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世界杯 哪些经典值得怀念

发布者:北京四合院 | 2018-07-08 10:52:27 | 来源:腾讯体育

【星网专讯】

20年后:当我们怀念1998世界杯时,我们究竟在怀念什么?

 

 

当拉基蒂奇致胜的最后一罚进入球网之时,他帮助球队重现了20年前,也是他10岁时所见证的那个夏日传奇。虽然有近半球员效力于欧洲顶级俱乐部的他们,早已不似当年那支战火硝烟中走出的神奇之师,但时隔20年重回世界杯四强,还是串联起了两代球迷的回忆。

 

克罗地亚时隔20年再进四强

 

无论是法国队还是克罗地亚队,都盼着在20年的等待后,迎来本国足球的又一段黄金时代。

如果不是内马尔急着跟梅西、C罗赶同一航班的话,那就可以得见1998年世界杯的前三名重聚四强的奇景了。但没事,法国队和克罗地亚队已经足以满足30岁左右球迷的怀旧情绪了。更别说,英格兰队是那届人气最旺的球队之一,也是赛前按照某种历史对称的方法算出来的夺冠热门。至于比利时?他们是除了冠军法国队之外,唯一保持不败的球队(3战全平,小组出局)……

球迷们总是热衷于怀念他们所支持球队夺冠的那一届世界杯,但1998年堪称不同球迷群体共同的经典回忆。回忆起来,之前已经连续错过2届世界杯的法国队,那时并没有太多十足的拥趸。我们之所以对1998念念不忘,不仅因为那是20世纪的最后一届世界杯,也因为2002年之后,足球赛场所见之怪现状渐渐颠覆了我们的认知,让世界杯再难回到那为踢球而快乐的年代。

20年前的夏天,更像是纯真年代的最后一次狂欢。

 

姆巴佩异军突起

 

 

当年轻的天才横空出世,我们讨论的还不是“他能卖多少钱”

 

虽然姆巴佩在1/4决赛中假摔+卧草的拙劣表演,让人叹息这孩子刚出道就学坏,但至少他未来还有2场比赛,用来刷新一下人们对他19岁的记忆。因为我们可不想再过20年回忆时,只记得那一串天文数字的身价。

20年前,当另一位19岁(其实当时才18岁半)少年横空出世时,步履轻盈,白衣飘飘,脸上写着不谙世事的懵懂。当时女性拥趸颇多的英格兰队,除了贝克汉姆之外又多了欧文这样一位优质偶像。但遗憾的是,当欧文在与阿根廷的1/8决赛中完成那次马拉多纳式的半场奔袭后几十分钟,贝克汉姆吃到了让他懊悔终身的红牌;再之后,英格兰队在点球决战失利后梦断法兰西,而点球的魔咒他们在20年后终于打破了。

彼时欧文效力于仍在争冠行列,但始终无所斩获的利物浦队。以今天的思维恐怕很难理解,欧文在下一届世界杯时还效力于此;而这两届世界杯期间,利物浦队所获的荣誉只有1次足总杯、2次联赛杯和1次社区盾杯。

那是欧元正式进入流通前的最后一届世界杯,而因为各国所用货币不一,衡量球员身价的最常用单位还是美元。那年22岁的罗纳尔多虽然年轻但已算不得“新星”,他在世界杯前1年就完成了从巴萨到国米的转会,创造了2700万美元的转会费纪录。1998年世界杯后成就创纪录身价的是罗纳尔多的队友德尼尔森,3500万美元的新纪录转会皇家贝蒂斯后,这位新一代的盘球大师却并未踢出名堂。

 

1998年欧文横空出世

 

彼时世界足球的金元时代初露端倪,但比之如今赤裸裸的资本操作已算是一股清流了。欧文的坚守,则更像是清流中的一处甘泉。1998年世界杯后也屡有豪门求购欧文,但利物浦坚决不放。其后的6年中,欧文的确将最好的青春年华贡献给了红军,而2001年的欧洲金球奖也是对他最好的褒奖。当伤病过早地开始困扰欧文,而瘦削的身躯又与球队的打法格格不入,于是在2004年远走皇马的那个夏天,欧文一路从家哭到了机场。

转投皇马时欧文的身价只有800万欧元。包括1998年世界杯及之后几次实现身价剧增的机会,他都留在了利物浦,这对于姆巴佩这一代青年才俊而言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插句题外话,欧文生涯暮年加盟曼联,而被部分利物浦球迷斥为叛徒时,他们恐怕很难理解欧文当年为红军所做的牺牲。

记忆回到20年前,英格兰队20号那样清澈而纯真的笑容,更像是对属于足球的纯真年代一次致敬和告别。

 

希门尼斯比赛末段情绪崩溃

 

 

当五味杂陈的泪水都留在场下,而非在哨响前就痛哭流涕

 

