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美国经济成长应归功于加息?

发布者:北京四合院 | 2024-04-21 13:22:07 | 来源:彭博社

【星网专讯】

 随着美国经济月复一月的增长,数十万个就业岗位被创造出来,那些警告经济衰退即将到来的专家们困惑不已,部分华尔街人士开始接受一种边缘的经济理论。

  他们在思考有没有可能过去两年进行所有的这些加息真的提振了经济,换言之,不是“尽管利率上升,但经济仍然蓬勃向上”,真实的情况可能是“正因为利率上升,所以经济蓬勃向上”。

  这个想法相当激进,以至于在主流学术界和金融界近乎异端。只有土耳其的民粹主义总统埃尔多安或现代货币理论最狂热的拥趸才敢公开说出这种结论。

  但一些新的“皈依者”及少数承认至少对这个想法感到好奇的人认为,经济证据变得越来越不容忽视。从GDP、失业率、企业利润等关键指标来看,现在的经济扩张势头与美联储最开始加息时一样强劲,甚至可以说更强了。

  前RBC Capital Markets的衍生品交易员Kevin Muir表示,“有观点认为这是因为基准利率从0升到超过5%使美国人二十年来第一次从债券投资和储蓄账户中获得大笔收入。现实是人们有了更多的钱”。

  从理论上讲,这些人和企业会把新获得的资金中很大一部分用于提振需求和刺激经济增长上。

  在一个典型的加息周期内,该群体的额外支出远不足以赶上停止借钱人群的需求下降,正是这一点会导致典型的美联储引起的经济下滑(伴生通胀下降)。Muir说,美国人都以为经济会遵循这一模式并“急剧放缓”,“但我不这么看,我觉得经济会变得更加平衡,甚至可能有轻微的刺激作用。”

  Greenlight Capital的David Einhorn是其中知名度最高的一位离经叛道者,他列举了几个特殊原因,最主要的是美国预算赤字爆炸式增长带来的影响。政府债务已经飙升至35万亿美元,相当于十年前的两倍,意味着美国和外国债券投资者每月将有额外约500亿美元的利息收入。

  这种现象使得利率上升对经济具有刺激性,而非限制性。经济学家Warren Mosler很多年前就清楚的看到了这一点,但作为现代货币理论(MMT)最直言不讳的倡导者之一,他的解读长期以来一直被斥为异端。当Mosler看到一些主流人群开始转变时,他有点感觉自己的视角得到了证实。 他说,“我很久以前就在谈论这个问题了”。

  Muir坦然承认自己是多年前嘲笑Mosler的人之一。 他说,“我觉得他疯了。这种理论根本没有道理”。但当经济在疫情结束后继续腾飞时,他觉得有必要仔细研究这些数字,最后其惊讶的得出一个结论:Mosler是对的。

  “真的很奇怪”

  作为华尔街最著名的价值投资者之一,Einhorn比Muir更早接触到了上述理论。当时Einhorn观察到,尽管美联储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将利率维持在零但经济增长却非常缓慢。他认为,虽然将利率提高到极限显然无助于经济,比如说利率到8%对借款人的打击太大,但如果将利率提高到更温和的水平,也许能给经济带来促进作用。

  Einhorn指出,美国家庭可以从超过13万亿美元的短期生息资产中获得收入,这些资产规模几乎是5万亿美元消费者债务的三倍。他估计,按照今天的汇率计算,每年居民能获得的净收益约为4,000亿美元。

  Einhorn在2月彭博的Masters in Business播客中表示,“当利率低于一定水平时,经济增速实际上会放慢”。他认为,有关美联储需要开始降息以避免经济放缓的观点“非常奇怪”。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绝大多数经济学家和投资者仍然坚信高利率会阻碍经济增长这个古老的原则。他们以信用卡和汽车贷款拖欠率上升作为证据,还有就是就业增长虽然仍强劲,但速度已经出现放缓。

  穆迪分析的首席经济学家Mark Zandi代表传统主义者,他认为上述新理论完全“大错特错”。但即便是Zandi也承认,高利率对经济造成的损害比以往要小。

  他表示,经济能保持韧性的一个关键因素是,许多美国人在疫情期间设法将30年期抵押贷款利率锁定在超低水平,这极大减轻了加息给他们造成的痛苦。 (这点与世界其他地区的情况非常不同,不少发达国家的房贷利率随着基准利率迅速上升。)

  身为摩根大通债券基金经理的Bill Eigen并不是新理论的直接支持者。他更倾向于支持这个想法的大致框架。该立场让他认识到有必要重新调整投资组合,配置更多注入现金,这个决策使他管理的主动型债券基金过去三年回报率排名业内前10%。

  Eigen还有两个副业,他经营着一家健身中心和一家汽车修理店。Eigen说,这两个店的消费者支出都在持续增加,尤其是退休的人。他认为,退休人群或许是加息的最大受益者。

chang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