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名加国女生中就有1人遭遇过!学校竟息事宁人

发布者:天津包子 | 2018-04-15 09:07:31 | 来源:加西周末

【星网专讯】近日,几则发生在中国高校的事件占据了各类媒体的头条位置。无论是北航“名师”陈小武长期性骚扰女学生一事,还是引发热议的长江学者遭多名北大中文系毕业生实名举报性侵致女生自杀的事件,都让人们不得不将目光投向校园性暴力这一敏感话题。另一则引发社会高度关注的高校博士生坠楼事件,也因学生生前被逼向导师“认爹”,而被人怀疑存在性侵、性骚扰的可能性。

 

 

加国性安全不容乐观五名女生中即有一名遭性暴力

在人们的传统认知中,北美学校的校风开放、制度建设相对成熟、学生们自主意识与自我保护意识强,因此在这里念书的孩子不太容易成为校园性侵、性骚扰的对象。然而,事实可能与我们的想象相去甚远。校园性骚扰、性侵行为,可能就发生在你我身边。

加国著名杂志《麦克林》(Maclian’s)于近期就校园性暴力问题进行了一次全国范围的调查。调查范围覆盖加拿大81所高校,调查参与者超过23,000名学生。调查结果显示,每五名加拿大女生中就有一名曾在人生某个阶段遭遇过性暴力;6.9%的男生也曾遭受过性侵或性骚扰。而这些性暴力行为,有一半发生在大学校园之中。

而这项调查所展现的另一项结果更为令人担忧。尽管我们普遍认为生活在北美教育系统对反校园性暴力的制度建设相对健全,学生也有更明确的自我保护意识,还是有31%的学生表示他们从来不知道通过哪种渠道举报校园性暴力。有部分曾遭受性暴力侵害的受访学生表示,自己在各方压力下选择沉默。还有人表示自己勇敢投诉,但并未收到任何回馈。

本地的几所大学也存在各自的问题。分别有31%的西门菲莎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学生、20%的UBC学生和25%的维多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ctoria)学生表示,自己没有接受过遭遇校园性暴力后如何投诉的教育。

 

BC省设立法律

 

要求高校建立反性暴力制度

自去年5月19日起,BC省要求省内全部高校必须设立单独的校园反性暴力规章。这显然有助于本地高校建立更为完善的校园性暴力防范、举报及处理制度。

学校建立完善的反性暴力制度是十分必要的。在整个加拿大范围中,只有10%的性暴力事件被向公权力举报。这意味着,每十名性暴力受害者中至多只有一人愿意报案。如果学生相对信赖的学校能提供投诉渠道,起码有更多受害者能得到安慰,更多施暴者也可能受到法律或规章层面的惩处。

但是,许多人仍对加国学校对于校园性暴力事件的处理方法感到不安。在现有的制度中,大多数学校会设立一位处理校园性暴力事件的专员或一个办公室,这一角色通常由学校高层扮演。这意味着学校对校园性暴力事件的调查与处理与否的决定权依然握在几个和校方利益密切相关的人手里。

假设说,一位学生遭遇了相对难以量刑的性暴力行为(如言语凌辱等),在诉诸法律无果的前提下,学生按照学校制度找到校方处理此事的专员投诉,但能否“要回公道”,却要看专员是否认为此事值得调查,且专员自身是否具有过硬的调查能力与职业素养。

 

 

为了自身声誉学校不惜“息事宁人”

在中国发生校园性丑闻后,部分无德校方会疏通各方关系,减少媒体传播,并向当事人施压,争取将事件悄然扼杀。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息事宁人”这个词似乎在全球范围内都行得通。加国的百年老校门在遇到可能损伤自家声望的校园性暴力事件时,有时会采取“向下压”的手段,避免事件影响扩大。

《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只有少于10%的被报告的校园性暴力事件经过正规程序调查处理。多数时间,学校会尽力撮合受害者和施暴者“私了”,以避免漫长、公开的调查引来社会关注,损坏学校名誉。

UBC历史系一名研究生自2013年起多次利用派对机会性侵酒醉女性,受害者至少6人。然而,在学校收到多人举报后,UBC花了很长时间劝说受害者“私了”。

这无疑对受害女生们施加了二次创伤。在拖延“调查”一年半之久、并引起全国媒体关注后,UBC才终于决定开除这名男生。

2016年,维多利亚大学一名女生自称遭受性侵,并向学校有关部门举报,结果收到学校下发的通知,要求她向家人、朋友、媒体甚至警方噤声,不得讨论这起事件,并威胁她“如果不保密,学校将可能采取措施”。

这些事件无疑都提示着我们,加国校园并不如想象中安全,学校对于校园性暴力的保护制度也并不那么健全。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华人家长显然应当更加重视对孩子的性教育,并鼓励孩子对亲近的人说出自己遭受或见证的校园性暴力行为。只有这样,孩子才能在家长的帮助下,寻求包括法律途径在内的妥善解决手段,让自己和他人不成为校园性暴力本身与体制缺陷的受害者。