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荒唐”的中国妈妈为何惊动了全国?(组图)

发布者:jack | 2017-08-01 06:48:16 | 来源:德国优才计划

【星网专讯】她29岁那年,

因为与一个德国男人的偶遇,

便裸辞,闪婚,

之后不仅带着女儿们离开城市,

还坚决不让她们上学,

这个“荒唐”的妈妈,

连央视,中国各大媒体都被她惊动了,

她究竟想做什么?

她,就是李旻果

她原是香港某报社,

在昆明的知名驻站记者。

1999年,昆明世博会期间,

她因工作所需,

参加了秘鲁大使举办的一个晚宴,

在当天的晚宴上她遇见了,

恰巧走进来的德国人马悠。

马悠是一个大名鼎鼎的德国博士,

被称为“雨林再造之父”,

曾在菲律宾创建过:

群落式雨林再造模式,

并因此改写了菲律宾的国策和林学院教材,

他也因此获得了菲律宾政府总统奖。

1997年,

他受德国政府的委派来到了中国,

担任中德政府间合作专家组组长,

为此,他专门提议主导了,

欧盟有史以来的最大援华项目:

《中国西部生物多样性保护项目》。

一眼万年,

在她们相遇的那一瞬间发生了…

那天晚上,他们第一次相遇,

他看到她有点累了,

便邀请她到楼下去静一静,

楼下的角落里摆放着一架钢琴,

他走过去即兴弹奏了一首曲子,

忧伤的蓝调,淡淡地渗进她的心底,

曲毕,他突然转过身来对她说:

“这是我为你弹的,

如果你还是单身,

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吃了一惊,不知该如何反应,

可这个德国人的脸上却充满了,

不容置疑的表情,眼神无比纯粹。

见她怔住了,他说:

我不能给你无尽的财富,

但我可以给你无尽的花朵。

这样不着边际的情话,

她却信了,那一刻她下定了决心:

“他敢要,我就敢给。”

次年正月十五,

她真的嫁给了大她17岁的他。

因为马悠要在西双版纳,

做热带雨林的恢复与保护工作,

她便为他毫不犹豫的,

辞去报社记者的高薪工作,

追随马悠在澜沧江边扎下了根。

她曾为彼此的遇见,

写过一首深情的诗:

再早一步,春芽不发,

再晚一步,错过谷花。

她和马悠的遇见,

不早也不晚,一切都刚刚好,

从此他们心心相印,不离不弃。

他俩的结合,

是一段浪漫至极的爱情,

更是一段,

荡气回肠的中国雨林拯救之路!

热带雨林无疑是地球赐予全人类,

最为宝贵的资源之一,

并且现时有超过25%的现代药物,

都是由热带雨林中的植物所提炼,

所以热带雨林被称为,

“世界上最大的药房”。

雨林也被称之为“地球的肺”,

是天然的空气净化器,

由于,众多雨林植物的光合作用,

它净化地球空气的能力尤为强大,

仅亚马孙热带雨林产生的氧气,

就占全球氧气总量的三分之一。

可想而知,如果雨林消失,

地球上的环境和气候,

将会遭到怎样毁灭性的破坏!

而当时的中国西双版纳,

人们盲目追求经济效益,

竟然大肆砍伐雨林,

大面积的种植单一的橡胶树。

因为在商人的眼里,

橡胶树能换来大量的金钱,

它能变成轮胎、雨衣、雨靴……

满足大城市人的消费需求。

可那里因为大面积种植橡胶树,

土壤肥力下降,土壤板结,

西双版纳的许多村寨都出现了,

自来水断流、井水干涸的现象。

短短几年时间,

西双版纳就已经损失了,

大约40万公顷的热带雨林。

橡胶树种满了这块土地,

这种树虽然也是树,

但它却是功利树。

橡胶林替换了雨林,

雨林的土地滋养了橡胶树,

而最终用橡胶树制造的轮胎,

却无情地轧平了这片雨林。

看着一片片中国雨林被推土机推倒,

被火焚烧,被肆意毁灭,

马悠这个德国人心急如焚,

在中国的雨林重建和中国农民生活改善之间,

必须尽快,找到一条最适宜的出路。

他说:

一朵花开,一片花瓣掉落,

一颗种子的成熟,

每一个生命的成长,

都是大自然赋予的潜力。

如果能够按照自然生态的模式,

在这上面进行再造雨林的试验,

实验如果能成功,

那就能够复制这种模式,

那么中国雨林就有救了。

她也义无反顾地支持他,

来到西双版纳的这些年,

她既是他的妻子,

更是他最得力的助手。

2000年,她和马悠,

在西双版纳景洪搭建了湄公山庄。

并买下了15亩橡胶地,

按照自然生态的模式,

在上面进行再造雨林的试验。

他们从一些不挑剔的树种开始培育,

让雨林逐渐形成阴蔽,

再慢慢种植,

如望天树一类的标志树种,

逐渐让整个雨林形成不同层灌。

每天清晨,马悠都要迎着露珠,

到雨林里找寻从枯树上跌落的兰花,

带它们回到实验室,和马悠一起复活栽培。

两年后,再一个个把它们送回去,

绑到树上。

他是一个科学家,更是一个艺术家,

他用艺术的形式,

在做着中国雨林的保护科学工作。

渐渐地,

他们最爱的兰花,

已经鲜艳地绽放。

小动物们,

也纷纷跑到他们这里生活,

有些大胆的还跑到他们家,

自由自在地来来回回。

夏天冲凉的时候,

她会看到小青蛙蹲地上看着她,

一到雨季,就有青蛙、蛤蟆、

牛蛙等各种“呱呱”的声音合唱,

有天晚上睡觉时,睡着睡着,

马悠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她问他笑什么,马悠说:

“有一只癞蛤蟆跑调了”。

高耸的望天树亭亭如盖,

大叶榕随风摇曳,

这里仿佛就是一座,

藏匿着精灵的花园。

他们居住的面积只占百分之十,

剩下百分之九十都是为花、

草和小动物们所做的家,

里边有蛇、蜥蜴,

各种各样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微生物。

几年过去了,

这片曾经被破坏的土地,

在他们的手里竟然恢复了生机,

重新生成了生态多样性的雨林,

他们亲切地把这里称为“地球人的家”。

更让人她感到震惊的是,

一个小小的雨林作用竟无比巨大,

她感叹道:

仅仅15亩的小气候,

已经和外面完全不同,

开了门就像一个结节,

夏天的时候,进门就低三度,

这么少的土地居然都能对气候

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在这里他们还生下了,

两个美丽的女儿,

大女儿,Linda,

在西班牙语里意为“超级美丽”。

二女儿名为Vanda”,

马悠期望女儿像万代兰那样,

慢慢长大,永远美丽。

其中一个女儿出生时,

居然还是通体的蓝色,

当时马悠喜极而泣,他说:

那是得兰花之精髓,

她是我们的兰花仙子。

她和马悠达成共识,

要给孩子一个完全自然的环境。

因此,他们没有送孩子去上学,

而是让女儿们在雨林里,

和兰花们一起长大。

她和马悠就是女儿们的老师,

每天教她们唱歌弹琴画画下棋。

而雨林彻底保留了,

孩子们身上珍贵的天性,

雨林就像是一所,

不是让孩子们来适应的学校,

而是去适应孩子的学校。

在雨林里生活的两个孩子,

就像是一对“雨林精灵”。

她们能自创文字,

无师自通地弹钢琴,编曲,

歌声犹如天籁。

她们会采集植物做颜料绘画,

在树藤上跳舞。

她们喜欢赤脚,

奔跑在雨林的天地之间,

别提有多快活。

她们会和花对话,

感知大树的能量,

听到落叶的声音,

看到寻常人无法看到的东西。

雨林里的所有动物,

都特别愿意与她俩亲近。

凡是见过这两个女孩的人,

都会感到惊心动魄,

她们除了惊人的美丽,

还有着一股仙气和不符年龄的淡定。

姐妹俩还有不少“宝贝”,

都是一些在别人看来,

最不起眼的植物,

或者受伤了的小动物。

雨林也让她们产生了,

对生命的热爱与悲悯,

自然而然地继承了,

父母保护雨林的使命和梦想。

女儿们在大自然里的怡然自得,

更坚定了他们“再造雨林”的决心,

他们要把更多雨林还给下一代。

马悠说:我们的孩子出生在中国,

我要给她们一个健康的环境,

这就是我在这个世上的动力。

他梦想能建立一个,

具备复合型多种功能的、

成长更替与不断成熟的物种群落,

一个既有生态价值,又有经济产出的,

可复制再造雨林样板工程。

他从布朗山当地村民手中,

租来6600亩轮歇地,

并建起“天籽生物多样性保护区”,

他把全部身家,都投到了山上,

甚至把保险卖了,只是为了种树,

而她却始终陪伴在丈夫左右。

2007年,他们一起共同成立了,

首个中国民间生物多样性保护区。

然而其中的波折不断,

有当地官员的质疑,

有中国商人的白眼,

还有农民们的不解

可他们坚定地走在梦想的路上,

为了女儿,更为了这个人类的地球。

他们将一颗颗种子埋进土地,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6666.6亩的土地,

渐渐被多样化的植被覆盖,

蜥蜴、梅花鹿、松鼠等,

野生动物越来越多。

他们卖掉了房产和保险,

断了所有自己的退路,

义无反顾地为这片土地倾尽所有。

他们自己的日子过得清苦无比,

但只要是跟爱的人在一起,

做喜欢的事,

总是最快乐最满足的,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遂美好。

然而天妒佳缘,

命运给了这个幸福的家庭,

一个难以想象的晴天霹雳!