每届世界杯都有让人印象深刻的英雄泪。在不相信眼泪的竞技体育赛场,到底什么时候哭,还真是门学问。

欧文那届世界杯的队友,曼联名宿加里·内维尔,就对本届世界杯上不合时宜的眼泪嗤之以鼻。虽然缺少卡瓦尼的乌拉圭队拼到最后一分钟,已足够配得上尊重,但希门尼斯在比赛最后时居然已经眼含热泪了,这让内维尔看不懂:“他在哭吗?为什么哭?他怎么回事?比赛还有5分钟。我赞成感情和激情,但这真让人尴尬。”

虽然多数球迷都不会苛责希门尼斯的真情流露,虽然也有网友斥责内维尔是“杠精”,但当年英格兰铁卫的陈述不无道理。控制情绪本就是职业球员的基本素养之一,愤怒要控制,悲伤更要控制。在场上哭泣当然会分散你的注意力、打乱你的呼吸,从而使判断和状态都受影响。希门内斯,你哭的时候可是在排人墙啊!

 

罗纳尔多曾在世界杯决赛中遭遇重大失利

 

罗纳尔多,这位那些年的“爱哭鬼”,在1998年世界杯决赛即便有再多难言之隐,不也是把泪水带到了场下?癫痫说、夜店说、下药说……但即便对于那年决赛他的表现再加苛责,“外星人”在诡异的状态几乎无法支撑他正常比赛时,也没在场上哭鼻子啊?

巴西队让人印象更深的眼泪,还是主帅扎加洛在战胜荷兰队的半决赛后,那般老泪纵横的场景。正常的逻辑很难理解,毕竟这并非夺冠或是回家的时刻。但回想起来,这的确是巴西队全程最“命硬”的比赛,也是扎加洛率队赢下的最后一场球——后来的决赛,也许冥冥中自有天数。

从马拉多纳到加斯科因,从巴蒂斯图塔到C罗,几乎每届世界杯都有“英雄泪”,1998那年并不特殊——但至少让我们明白,即便肢体与心情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即便知道与金杯渐行渐远的脚步已不可逆转,还只要终场哨声还未响起,请让眼泪流在心里,而非眼眶和脸颊。

 

巴乔没有再罚丢点球

 

 

当完成自我救赎只能靠自己,而非自怨自艾和怨天尤人

 

作为让失败方更“体面出局”的点球大战,本届世界杯已经见识了太多。之所以说体面,因为点球大战更多是拼概率的残酷事件,即便出局也多半能落个“虽败犹荣”的名声。但对于某些球员,点球大战却能成为长时间的梦魇——譬如罗伯特·巴乔,如果他错过1998年世界杯的话。

那届世界杯完成自我救赎的人不止巴乔一人,但他绝对是救赎周期最长的。当年已经31岁的他,正是靠着在博洛尼亚队一个赛季22球的回春表现,挤上了通往法国的末班车。当意大利队顺利地从小组出线,又淘汰挪威队跻身八强,在与东道主过招120分钟各无建树后,一切又巧妙地切换回1994年美国世界杯最后一刻的场景。

但彼时巴乔决定第一个出场,而不是4年前那样留到最后。当年那个留着马尾辫的落寞身影,随着巴乔轻松推射攻入巴特兹身后的球网,而正式烟消云散。虽然后面还有4轮要罚,但对于意大利球迷却是释然的一刻。毕竟那个心魔不仅萦绕在巴乔心头,也占据了他们过去4年记忆的大多数。

但那次救赎对于意大利队而言并非完美。迪·比亚吉奥最后一罚狠狠地砸在横梁上,虽然有队友们善意的安慰,但他的心情想必只有巴乔最懂。有趣的是,两年后的欧洲杯半决赛,虽然我们记住了托尔多的封神之作,但意大利队第一个登场的恰是迪·比亚吉奥。和巴乔一样,他用勇气和坚持赢得了救赎的机会,并成功把握。

 

齐达内小组赛被罚出场外

 

当救赎也变成了一种传承,你就更明白没有比自己更强大的力量。

更让人铭记,是在同一届比赛中先遭受红牌打击,又完成冠军救赎的齐达内。25岁初登世界杯赛场,正踌躇满志的齐祖,在第二场小组赛中,就因为被当时的沙特队队长阿明铲倒后,报复性地踩踏对方臀部而被裁判“斩立决”。当时比赛已经进行到77分钟且法国队2-0领先,而他们下一场要面对小组赛最强对手丹麦队。被罚下后的齐达内,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齐达内也是幸运的。如果那张红牌影响了法国队其后的征途,那他想必也会像同届比赛的小贝那样成为众矢之的。幸好齐达内的自我救赎中又多了几分东道主光环的加成,其后的剧情自不必多言,及时复出的齐达内在上述那场意法点球大战中力拔头筹,又在法兰西大球场的决赛夜,顶进了或许是他国家队生涯最重要的两个球。

