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到了逆向思维的时候吗?

发布者:北京四合院 | 2018-01-10 19:37:05 | 来源:汇通网

【星网专讯】

弱美元和强股市仍是2018年的投资主题吗?(首发年评)

假期休息后市场正在重新启动,2018年行情正式展开。回顾2017年,是令人措手不及的一年。美元走势是自2003年以来表现最差的,而美股持续创新高,拒绝回落,一直保持到12月底。

K图 udi_0

假期休息后市场正在重新启动,2018年行情正式展开。回顾2017年,是令人措手不及的一年。美元走势是自2003年以来表现最差的,而美股持续创新高,拒绝回落,一直保持到12月底。

本文由LMAX交易所集团原创撰稿,并授权汇通网首发,用于将上线的汇通网2017年终专题。

假期休息后市场正在重新启动,2018年行情正式展开。回顾2017年,是令人措手不及的一年。起初市场对美联储政策正常化的预期和美国政府政策可预测性降低引发的不确定性,导致许多投资者预计美元升值和美国股市下跌。然而回头看,2017年美元走势是自2003年以来表现最差的,而美股持续创新高,拒绝回落,一直保持到12月底。

美国前线和中心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美元对美联储2017年三次加息的举动没有任何反应?为什么美股在利率提高和白宫连串负面事件的背景下仍然会持续上升?虽然2017年全球资产价格中还涉及到了其他因素,但我们相信金融市场发生的大部分事件都是市场对美国的看法造成的。

美元

我们从美元开始。在货币政策前沿,我们在2017年初听到美联储计划加息三次。最终,美联储按照承诺,的确对利息上调三次。这是美联储迈出的一大步,因为这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联储首次最终能够通过前瞻性的指导来实现加息,但是还不足以吸引市场购买美元。一直以来,美国利率上升会造成美元升值。然而,有三个减缓因素最终共同抵消了对于美元高收益的需求。

不仅仅是过渡期

进入2017年,美联储预计通货膨胀上升。美联储当时把低通胀环境归类为过渡性质,并寻求证实其预期的证据。但是,事实显示,通胀几乎没有回升迹象,迫使美联储重新考虑其立场。所以,市场更大的惊喜是通货膨胀的持续低迷,而不是美联储实行三次加息的举措。

杰罗米·鲍威尔

加剧美元紧张的另一个因素是任命新的美联储主席。市场当时正在等待美国总统特朗普选择替换现任主席耶伦。经过多个回合角力后,特朗普决定选择和较有鸽派倾向的候选人合作。杰罗米·鲍威尔并没有表现出更加积极推动利率政策正常化的迫切性,他的观点已经被市场对美元定价的时候计算进去了。就目前而言,美联储主席的态度愈倾向鸽派,美元走势愈不利,因为息差被压缩会减少美元需求。

弱美元政策

这把我们带到了不利美元的最后一个因素。我们认为这是三者中最重要的一个,因为其影响如果得到证实,可能会对美元在2018年构成更大的下行风险。这一因素超出了货币政策和政治事件的影响,美国政府的政策指向希望美国经济更加关注加大本土生产力,努力加强出口经济。美国的保护主义是特朗普总统竞选时的一个重要倡议,既然税制改革已经通过,那么特朗普可以把注意力转向兑现竞选承诺,推动弱美元政策全速前进。

股市

现在让我们把注意力转向美股。为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美联储和全球各国央行进入了前所未见的激进利率政策时期:大幅调低利率、刺激经济增长、提振市场情绪。这些举动如此激进,以至于推出量化宽松政策。这是抵消危机引发恐慌的燃料,也是形成新风险环境的助燃剂。具体而言,投资者被鼓励支持风险资产,同时永远不会受到任何下行风险的困扰,因为他们知道美联储总是在背后予以支持。

假报警

到了2017年,政策调控终于耗尽,现在是正常化的时候了。股市从2009年的低点以惊人的速度攀升至历史高点,并最终进入2017年,看起来一切都即将改变,因为美联储开始收紧货币政策。随着利率回升,认为市场继续上涨的推动因素有限,许多人认为这将导致全球股市发生重大变化。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的胜利仅仅强化了市场将走向艰难的2017年的观点。然而,最终这又是一个惊人的表现,到年底标普500指数回报率达到20%。