2010年,一个雷雨交加的下午,

马悠因心脏病,

突然猝死雨林……

刹那相遇,十年相守,

余生同路,

还没来得及再说一次我爱你,

还没来得及道一声再见,

他就这样离开挚爱的妻子和女儿,

走了……

她在痛不欲生中,

含泪将马悠安葬在了布朗山巅,

因为那里可以让他,

俯瞰整片热带雨林。

祸不单行,

在他走后的日子里,

灾难接踵而至,

先是家里进贼财物被盗,

紧接着又是,

森林雏形已经形成的雨林再造工程,

突然被一场大火化为满目疮痍,

如果当时不是几位朋友在场,

她也差点被那场大火带走。

可她没有倒下,

悲痛过后,她选择接受了现实。

她知道,只有继续最初的选择,

才能让她和马悠永远在一起,

因为在那片雨林里,

有着和马悠曾经爱过的一切。

只要脚站在地上,

就能够再次活过来。

这个坚强的女人,

顶起了丈夫未竟的事业。

她在心里暗暗发誓:

没有你,我和女儿依然,

会继续保护脚下的土地。

马悠去世后,她开始下山,

和政府、地产开发商,

以及全世界的资本拥有者打交道。

她说:“以前我习惯和树站在一起,

不习惯和人站一起,

但我最终还是决定下山了。”

她一遍遍地告诉人们,

一遍遍地呼吁:

“雨林已经供养了我们许多,

清洁的空气与水,

它是人类的基因库,

百分之八十的药材都来自雨林。

所以,我们应多了解雨林,

所蕴含的真正宝藏”。

在完成梦想的路上,

她独自一人遇到许多挫折,

可不管再发生什么事,

她都没有再动摇过。

她将两个与世隔绝的女儿,

也勇敢地放下了山,

她们爱自由自在,

更爱父亲所做的事情。

她们说:

爸爸是森林的天使,

他能听懂森林的秘密,

只要雨林在,爸爸就一直在,

爸爸决定到天上做一些更重要的事,

把地上的事情留给我们,

所以我们就是妈妈的天使。

2011年12月25日,

她们牵着小象亚努走上东方卫视达人秀舞台,

林妲和宛妲那具有穿透力天籁之音,

一曲阿卡民歌《花恋》,

和“希望所有人都去种树”的愿望,

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

2012年,两姐妹走进人民大会堂,

用一首《地球之歌》唱出她们的困惑,

也让听到的人们开始思考:

我们对这世界做了什么?

2013年1月,

林妲和宛妲著作的《雨林精灵》出版,

杨澜倾情作序,许戈辉感动推荐,

英国卫报专题报道,

凤凰卫视“与梦想同行”隆重推出。

2016年11月,“从种子开始:

肖全和妲妲的世界,

肖全摄影展暨妲妲绘画展“在成都举行。

这些照片分别展现了妲妲和雨林,

共同出生、成长、分享生命,

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中,

领悟一花一界、一树一心,

在这样独特的成长环境中呵护的童真初心。

李林妲《冥想》

她们真的就像地球上的精灵,

这两个曾经被雨林守护的孩子,

如今虽未长大,

却已经在用自己的方式,

为脆弱不堪的雨林请求帮助。

在她们的努力下,

2000年到现在,17年过去了,

天籽山上的雾露回来了,

水从岩缝里渗出来了,

就连兰花也开始自己萌芽了。

现在的布朗山雨林保护区,

已经种植出300多万株植物,

基本形成了雨林生态小气候。

然而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

因为,

一个完整的雨林体系的形成,

至少需要120年的繁衍生长。

埋下种籽,等它发芽,开花,结果,

可推土机一秒就可以压坏一方雨林,

这样算下去,

要花多少年才能把那些破坏都填补起来,

估计一辈子也做不到吧?

太慢了……

但她和两个女儿,早已做好了,

为此付出一辈子的准备。

她说:

“慢一点没关系,我们还有下一代。”

我们做的事并没有那么伟大,

”英雄“这个字眼并不适合我们,

我们只是在做每个人应该做的事情。

当一个人非常专注,非常集中的时候,

她的能量是非常大的。”

是啊,她们的能量巨大,

她和两个美丽的女儿,

在做的这件全中国最美的事,

足以震撼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灵,

她们值得我们所有人的祝福和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