再扯远一些,因为对西蒙尼不冷静的那一次勾脚,贝克汉姆在1/8决赛梦断法兰西后,在其后的数年内也一直饱受指责。直到2001年事关生死的预选赛中任意球绝杀希腊队,又在一年后的札幌把复仇的点球罚进阿根廷队的球网。当时已经戴上队长袖标的小贝,彰显了属于成熟男人的担当。

这也是20年那个夏天的鲜活记忆留给我们的。所谓救赎,无论用上两周、两年还是两届世界杯,只要到来,就不算太迟。永远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而不是靠抱怨裁判针对自己,也不是靠一走了之退出国家队。

 

美伊两队赛前互赠花束

 

 

当战火中走出坚韧和激情,汇聚成绿荫场上振奋人心的力量

 

足球本就应该是为和平而生的。1998年世界杯小组赛,伊朗和美国两队居然被分到了一组。彼时两国关系甚至可以用互相敌视来形容,而那场本以为尴尬十足的遭遇,却因为两国球员赛前的互致鲜花而有所化解。那,也是足球的魅力之一。

当时的巴尔干半岛还被战争的阴云笼罩,而南斯拉夫队(那一届仍用此名)和克罗地亚队非但双双小组出线,克罗地亚队最终还获得历史最佳的战绩。脱胎于战火纷飞年代的多数球员,身上还自带“战斗民族”(此处不指代俄罗斯)的基因。当年克罗地亚队的中场主力阿萨诺维奇,早年曾经为赶一场比赛而开着直升机奔赴赛场,居然还打进一球。

要知道,在那届世界杯前3年才结束的塞族和克族的战争,最初的导火索也是因为足球。那是1990年,贝尔格莱德红星和萨格勒布迪纳摩队——这两个民族分别的骄傲之间的比赛,由球迷冲突引发大规模骚乱,而后又是长达5年的战争和对抗。亲身参与了那次骚乱肇始的博班遭到禁赛,但是他说为了克罗地亚的命运,愿意赌上职业生涯、名誉和生命和拥有的一切。

 

克罗地亚的绝佳表现对祖国而言意义非凡

 

1987年勇夺世青赛冠军的那一代巴尔干青年才俊,却因为战争而无奈地分属对立的阵营,本该并肩作战的黄金年华中只得各为其主。但是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争取荣誉,这份不变的情怀从战场蔓延到足球场上。当布拉泽维奇率着苏克、博班、普罗辛内斯基那一帮克罗地亚足球初代英雄,身披格子旗接受球迷欢呼时,那也是对一个从战争创伤中初愈民族最大的鼓舞。

20年过去,当莫德里奇、佩里西奇、拉基蒂奇们几乎要复刻前辈们的神奇时,克罗地亚已经是巴尔干半岛,乃至整个原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各国中经济社会发展较好的范例,进入准发达国家行列。那象征神奇的格子旗,却始终飘扬至今。

世界总有某个角落被战争的阴霾笼罩,当然也希望足球成为人们珍惜和平、重建家园的信心和力量。愿乌克兰人想起2006年世界杯、伊拉克人想起2007年亚洲杯时,仍能收获不灭的感动。

 

2018年再聚首的齐祖与亨利已不是青春模样

 

 

我们所怀念的……

 

时隔20年,我们的怀旧并非因为时光老去,变得矫情,也不是因为厚古薄今,把过去的一切变成经典。但回想1998年,即便只是记得巴蒂斯图塔、博格坎普、维埃里们英俊而阳刚的面庞,也不免觉得那个时代的审美似乎更契合我们的选择。

统治20世纪最初10年世界足坛的各路大神,多数也正是从1998年的法兰西开始一战成名天下知。如风般迅捷和清朗的欧文,委屈到让诸多女粉丝心碎的小贝、法国队夺冠之外的最大惊喜亨利、虽然年轻但早已不算新星的罗纳尔多、劳尔……即便是明显秃顶、深色严峻的齐达内,那年也才25岁。是不是会让你由衷感叹一句年轻真好?

冷战的铁幕消除10年后,世界迎来了世纪的交替,我们诸多的生活方式、思维观念和价值选择也随着那一刻的到来,悄然发生着改变。2002年的世界杯,是让很多纯粹球迷关于足球的理想与价值观幻灭的一届;在那之后的世界足球,虽然仍在变得更快更强,球员变得炫目多金、个性多元,球迷的选择愈发多样,从资源稀缺的旧时代过度到信息过载的新时代……但是因为足球而感动的经历,很多人的最后一次都留在了1998。

那是注定再也回不去的纯真年代。1998之夏已经过去20年了,我很怀念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