仍然看好

所以市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方面,股市受到上文所强调的通货膨胀停滞的支持,暗示这将使美联储不愿采取任何不必要的措施来使政策正常化。即使利率上涨,但仍然是处于被压抑状态,仍然让股票市场的估值看起来非常吸引。这一观点在年底才被确认,因为那时鲍威尔接任美联储主席的呼声变得越来越大。

美国税制改革

当然,2017年还有另一个风险市场的主要推动因素,事实证明这是推动这一惊人表现的最大催化剂,那就是美国的税制改革。市场对这一重大改革的期待,在2017年全年一次又一次地支撑市场。随着今年年底这一政策的确认,又一次推动市场上升, 挑战了“期望时买入,实现时卖出”(Buy the Rumor, Sell the Fact)的传统智慧。相反,我们看到了期望时买入, 实现时又买入的反应。

另一种方式

所以,大家以为2017年是美元大涨和股市大挫的一年,最终导致了截然不同的结果。 2018年, 现在大家心中的问题是2018年应是怎样?展望未来,全球经济面临的诸多风险尚未达成一致意见,建议投资者谨慎行事。

持续的风险

虽然我们不会建议大家怎样行动,但会强调一些可能导致2018年出现问题的重大风险。也就是说,在上半年的某个时候最终趋势逆转,转而支持美元,同时沉重打击美国和全球股市。这些风险包括通货膨胀的出现,由于通胀上升,美联储被迫变得更激进地推动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以及美国保护主义政策影响浮现和地缘政治风险升温。

考虑因素

所有这一切都将激发资金寻找避风港,让市场重投美元,离开股票市场。许多在2017年所关注的问题在2018年内加剧发生。我们认为这是最低限度的关注,在投资前应该给予适当的考虑。

 

K图 udi_0

周三(1月10日)欧市盘中,美元指数震荡走低后跌至时段内低点92.32,现收复部分跌幅,交投于92.43一线。

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指出,尽管利差水平利好汇价,但2017年11月和12月美元表现仍低迷,不过目前极有可能已构筑周期性底部,2018年1月美债收益率持续上涨,支撑汇价最终将持续反弹的预期,核心观点如下。

目前美指初步筑底,对汇价而言,本周核心事件为北京时间周五(1月12日)21:30将公布的美国12月未季调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及有“恐怖数据”之称的零售销售。

在此之后,1月需重点关注的经济数据包括,1月26日将公布的美国第四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和1月29日将公布的美国12月核心PCE物价指数。

对美元而言,2018年上半年汇价易于上行,利差水平将持续支撑美元,特朗普税改法案的通过和宽松的金融条件将带动美国经济强劲增长。

美国第四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初值涨幅维持料在3%左右,若预期得以兑现,美国经济的年化增长率将连续第三个季度维持在约3%,将为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未见水平。

美联储系列官员的讲话不大可能提前保证美联储候任主席鲍威尔在3月会议上加息,届时将为鲍威尔出任美联储主席以来参加的首次议息会议,不过市场可能仍计价上半年美联储将再加息一次,当前计价显示美联储6月料加息25点。

宽松金融条件将令美国经济增长持续维持在3%左右,且美联储具有投票权的票委立场将转为更显鹰派。

2018年立场鹰派的旧金山联储主席威廉姆斯和克里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将替代立场鸽派的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里和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卡什卡里和埃文斯曾投票反对美联储于2017年12月加息。

汇通网指出,因此该行预计,美指可能再度上涨4%-5%,上半年离100大关可能只有咫尺之遥。

据FX678观察,技术面来看,日图显示美指持续位于宽幅区间整理,1月4日和5日构成了孕线形态,显示前期跌势企稳,当前均线组合呈多头排列,且涨至10日移动均线上方,短线偏上行。

初步阻力位位于周二(1月9日)高点92.64,此后为93.00整数关口,及2017年12月28日高点93.08。下行方面,若下破5日移动均线92.22,将跌向92.00整数关口,此后目标下看1月2日低点91.75。

 

 

尽管全球股市正处于历史上最长上升的周期(市场未出现5%的回调),但最近几周,随着MSCI全球股指数实现自1987年夏季以来的最大“超买”,这一热潮加速了回调风险。

美国股市在全球股市中尤为突出。StockCharts.com首席技术分析师ohn Murphy警告称,美国股市最近表现出了如此强劲的势头,“2018年可能不会像它开始的这样结束。”

