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纪念“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逝世一周年搜索页面

发布者:北京四合院 | 2018-01-14 09:22:29 | 来源:消息树

【星网专讯】

谷歌搜索页面纪念“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逝世一周年

谷歌搜索页面纪念周有光去世周年的涂鸦

谷歌星期六推出纪念中国著名学者、被称为 “汉语拼音之父”的周有光去世周年的主页涂鸦。

周有光去年1月14日去世,享年112岁。世界各地使用谷歌的人在星期六纪念周年之际打开Google.com首页的时候,会发现Google Logo的位置呈现有周有光的头像,以及中文拼音gu ge 和文字“谷歌”的动画和超链接。

谷歌常为庆祝重要纪念日、或纪念杰出人物等对Google首页商标作出特殊变更,推出Google涂鸦(英语:Google Doodle),其2010年1月的第一个动画涂鸦为纪念艾萨克·牛顿。

周有光学识渊博,横跨经济、语言、文化三大领域,曾在复旦大学教授经济学,主持《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中文版的编译,更因参加建立汉语拼音系统而被媒体誉为“汉语拼音之父”。他和同事们从1955年开始历时三年,以26个拉丁字母为基础,编写了一直通行到今天的“汉语拼音注音符号”,不仅革新了中国人从小识字的方式,也改变了外国人拼中文的发音,北京Beijing不再是Peking了。

出生在清末1906年的周有光,从清朝、民国、各种战乱一直到共产党政府,经历了20世纪中国所有的动荡。

周有光晚年不时直言批判中国的专制体制。他2012年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说,他曾认为毛泽东是要搞民主的,但上台后搞了“最最坏的专制。” 在2011年接受美国公共广播电台采访时还说,他希望能活到中国政府为89年六四镇压认错那一天。有媒体称,周有光堪称世界上年纪最大的持不同政见者。

 

1月13日的谷歌首页采用了中文元素。“Google”不见了,而是用插画的形式展示了Google的中文名“谷歌”,并利用动画效果让“谷歌”汉字变成拼音“GǔGē”。

这个特别的“谷歌涂鸦”是为了纪念“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诞辰112周年。

谷歌涂鸦纪念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早期版本

周有光被誉为“拼音之父”,他设计并创建了现在通用的汉语拼音系统,在中文的读音和书写之间建造了一座桥梁。周有光于2017年1月去世时,纽约时报曾经刊发长文对他做出报道,称“是他让汉字书写像ABC一样简单”。

纽约时报的介绍中称,一些我们如今随处可以见到的拼写,正是来自周有光的汉语拼音方案,比如Beijing,它取代了此前的Peking;Chongqing取代了Chungking。该方案在1982年被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采纳,1986年被联合国采纳,成为了中文罗马字母拼写法的国际标准。

谷歌涂鸦纪念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早期版本

谷歌此次以谷歌涂鸦形式纪念周有光,除了设计多个插画版本展示周有光的形象之外,还在介绍中专门提及:周有光原名周耀平,但他的笔名“有光”的寓意是希望“为世界带来光明”。

谷歌认为,如果不是语言学家周有光,以拼音拼写汉字的表达方式永远不会成为现实 。

此次谷歌涂鸦的介绍中称,拼音极大地增进了国民的读写能力,降低文盲率,减轻了外国人学习中文的痛苦,向盲人提供了一种通过盲文阅读的方法、将无数的中国方言与其共同的声音命名法联系起来。如今,小学生在学习识字之前学习拼音,此外还有一个周有光大概没有预见到的发展:方便了人们用电脑键盘和手机快速输入中文。

谷歌涂鸦纪念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早期版本

周有光生于中国常州,毕业于上海光华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兼修语言学。他曾在华尔街从事银行工作,1949年回到中国,在上海教授经济学。1954年,他收到了一个出人意料的邀请,负责创建一个汉字字母系统。最初,周有光拒绝了,表示自己只是一个业余爱好者,但最终被说服接受这份邀约。三年后,他创建了汉语拼音系统。

据人民网2016年报道,1954年,周有光被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邀请担任汉语拼音方案委员会委员。1955年,周有光提出普及普通话的两项标准,并提出汉语拼音方案三原则:拉丁化、音素化、口语化。

谷歌涂鸦纪念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早期版本

1958年2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汉语拼音方案决议,同年,汉语拼音成为全国小学的必修课。周有光在北京大学等高校讲授汉字改革课程,其讲义《汉字改革概论》系统、全面地总结了三百余年汉语拼音字母的演进史和中国人自创拼音字母的历程。

1982年,经周有光的努力,国际投票通过汉语拼音方案为拼写汉语的国际标准(ISO7098)。他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主编的《汉语拼音词汇》,成为后来电脑中文词库的基础。

周有光对语言学的热爱保持终生,他编写了40多本书,其中包括把《大英百科全书》翻译成中文。年过百岁之后,他依旧笔耕不辍:100岁,出版《百岁新稿》;104岁,出版《朝闻道集》;105岁,出版《拾贝集》;110岁,出版《逝年如水——周有光百年口述》。

据中国新闻网2017年报道介绍,周有光始终保持着强烈的文化意识和探索精神,一秒钟也没有停止对世事的关注与思考。他思维犀利,口中出过不少金句:

“如今老年人燃烧,青年人取暖”。

“年纪老了,思想不老。年纪越大,思想越新”。

“不要谈我个人,我们来谈谈这个世界。我是认真地思考了这个世界的”。

“我比以往更关心中国的发展和走向;关心整个世界不断出现的变化。我一直关心中国,我希望中国会变得更好、更有前途。”

他还曾对自己的高龄开玩笑称,“大概是上帝太忙了,把我忘掉了”。

周有光2017年1月14日于北京去世,享年11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