邦法律许可,美国军方可以动用资金建造相关工程以维护国家安全,这笔资金大概有10亿至20亿美元。

时至今日,边境墙问题迟迟未能解决,已经不完全出于造价本身的原因。有分析认为,双方在边境墙问题上互不相让,是认定“打移民牌” 能对2020年总统大选起到关键作用。

除了边境墙,美国会两党的分歧还不止于此。在民主党重掌众议院后,佩洛西已经雄心勃勃地公布了未来两年的计划,如在调查边境被扣非法移民儿童的死亡、要求特朗普交出报税记录、保护特别律师罗伯特·穆勒的调查等事件上与白宫周旋。

她还表示,民主党人在新会期的首要工作目标之一就是推出反贪腐法案,该法案旨在减少投票障碍、遏制大笔资金在政治中起到的作用,并敦促政客官员遵循更高的道德标准。

而此时此刻,停摆的政府部门何时重启仍不得而知,Joe Rojas仍然对犯人的牛排大餐感到恼火。

但Joe Rojas更担心的,是政府的长期停工对他们这些从事危险工作的基层员工的影响。

除了各种各样的帮派成员和重案犯外,科尔曼监狱还关押着恐怖分子和索马里海盗。Joe Rojas说,犯人们每天16小时受到看守,从事相关工作,为监狱获得足够资金购买汽油。

Joe Rojas担心,如果他和同事们为无薪加班感到疲倦或分心,就会发生不好的事情。“这些都是危险的重罪犯,我们正在与凶手、恐怖分子一起。他们每天都在思考和酝酿计划,以获得武器,这个过程就像一个即将爆炸的燃烧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