Murphy在上周六的一篇博客文章中引用了标准普尔500指数的相对强势指数(RSI)。下图所示的周度RSI上周五收盘于85.27,1959年1月以来的最高点。

该指数的月度RSI上周收于86.07点,高于自1996年6月创下的纪录。

正如Morgan Stanely所指出的,这些相对强度指数出现极端情况并不会有好的结果。历史数据证明,当RSI达到80以上的峰值时,一个月后的平均回调率为-3.5%。如下图,股市向下修正的范围从-0.8%到-7.7%不等。

文章中称,回调的时机感觉很近,现在只是时间问题。

 

全球股市正处于历史上最长的牛市之中(这期间没有出现任何5%的回调)。而在过去几周,随着摩根士丹利世界指数出现自1987年夏季以来的最大“超买”,这一热潮加速了。我们都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全球股市已呈现1987年股灾以来最严重的超买状况

不过,是美国股市的融胀催生了全球股市的乐观情绪。据彭博社报道,美国专业财经网站StockCharts首席技术分析师约翰-墨菲(John Murphy)警告,美国股市近期表现相当强劲,因此“2018年的结尾可能会逊于其开端”。

墨菲在近日的一篇博客文章中引用了标准普尔500指数14周和14个月的相对强弱指数。由彭博编制的数据显示,图表中的周相对强弱指数周五收于85.27点,这是自1959年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全球股市已呈现1987年股灾以来最严重的超买状况

月相对强弱指数上周收于86.07点,高于自1996年6月以来的每月读数。

全球股市已呈现1987年股灾以来最严重的超买状况

并且正如摩根士丹利所指出的,这些相对强度指数的极端表现并不能善终。在过去,当相对强度指数达到80以上的峰值时,紧接着一个月后就会出现一个平均为-3.5%的回调率。回调率的范围是从-0.8%到-7.7%(如下图)。

在我们看来,回调将要到来,现在只是时间问题。我们将在这次回调时买入,但我们认为对于那些希望增加风险的投资者来说,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按兵不动才是一种谨慎的选择。

全球股市已呈现1987年股灾以来最严重的超买状况

然而,撇开历史事实不谈,摩根大通却不认为超买的信号是令人担忧的。

摩根大通的技术分析师杰森-亨特(Jason Hunter)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尽管股市上涨已将标普500指数的相对强弱指数推高至自互联网时代以来未曾见过的水平,但单凭这一点并不能证明股市正在形成泡沫。

最后,正如彭博社报道的那样,华尔街认为股市会持续创下历史记录的乐观情绪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然而在以前,达到这种高度之后就象征着接下来会出现暴跌。

投资公司贝斯普克投资集团(Bespoke Investment Group)的数据显示,分析师对美国企业获利的预估正以10多年来最快的速度增长。而这种情况通常发生在财报季开始的预备阶段。

全球股市已呈现1987年股灾以来最严重的超买状况

尽管上调评级可以被视为对当前经济前景的正面反映,但在过去,这种乐观的分析师情绪通常是市场下跌的先兆。

全球股市已呈现1987年股灾以来最严重的超买状况

在2010年5月。在过去三个月美国标普500指数攀升逾10%后,市场的分歧进一步扩大。在分析人士情绪达到顶峰之前,股价也出现了上涨,但随后该指数下滑了15%以上。

越来越多的大公司警告人们不要自满。正如彭博社报道的那样,尽管高风险资产在今年的第一个交易周中取得了进一步的收益,但花旗银行的马克-斯科菲尔德(Mark Schofield)警告称,此类交易的潜在回报正在减少。

“现在就把认为风险资产的牛市已经终结还为时过早,但风险回报比状况正在恶化,因为预期的回报率已经达到峰值,而波动性开始上升。资产配置者必须衡量我们在经济周期中的位置,以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温和的环境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经济增长的停滞将比通胀上升更为悲观。”

与此同时,太平洋投资公司的约阿希姆-菲尔斯(Joachim Fels)指出,美国就业增长可能会达到顶峰,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我们正在进入经济周期的后期。这一事实也增加了过度通货膨胀率的可能性。

 

本周經濟和金融數據清淡的一周,政治消息顯然比平日影響更大。(圖/美聯社)本周經濟和金融數據清淡的一周,政治消息顯然比平日影響更大。(圖/美聯社)

美股三大指數今年以來首見全面下滑,有報導說中國正考慮減緩購買美國公債,美國總統川普可能結束北美自由貿易區協定(NAFTA),制壓美股續漲之漲。

收盤時,標普500指數下跌0.1%,報2748.23點,與那斯達克綜合指數結束連六漲,這也是去年10月以來最長連漲走勢。道瓊工業平均指數下跌0.1%,報25369.13點;那斯達克綜合指數下跌0.1%,報7153.572點。

彭博引述知情人士報導,中國部分高層官員認為美國公債吸引力減弱。另外,加拿大政府官員說,美國總統川普提前6個月通知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標普500指數一度因公債殖利率自盤中高峰落落而收復失地,但路透報導加拿大認定川普不久會逕行宣布退出NAFTA,使美股漲勢再度失守。

施羅德投資管理策略師Jon Mackay說:「這是經濟和金融數據清淡的一周,因此政治消息比平常影響更大。」

波克夏漲1.3%,巴菲特主持的這家公司提拔兩位主管,日後可能成為巴菲特的接班人。

通用汽車(GM)跌2.4%,酒類製造商Constellation Brands跌1.2%。鐵道公司Kansas City Southern 和加拿大太平洋鐵路公司各跌近4%。

英特爾跌2.6%,受微處理器漏洞影響繼續下跌。

 

美国股市周三(1月10日)下跌,因投资者担心中国可能停止购买美国国债,美国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0.1%,收于2,748.23点。公用事业和房地产是指数中表现最差的板块。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低0.1%,报7,153.57点。两大股指均连续6天上涨,在2018年首次收跌。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16.67点,至25369.13点。该指数在盘中低点下跌了128.81点。

彭博新闻社周三援引知情人士的报道称,中国政府官员已经建议中国政府降低甚至停止购买美国国债。

该报告还指出,中国官员认为,与其他资产相比,美国的债务正变得不那么有吸引力。两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可能为放缓或停止购买提供了一个理由。

KKM Financial董事总经理Daniel Deming表示,该报告扰乱了金融市场。“我们现在看到利率水平已经达到了市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需要应对的水平。利率环境正在发生巨大变化。现在,市场不得不消化这一变化。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这种压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美股恢收复了一些失地。道琼工业指数一度转为正值,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和Nasdaq指数则脱离日低。

不过,在外媒援引两名加拿大政府消息人士的报道称,加拿大越来越相信特朗普将宣布美国退出北美自由贸易贸易之后,美股从日高回落。

通用汽车的股价在报告公布后下跌了近2.4%。加拿大股市也全线下跌。

股市在前一交易日创下新高,延续了2018年的强劲开局。到目前为止,道琼斯指数、标准普尔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今年分别上涨2.7%、2.9%和3.8%。

“当开年以当前的形势开局时,通常是因为去年12月做的资产配置决定,”Marketfield Asset Management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指出,“现在,市场需要给自己的电池充电。这种模式是正常的。”

现货黄金一度攀升至1327.50美元/盎司,而美元兑一篮子货币下跌至92关口下方。

 

美国股市2018年开局火爆。道琼斯(25369.1309-16.67-0.07%)工业平均指数、标准普尔500指数与纳斯达克(7153.5717-10.01-0.14%)综合指数分别突破了25000点、2700点与7000点,均创下历史新高。上述三大指数在2017年分别上涨了25%、19%与28%。而在过去9年内,上述三大指数分别上涨了195%、209%与356%。此外,英国、日本及一些新兴市场的股市表现也非常亮眼。

造就2017年美国股市牛市的主要因素如下:

第一,美国经济的持续复苏,令美国企业利润显著改善,这是美国股市表现火爆的微观基础。从失业率的走势来看,本轮美国经济复苏已经持续了99个月,是二战后美国经济复苏最长的时期。

第二,尽管美联储2017年3次加息,但美国国内流动性依然充裕,全球市场流动性更是处于非常宽松的状态,这是美国股市表现火爆的流动性基础。

第三,2017年底美国国会通过了税改方案,企业所得税税率显著下调,提振了市场对于上市公司税后利润增长的信心,这是美国股市表现火爆的预期基础。

最后,投资者的风险情绪高涨,追逐风险资产的积极性很高,这是美国股市火爆的情绪基础。例如,衡量美国股市波动性的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波动率(VIX)指数(又名恐慌指数),在过去10年内的平均值为20,在美股近期频创新高的同时,VIX却不断下滑,2017年的平均值降至11,2018年年初则跌至10以下。这一状况在历史上非常少见,反映出投资者对未来股市的乐观情绪。

展望2018年,尽管美国股市上升的动能可能仍将持续,但出现整体20%左右下调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这是因为:

首先,当前美国股市的市盈率已经不低。例如,席勒周期性调整市盈率(利用过去10年经过通胀调整的盈利水平计算)今年初已达到33.38,仅次于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前的最高水平,超过了1929年股市泡沫破灭前的水平。这说明美国股市的稳定性相对不足。

其次,美国经济目前可能已处于本轮复苏的中晚期,未来增速进一步上升的概率不高,这可能会影响企业利润增速的进一步增长。事实上,美国目前的复苏主要由居民消费推动,而居民消费增长与股市上升的财富效应密不可分。一旦股市显著下跌,美国经济增速可能出现显著下滑。

再次,由于当前美国经济增速已持续超过其潜在增速,正向产出缺口可能推动通胀率显著上升,而一旦核心通胀率显著上升,美联储就可能加快货币紧缩的节奏。流动性收紧与融资成本的上升,有可能加剧美国股市的调整。

盛极必衰,规律使然。2018年美国股市走势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投资者应警惕和防范风险

 

2018年以来,全球股市涨势依旧如火如荼。仅开年首周,美股就创下12年来的最佳首周表现。

同时,欧洲和亚洲股市的首周表现也可圈可点。那么,这样的涨势还能持续多久呢?

史上最长!全球股市已18个月最大回调不超过5%

美国财经网站零对冲(Zerohedge)称,2018年以来,高盛用于衡量市场乐观程度的指标,即风险偏好目前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位,而风险偏好高涨主要是由股市引领的。

当前,全球股市创下了两个新记录:第一,MSCI全球指数正处在没有出现5%回调的最长连续期,至今已达18个月左右;第二,MSCI新兴市场指数正处在没有出现10%回调的最长连续期。

彭博此前指出,此次全球股市的繁荣主要是因美股大涨而起。眼下,美股几乎打破了所有记录,比如标普500指数已经连续386天内没有出现5%回调的情况,这距离史上最长一次没有出现如此跌幅的记录仅差10天左右。

1959年8月3日开始,标普500指数曾连续409天没有出现5%的调整情况。

狂欢之后,是回调?

除了美股外,欧洲和亚洲的股市表现也十分抢眼,尤其是香港股市。在2017年上涨近36%之后,香港恒生指数今年以来完成12连涨,创1964年以来最长连涨记录。

那么,在全球股市持续走高之际,一些投资者担心的回调会不会来?对此,市场人士观点不一。

根据零对冲的分析,在全球指数一片狂欢之际,MSCI全球指数的超买程度也已经创下1987年以来的新高。

在1987年,美股在近8个月的时间里涨幅超过30%,但在下半年大幅跳水,自峰值大跌36%。这次股灾的教训提醒着投资者:在股市持续攀升之际,当心回调。

就美股而言,StockCharts.com网站首席技术分析师John Murphy近日发出警告称,尽管美股最近表现强势,然而“2018年可能不会像开始的那样结束”。

上周六,Murphy在自己的博客中指出,标普500的14月RSI(相对强弱指数)目前已经达到86.07,为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的最高水平,这也意味着标普500指数的超买情况达到20年以来最高峰。

RSI用来确定股市的超买或者超卖情况,如果RSI超过80,那么意味着市场处于超买区间。过强的RSI数值并不是好现象。过去的例子也显示,当RSI达到80以上时,那么一个月后会有平均3.5%的回调。

摩根士丹利统计了历史上RSI达到80以上的情况,发现一个月以后回调的范围在0.8%至7.7%之间。从这个角度来看,回调只是时间问题,而且市场距离回调已经很近了。

尽管种种迹象在警告投资者可能发生的回调,不过也有人认为超买不值得担心。

比如摩根大通的技术分析师Jason Hunter就认为,不断上涨的股市确实将标普500的RSI推向了互联网泡沫时代以来的高峰,然而单凭这一点并没有办法证明股市的泡沫正在形成。

此外,高盛也认为投资者不必担心股市出现回调。该投行表示,虽然其认为高估值以及强劲的反弹后,2018年股市回调的风险会很高,但考虑到支撑性的宏观基础,其认为股市进入熊市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